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0章 【联合逼宫】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既然是要购买五国借款中日本银行的份额,这事咋一想,肯定没戏。作为当事人的日本代表,肯定会拒绝。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要看情况的。

    毕竟,在五国银行团中,英法两国的借款金额达到了六成以上,总数2500万英镑的借款,其中将近1600万英镑是英法两国的借款份额。这么大一笔数量,对于英国人来说,肯定是捞足了好处。

    可法国呢?

    法国的国力虽然不弱,但是由于限制于人口的因素,法国一直以来都是无暇顾及东方。能够控制非洲将近1000万平方公里的殖民地,都已经让法*方耗费大量的精神。加上中南半岛的印度支那,也就是包括柬埔寨、老挝、越南等地,都需要驻军,投入大量的资源控制。

    尤其是在欧战之后,法国青壮大量阵亡,男女比例失衡,法国女郎的热情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要疯狂,造成了法国男人在国内几乎过上了天堂般的生活。

    可是驻军,开拓,女人无法成为稳定的兵源。

    只能依靠男人,加上警察,各种管理人员的派遣……

    对于法国男人来说,恨不得一个掰开了变成两个、三个、四个用。要知道,法国男人是很金贵的。既然无法守住既得利益,法国在民国的存在感就降低了很多。而且法国国内的工业水平,因为缺乏劳动力,也无法和德国、英国相比,加上要向殖民地输出工业品,获取最大的利益。种种原因下,造成了法国向民国输出的工业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花了死力气。却看到给别人做嫁衣。

    法国在善后大借款中获得的好处,竟然比日本都要少。

    换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给日本政府好脸色。加上英日同盟的关系。日本在远东越来越嚣张,反而开始侵蚀法国的利益。自从甲午战争之后。其实日本已经有这种苗头了,《马关条约》之后,台湾被日本占领。

    对于水面舰艇数量世界第一的英国,自然不会把日本当成是一种威胁。

    可法国就不一样了,英国人处处刁难法国,拿法国的陆军数量来说事。

    禁止法国研制潜艇,并试图控制法国的海军数量。同样是老牌帝国,法国怎么可能受得了英国人的这份气?连带着。把日本恨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在这种大背景下,顾维钧拜访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魏尔登,也是目的了然。

    相对于顾维钧一开始还在担心,法国人的傲慢,或许让这次拜访毫无收获。

    但是等到见到了魏尔登之后,顾维钧才深刻的领悟到,法国对英日同盟是如何的深恶痛绝。本来是外交上的试探性质的拜访,可魏尔登愣是顺着顾维钧想好的思路,一步步完善了整个方案。逼迫英国彻底断绝和日本的关系。把日本踢出五国银行团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环节。

    虽说法国政府也喜欢钱,但毕竟是财大气粗的老派帝国,根本就不在乎上百万英镑的好处。

    法国人更在乎的是面子。让英国人脸面无存,这种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总领事先生,这次五国银行的后续事务,就要拜托您了。”虽然魏尔登谈性正浓,顾维钧也是一个不错的听众,但是这时候,他必须要告辞了。

    因为有些话,只有告辞的时候才方便说。

    “总领事先生,不知道公使哪里?”

    “放心。顾先生。公使大人马上就能得到消息,而且肯定会站在正义的一边。你要相信法国政府是向往公平的政府。正义永远是无法战胜的。”魏尔登冠冕堂皇的说道。

    对此,顾维钧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正义?

    帝国主义有正义可言吗?

    只不过法国人的态度。或许说明了一个问题。英日同盟确实是战后整个列强之间的‘毒瘤’。而这颗‘毒瘤’,在美国和法国眼中,就成眼中钉肉中刺,必须要拔掉的时候到了。

    而顾维钧只能庆幸,这次和英国人的谈判实在是太及时了。要是等到列强之间将内部的关系捋顺之后,后者说,矛盾被暂时压制下来之后谈判,他和民国政府就不会获得这么多的臂助了。

    与此同时,王学谦在顾维钧和法国领事磋商的时候,在花旗远东分行总经理乔纳森的陪同下,约见了美国驻扎上海总领事克宁翰。想比顾维钧和魏尔登的交谈时的顾虑重重,王学谦和克宁翰算是老朋友了。

    加上还有一个足够份量的客人,花旗远东分行总经理乔纳森的陪同,克宁翰的态度几乎可以用推心置腹来描述了。

    “正式让人感慨世事无常啊!没想到英国人会引出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克宁翰幸灾乐祸的说道,他的存在,如果是在职的话,就是为了美国商人在华,也就是在上海的利益。尤其是租界内部的利益,毕竟,各国的商人做生意,大部分都是在租界开办业务。只有极少数的公司,才会将业务拓展出租界的范围。

    其实,这次英华危机,从民间到政府层面,主要还是英国人咄咄逼人,以为打赢了一场世界战争,英国人就是当仁不让的世界老大了。

    而英国人的这种做法,显然已经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外交需求了。

    “这次花旗总会虽然帮不上马上忙,但是还是能偶在公共租界的管理上,放开一些缺口。”乔纳森讨好道。

    毕竟王学谦是他大老板的大老板联合对象,或者说是潜在盟友。他一个打工的,当然要不遗余力的支持了。

    反倒是克宁翰有些担忧:“让日本退出五国银行也好,但是接下来的关键就是英国放弃英日同盟,这种层面的外交,恐怕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

    克宁翰的担忧也属正常。要是谈判围绕着英日同盟,美法结盟谈下去。那么就不是一个领事级别的外交官能够担当的。就是英国谈判团的全权代表,里丁伯爵,在他还没有成为英国的外交大臣之前。也没有这个资格。

    继续扩大谈判范围不可信,那么克宁翰的意思就非常简单。希望王学谦克制一下情绪,将谈判放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当然,王学谦也是这样希望的,认同道:“领事先生,大可放心。谈判只会围绕着部分租界的利益,华商在租界的待遇问题。另外,盐税和关税问题,恐怕里丁伯爵也是没有这个权利担当的。能谈自然最好。不能谈判就放到年底在华盛顿召开的会议上磋商。只是购买日本在五国银行贷款中的份额,或者一次付清贷款,这件事还请总领事先生多费心。”

    “这是自然。”克宁翰满口答应下来,毕竟在他看来,这也不算是一件大事。

    债主当然有债主的权利,但是负债人要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债主哪里有反悔的道理。

    即便是国家层面的较量,也无法扭曲这种关系。

    再说了,这件事情。反正会让英国人头痛,美国政府只是表明一下立场,结果如何。对于克宁翰来说根本就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通过给王学谦帮忙,能够和洛克菲勒家族搭上关系。这才是一个政客最需要的外力帮助。

    送走了王学谦,克宁翰和乔纳森并没有分别,反而在领事馆里继续品酒聊天。至于聊什么,也只有天知道了。

    翌日。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妥当了,王学谦和顾维钧在助理秘书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位于外白渡桥附近的理查饭店。

    在饭店门口,遇到了像是偶然碰面的重光葵。

    从轿车上下来。重光葵也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不过,可能是日本也觉得。在如此重要的谈判中,使节乘坐的汽车竟然是美国的大路货牌子。有些脸面上过不去。把原本接送他的座驾,从雪佛兰改成了凯迪拉克。

    汽车的档次上升了不少,但是这个时代的凯迪拉克有另外一个民间的叫法——‘总统专车’。

    自从威尔逊在1919年,乘坐凯迪拉克汽车,出现在公众场合,并引起轰动之后。卡迪拉克汽车已经和高贵,豪华等名词联系在了一起。可即便是一辆高级轿车,凯迪拉克的外表还是略显粗狂,高大的汽车顶棚让人感觉这不像是一辆汽车,反而像是一座一动的宫殿。

    这也是威尔逊总统选择这种汽车的目的之一,能够凸显总统的光辉形象。

    毕竟威尔逊一米九的个子,普通的汽车,在他面前都显得矮小了一点。只有凯迪拉克才能让他满意。虽然能够乘坐豪车的人,身份都不会太简单,但也要看人。美国前总统威尔逊,一米九十几的身高,人高马大的,凯迪拉克汽车高大的车厢自然刚刚符合他的要求。

    可是,重光葵?

    一米五十都不见得有,乘坐如此大型的轿车,反而给人的感觉是,车门打开不见脑袋,光看见脚上的皮鞋了,说不出的怪异。

    说服了法国人,还联系了美国人,顾维钧心里也多了一份依仗和信心,心情自然轻松起来。对站在他边上的王学谦戏谑道:“子高,你以前说日本人不适合跨军刀,总觉得有几分道理。现在看来,日本人又要多一样忌讳了。”

    王学谦眯起眼睛,看着重光葵的样子,也是一阵的不爽。想起待会儿还要和这个小鬼子谈判,嘴角也露出冷笑:“少川,你误会了。”

    “怎么,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是我说的,但是你没有听全。我当时说,日本人不适合站在地上跨军刀,毕竟身高因素让人无法忽略。但是又道具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比方说骑在马上,坐在高脚椅子上等等。”王学谦笑道。

    站在王学谦的立场上,不得不承认,日本是一个非常擅长于利用外部环境的国家。

    而外交官是日本政府对外的形象代言人,重光葵虽然其貌不扬,但是非常善于利用各方的利益关系。比方说,现在的英国已经无力支持在欧洲反俄的势力。虽然华沙战役。俄国损兵折将,但是对于波兰来说,毕竟国力摆在那儿。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国家却衰弱了。英国亟需一个能够在俄国周围遏制俄国发展的盟友。只要日本抓住这一点,英国就绝对不会放弃日本这个盟友。

    顾维钧大好的心情,也因为王学谦似是而非的一句话,弄得有些紧张起来。

    毕竟国际大环境不利于民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是否能够解决英日同盟,对于民国来说根本没有意义。民国关注的是作为善后大借款之后,作为抵押的北方四省的赋税、盐税、关税这些关键性问题,是否能够获得关键性的解决。

    如果。英国要强保日本在华利益,那么最后谈不拢的话,损失的还是民国。

    顾维钧微微皱眉道:“子高,你还是认为盐税才是关键?”

    “当然不是,我是认为盐税是最容易拿到的东西,见好就收。虽然我提出的方案,名义上可行,但实际上面对英国人的阻力,非常难办到。”王学谦解释道。如果日本被迫退出了五国银行团。那么对于英法来说,因为借款而签订的《二十一条》也将被废除。

    日本丧失的不仅仅通商权。修路权,借款等诸多权益,而英法同时也要丧失这些权益。

    落井下石当然有人会做。但是把自己的孩子当石头丢到井里去,就难说了。

    顾维钧停顿了几秒之后,虽说眼下局面大好,有些不甘心,但是也知道王学谦的分析是对了。用商人的处事方法,去参加外交谈判虽然不合时宜,但国弱,也是唯一的办法。

    不过可以的话,他不介意增加一些筹码。既然英国人会死保日本人的利益,为了维持彼此间的同盟关系。英国在此层面多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应该的。

    能够成为一个外交官,起码的心理素质当然是不错的。重光葵虽然表现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但他自己都清楚。他这种做法,只是要维持日本一贯的强硬外交政策,和他本人的性格无关。

    但是当他听到主持会议的里丁伯爵开口说,还有美国总领事和法国总领事到来的时候,也吃惊的低下头。

    只是眼神中露出的一丝惊慌的神色,没有逃过顾维钧的目光。

    对此,顾维钧也开始重新审视起他的这个外交对手起来,毕竟重光葵表现的太年轻了,至少是在外交舞台上是如此。经验不足,是一个外交官最致命的弱点。但是从他能够听出法国总领事和美国总领事介入,就能听出其中或许对日本不利的可能来,就不容小觑。

    好在已经准备妥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克宁翰和魏尔登抵达之后,在客套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之后,谈判移到了二楼的一个小宴会厅里举行。

    里丁伯爵虽然外表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但是可以看到的是眼神有些疲倦的样子。显然,美国和法国的介入,让他大费脑筋。如何处理英日关系,对于英国人来说非常重要,但对于美国和法国来说何尝不是?

    日本因为有英国的大力扶持,在太平洋上的水面舰队的实力越来越强。

    不久之前的八八造舰计划中的一艘战列舰,长门号下水,更是让这种紧张气氛浓郁了不少。不过,作为英国的马前卒,日本是绝对不能舍弃的。

    里丁伯爵看了一眼重光葵,似乎在权衡利弊的时候,顾维钧却拿出了一份计划书,放在了谈判桌的中央。

    圆形的谈判桌,是饭店专门为了这次谈判订制的,能够坐下二十个人。

    很快这份文件就被分到了几个有能力表达看法的人手上,因为都是重复的,本来就是为了谈判需要而准备的。一式五份,用法语、英语、日语、中文还有拉丁文翻译,看似篇幅很长,都是重复的内容,看起来是很快的。除了留在顾维钧手中的那一份之外,两个总领事,日本谈判代表,里丁伯爵的手中都拿到了一份文件。

    克宁翰和魏尔登其实早就知道了谈判的内容。

    放下文件的时候,克宁翰总领事还摆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看了一眼里丁伯爵:“伯爵阁下,虽然美国并没有参加五国银行团。但是德国和俄国的事务,也是眼下国际事务中最紧要的事,美国也不能置之不理。”

    “总领事的意思是?”里丁伯爵心中生出一丝烦躁,看来这次远东之行,注定是一场失败的结局。

    克宁翰缓和的笑了起来:“我认为,提前还清贷款,这是一个无可指责的正当要求。”

    里丁伯爵的心突然一紧,他已经开始怀疑美国要介入五国银行团的事了。

    看向法国总领事的时候,就魏尔登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克宁翰和魏尔登是商量过的,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维钧,这一刻,里丁伯爵才明白,英国要被西方世界孤立了,如果英国政府还要死保日本的利益的话,这一刻的到来将不会遥远。

    正在这时,重光葵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恼怒的站起来,叫嚷道:“日本政府绝不答应!”(未完待续)R655( )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