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2章 【修改条约(中)】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顾博士,请问你有什么建议吗?”里丁伯爵不得不询问当事人的意见。

    顾维钧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借款合同,包括抵押,还款期限,利息等。还有补充条款,附属条款,这些都需要修改。其中包括,中英合同附属条款,中法合同附属条款,还有中日合同附属条款中二十一条备忘录。”

    里丁伯爵被法国总领事魏尔登激了一下,心里明镜似的,这时候他要是不站出来帮着日本人说话,整个谈判将变得失控:“德国和俄国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在1913年签订的,但是中日的签订的借款补充协议,是在1915年签订的,两者没有实质性的关联。”

    顾维钧针锋相对道:“既然是借款的补充条款,那么就不存在时间上的界定,应该按照事实认定。”

    从善后大借款之后的补充条款,竟然牵涉到了山东问题。

    这下子,里丁伯爵的头都大了。

    这可不是他的职权范围,他是过来调停租界事务的,可不是来民国调停中日矛盾的。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误区。但是中日矛盾确实是妨碍英国在华的形象。

    一方面,英国政府需要扶持日本在远东的地位,用来抗衡美国和新崛起的红色俄国。

    **

    但另一方面,日本的贪婪,也是英国政府头痛的原因之一。无法调停,才是英国政府外交部都不愿意碰的雷区,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想到民国的代表团竟然把山东问题,扯上了谈判桌。

    而顾维钧也恰如其分的开始陈述,民国政府对山东主权的拥有权,寸土不让,寸步不让。

    他找王学谦。本来就是为了能够在华盛顿会议上,将山东问题彻底解决。但是他估计的是,英法站在一起的可能性非常大。只能找美国人斡旋。

    当他看到法国总领事魏尔登也站出来说话了,当然不介意旧事重提。

    德国战败。

    沙皇俄国覆灭。

    五国银行团,名存实亡。当时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政府,派遣陆征祥为全权代表,和各国签订了附属条款。和时任日本驻民国公使日置益,签署五部分条款,合计二十一条细则,被称为《二十一条》。

    因为合同条款被泄露。导致反日情绪高涨。刚刚成立的民国,开始全面的反袁反日,最后部分条款无法实行。

    即便如此,日置益也因为成功逼迫袁世凯政府,签署了对日本好处很大的条款,在国内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一旦这份条款,因为日本在善后大借款中的份额被剔除,最后导致条款全部作废。这个责任重光葵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答应下来的。可想而知,如果他在美国和法国的逼迫下。签署了对日本不利的条款,等到回国之后,激进的军方肯定不会放过他。

    刺杀,也说不定。

    所以。无论如何,重光葵都不会答应,日本退出五国银行团。

    而日本不低头,谈判就无法继续下去。

    王学谦看着重光葵额头上的细汗。眼神却带着一种不屑的冰冷,没有置身在这个时代,或许还感受不到。民族感情,国家责任,可是当生活在这个时代,对于那些让人压的透不过起来的沉重感,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割舍了。

    “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外交官,我非常敬佩英国政府在这些年中的努力。包括万国禁烟大会的召开,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英两国的关系。但是很痛心的是,在某些问题上,英国政府不仅没有估计到民国四万万人民的愿望,并肆意的剥夺一个新生国家的生存空间,并将这种特权赠送给所谓的盟友……”

    “王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

    “我为我的言词负责,而且会责任的对英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斡旋能力表示质疑,并且会递交我国政府,退出国联。”

    里丁伯爵口气严峻的说道,站在他的立场,英日同盟虽然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关系。但是也要分情况,日本和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连英国都是不同意的。

    而王学谦的话,如果流传出去,就会变成英国政府授意日本联合对袁世凯施压,迫使签订《二十一条》。条款中,最让人感觉奇怪的是,日本将和德国同样拥有在山东的权利,并有筑路权。

    这种说法,想要被认同是非常容易的。

    因为只要报纸刊登出来,就有人会相信。因为《二十一条》是在1915年签订的,当时欧洲已经爆发了战争。而英国当时变相承认了只要日本对德国开战,可以获得德国在华的所以利益。

    王学谦一句退出国联,顿时让会场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这明面上是挑战英国在国联中的权威。但实际上,当初《凡尔赛合约》签订的时候,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建立《国际联盟》的建议,最后在成立的时候,美国因为议会投票反对,并没有加入。

    民国和美国,完全可以签署一份更紧密的外交条款,用来对抗国联。

    这下子,里丁伯爵都开始怀疑起来,民国代表团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重新拟定银行团的借款合同,和附属条款吗?

    后者是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谈判在中间休息的时候,克宁翰找到了魏尔登,两人都表现出了一种担忧。谈判桌上的扯皮有些远了,他们有必要把所有人都拉回到原来的问题中。

    就是核心的盐税也关税问题。

    “里丁伯爵迟迟不提出借款合同担保的问题,真是让人担忧啊!于情于理,借款合同的成员变更,借款数量也变更之后,有必要重新签订一份新的条款,用来约束各方的义务和享受的权利。”克宁翰见魏尔登认真的听着,继续说:“实际上,德、俄两国退出之后,总的借款只有1700万英镑,作为抵押的关税和盐税,也应该有所改变。”

    魏尔登微微失神道:“关税的话,我们谁也动不了。”

    “当然。”

    克宁翰扭动着上半身,尽量贴近魏尔登说道:“但是盐税一直控制在英国人的手中,而且闹出了那么大的丑闻。之前,朱尔典公使还准备将关税直接移交渣打银行和汇丰银行,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对的。”

    魏尔登迟疑道:“可是民国代表团的口气非常强硬,一直咬着山东问题,似乎很难解决。当然如果盐税还不能满足民国代表团的话,那么加上北方四省的中央税,或许会更有诚意一点。”

    其实,在作为还款抵押的北方四省的中央赋税,别说法国人了,就是英国人也从来没有看到过。

    连段祺瑞当政的时候,都没有从这些地方收税成功过,更不要说是外来的洋和尚了。

    克宁翰原本不愿意做这个和事老,但是见魏尔登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估计这家伙只会在背后出出坏主意,可真要让他去开口,是绝对没指望的。

    心中叹了一口气,克宁翰站起来道:“好吧,我去找里丁伯爵。”(未完待续……)R12 )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