正文 第96章 压抑的痛苦

文 / 懒画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深呼吸了一口气,程慕楚勉强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焦躁地从口袋里掏出火机和香烟,点燃了一支,淡蓝的烟雾将他英俊的脸庞笼罩得隐隐约约,清冷的眸底写满了压抑着的痛苦。

    吞云吐雾间,吸入的是愤怒,呼出的还是愤怒,他必须用尽自制力才可以保持冷静,冷静思考。

    没有太久,他似乎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灭,“是我出国的那段时间在一起的是不是!”

    季欣怡咬了咬唇,不发一言。

    “季欣怡,你说!”程慕楚眸色发紧,眼前的女人,竟然一个解释也不给自己!不是做贼心虚又是什么!

    季欣怡颤抖的手中捏着的文件,散落到了地上,她该怎么解释,尹蜜既然能把文件做到这样,想必,早就已经把当时给自己主治的妇科医生搞定,凭她尹氏的财权势,这又有何难。

    眼下,唯一能证明得了自己清白的,就是再做一次鉴定,物证便是孩子。

    可是,孩子……心痛瞬间充斥着胸口,她万万没有想到,尹蜜为了程慕楚,竟然走了这一招。

    她到底是有多狠毒!

    可是她现在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

    风很大,脑子很乱,风肆意的吹过,头开始疼痛了起来,抬眼望去程慕楚,他眼里,不知是怀疑还是怒意。

    他凝眸望着她,皱起的眉宇间透出几许失望,又有几许莫名的复杂情绪。

    季欣怡恍然又有些明白了,他们之间的感情,脆弱得经不一起一阵微风。她,许是给自己的期望过高了,心里妄想着以为程慕楚的离开,是为了自己。

    而到头来,抵不过一份捏造的鉴定书。

    “对不起。”

    “我没让你道歉!”程慕楚以为,季欣怡的道歉,是承认后的歉意,怒意更重了一分。

    “对不起。”她扬了扬唇,又自顾喃喃的说道,不确定自己的道歉是否有泄漏内心的悲哀,“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欲走。

    程慕楚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季欣怡,我只想知道,你和方同有没有……”

    季欣怡蹙起眉心,语气决然,“够了,这是我的事情!”

    程慕楚望着季欣怡离去的背影,眸色沉沉,他不知道怎么做。

    风卷起,冷;心缱绻着,更冷。

    季欣怡的决然离去,只剩下他一个人狼狈的消沉,一种不知所措的情绪苦苦蔓延……

    不知过了多久,尹蜜折了回来,轻轻地挽过程慕楚,温柔的劝道,“楚,风很大,我们回去吧……”

    “蜜蜜,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像是溺水很久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而这根稻草,正是将他拖入水里的那根。

    “楚……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可是,鉴定书上说得一清二楚。”尹蜜看着程慕楚,顿了顿,“蹊跷的是,为什么季秘书在你回国之后,偏生去了那么偏僻的地方,偏生又让孩子出了事,恐怕是有些问题,才不敢让孩子生下来……”

    像是发现了什么,程慕楚突然抓住了尹蜜的手臂,“蜜蜜,对我说实话,季欣怡出事的当天,你有无见过她?!”尹蜜的提醒,让程慕楚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抬起头,盯着尹蜜,满是询问的目光。

    尹蜜的心里,轰然的一声,她这样说的目的,是让程慕楚更加怀疑孩子的来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问自己当天有无见过季欣怡!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证据?可是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我……没有……”尹蜜呢喃,在程慕楚强大的气场压力下,结结巴巴的否认着,她实在吃不透,程慕楚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那你的车,怎么有到过现场?”程慕楚拽住尹蜜的双臂紧了紧,“别告诉我,那天把车借给了别人!”

    “唔……”他,竟然调查过她的车,像是被人发现所做的事情,尹蜜心早已慌成了一团,对刚刚的添油加醋,懊悔不已,事情的发展,开始脱离了季欣然的预测,没有了季欣然的帮忙,尹蜜现在似无头的苍蝇,但,还是企图否认,车去过现场,能说明什么!只好顺着程慕楚的话,接了过去,“好像是曾经有将车借出过,我想想……时间好像比较久了,我记不太清了……” ( 狂野女秘不承欢 http://www.shubaosa.com/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