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0章 【我们没吃亏】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杜心武虽说是过来人,可他更像是一个江湖人,别说不着家了,就是几年也不见得回一次家。

    他倒是又两个女儿,可教育经验几乎为零。

    再说了,这时代,即便是殷实人家的女儿,大部分也不进学堂,不读书。最多在家里请一个先生,简单的教一些文字,能读书看报,已经算是不错了。

    哪有像王家这样的,到了年纪就送学校,还是贵族学校。

    虽然没有什么养儿育女的经验,但杜心武感觉到,这是一个坑,一个让他有点心悸的陷阱。想到这些,眼前仿佛浮现出‘洋尼姑’和‘洋和尚’,嘴皮子飞快,唾沫横飞的在他面前数落。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杜心武,有种后背发冷的感觉。沉吟良久,无奈的看着孟小冬和阮玲玉,还不太好开口,这两个孩子,从来没有开过口,今天头一次求上门来,还是他办不成的事,顿时有些沮丧。

    “虽然老头子在上海滩还有些面子,可都是一些街面上的面子,我这张老脸就是贴在那些措大的面前,对方也不见得认,不是?”

    两女频频点头,但是眼神有些灰暗。

    “再说了,你们那个女校,连只公狗都不让进,老头子就是像帮忙,也进不了你们的学校门,还不是抓瞎嘛!所以啊,这事还得让子高去,他办法多,他的面子比我的好使。”

    “可是师父,我们不是让你去学校给我们求情。”

    “那是为那样?”

    杜心武见孟小冬没有按着他想的路数说话,反而有些诧异。

    孟小冬可怜巴巴的看着,这让大宗师有些难以抗拒,他这一辈子,女儿出生的时候他看过一眼。可是等到他从外头回家,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在外奔波二十年。一眨眼,女儿嫁人了。就更难以见到。加上常年不在家,女儿和他也不亲,反而有些畏惧。

    哪里像是孟小冬这样的,讨好他,巴结他,高兴的时候撒娇,闯祸了找他平事……

    这种亲情上的沟通,让他也不忍拒绝。而且面对王学谦,他还是长辈,用身份就能压着,压根就没有面对教会的那些女校管事,显得手足无措。

    “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

    “师父,您就答应我们吧!”

    “对啊,大师傅,您要是不帮我们,我们会被打死的。”

    看阮玲玉的表情,仿佛真的像是闯祸的受气包。可是杜心武压根就不信。这小家伙极灵着呢?再说了,以王学谦的为人,根本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动手。

    除了阮玲玉的母亲。何阿英。谁还敢动手打她?

    “你个小淘气包,说吧,到底犯了什么事?你大师傅既然打算帮你忙,总该知道你们为什么犯事,多大的错吧?”

    “这个我说!”

    “不行,还是我说。”

    “你们被争了,让小冬说。”

    “师父是这样的,前段日子闹游行的时候,学校一开始没有停课。反而封锁了校门。这引起了很多学生的反抗情绪,当时阮玲玉想着出去。不过没选对地方……”

    孟小冬欲言又止的样子,杜心武倒是懂了。他不懂才奇怪了,打第一眼看到阮玲玉起,一开始还觉得挺文静的一个女孩子,懂事,乖巧……可没过五分钟,这形象就毁了。

    杜心武正了正身子,瞄了一眼阮玲玉,别看小家伙低着脑袋,像是一幅低头认错的样子,可杜心武心里明白着呢,阮玲玉肯定在瞄着他的表情,或者说,他脸上的任何变化,都没有逃过对方的眼神。当然,孟小冬的话,更是加深了杜心武的判断,咳嗽一声:“小玉啊!”

    “您叫我,大师傅?”

    阮玲玉装可怜,那种无辜的眼神,茫然中带着一种被欺辱的凄然,顿时让杜心武心里头一阵。

    心中暗道:“这丫头,不说话,就一双眼睛,就让他这个老江湖差点失神。要是长大了,还了得?”

    叹了一口气,杜心武当面戳穿阮玲玉道:“小玉啊,你就别装了,我又不是你王叔叔,我就是知道你爬墙,被学校处罚,也不会生气的。”

    阮玲玉眼珠子一转悠,差点让杜心武转不过弯来,这家伙,心眼活泛的,跟济南的泉水似的,咕咚……咕咚的,就没有一个安静的时候。

    “大师傅,您可要帮我们啊!您看小冬姐姐,跟童养媳似的,日子在家里本来就难过,再说我,一个厨娘的孩子,每天在家里夹着尾巴做人……”

    孟小冬气的冷哼一声,就差翻白眼了,她整个‘童养媳’的身份就已经够让她无语了。她竟然想不到的是,阮玲玉还真敢说,自己在家里夹着尾巴做人。

    她那是夹着尾巴做人吗?就是装可怜,也不是这么装的啊!

    就差杀鸡撵狗,就没她不敢干的事。仗着王学谦的放纵,更是在家里头没人敢招惹她,但是孟小冬也很好奇,王学谦为什么对阮玲玉这么好?

    阮玲玉,电影皇后啊!

    而孟小冬呢?

    曲艺界的女皇,人称‘冬皇’。

    两个‘皇后’,王学谦还正不能说服自己,把阮玲玉和孟小冬当成丫鬟一样养活。

    如果她是一个后世人,就明白了,王学谦为什么对阮玲玉如此放任,更何况,对她也是没的话说。总不能说,不让她唱戏,把她送进上海最好的贵族女校是害她吧?

    杜心武嘴唇微颤,有种像是吃饭的时候,猛的一口吃到盐粒一般,放慢了动作:“小玉,你们上的是贵族女校,教授你们的都是如何做一个贵族小姐,而不是让你去爬墙的……”

    “大师傅,您都知道了?”阮玲玉怀疑的看了一眼孟小冬,试探道:“姐姐,你都告诉大师傅了?”

    孟小冬头痛道:“我什么都没说。”

    杜心武捂着额头。就差没明说,老师不让你们出学校,就你的性格。还真能乖乖的在学校里呆着啊!

    “大师傅,我长这么大。就求您帮这一次忙,您就答应了吧?”

    “这个……!”

    “您不看我柔弱一个小女孩,孤苦伶仃的……也看看小冬姐姐,她爸妈都不要她了,一个人在上海流浪……好不容易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杜心武没辙道:“可是你们难道不知道,王学谦,就是你王叔叔,你觉得随便编一个理由。他就会相信?就是你这妮子,把脑袋都想破了,你王叔叔也不会相信的。再说了,学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能不给家里打电话?”

    “家里都知道了呀?”

    “多稀罕哪!这老话说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这档子事,根本就瞒不住家里头。”杜心武似乎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对了,你们不会自从被学校开除之后,就没有回过家吧?”

    阮玲玉摇头。

    孟小冬也是摇头不语。

    随着杜心武的一点点的抽丝剥茧般的细说。阮玲玉小脸吓的煞白,贼亮的眼珠子扑闪、扑闪,一幅惊吓过度的样子。可随即又似乎有了把握道:“没事。大师傅,只要您在边上,要是王叔叔发火的时候,您帮忙拦着成吗?”

    “你们两个还真以为子高会动手?太小看人了。”杜心武点头答应,不过这句心里话他都是没有说出口。

    可是到了西摩路1号的王公馆。

    杜心武却有些后悔,他倒是搞清楚了两个家伙因为爬墙,要被学校处分。加上教会学校的传统,就是贵族女校也不能例外,反正就是关押和打人。

    不过学校的女督导虽然是个如同女煞神一般的嬷嬷。但是处罚女学生,也不会真的把人打话。其实在欧洲。女校的管理中大屁股是一个传统。只不过这种话要是在两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确实为难。但杜心武也明白。就是挨打了,过一两天就能好,比起孟小冬小时候学戏遭的罪,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王学谦一直板着个脸,静静的听着。

    也不像是生气发火的样子,虽然脸上不会太好看,但是也仅仅是一种让人感觉心情不太好,却没有要大喊大叫,砸东西的冲动。

    其实,王学谦是在生气,但是让人压根猜不到的是,他竟然没有对孟小冬和阮玲玉生气,反而是对学校的做法颇为不满。除此之外,让他不悦的是,孟小冬和阮玲玉在外闯祸之后,竟然没想着告诉家里,不然也不回被开除学籍。至少他就有能力让学校做出让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在听。孟小冬和阮玲玉把事情的经过一点一滴的都说完了。

    阮玲玉低着脑袋,战战兢兢的慢腾腾说着,还是不是的瞄一眼王学谦的表情。

    “最后督导要动手打我……然后小冬姐姐就帮忙了我。叔叔,您是不知道,教会的嬷嬷是多么招人恨,平日里见到我们这些学生,就像是生死仇人似的。三四个大人,把我们两个堵在屋子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都以为见不到您了呢?”

    阮玲玉的话,王学谦是不会相信的,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尤其是阮玲玉和孟小冬都好好的,也不像是被体罚的体无完肤的样子:“最后嬷嬷真的打你们了?”

    王学谦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带着滔天的怒气,空气都像是要被冻结起来一样。

    阮玲玉偷偷的抬头,又马上低下头,小心翼翼道:“我们没吃亏!”

    明白了。

    不仅王学谦明白了,杜心武也明白了。

    这俩小家伙没吃亏,那么吃亏的肯定是女校的督导了,把学校的老师给打了,怪不得学校如此不依不饶,将两人开除了。(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