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多此一举?】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对付朱子兴,赶人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书+包+网 手*机*阅#读 m.shubaow.org》

    这位的脸皮,在青楼历练的如同城墙一样厚实,嬉笑怒骂之间,练就了一副没心没肺的本事。就见朱子兴凑近,撅起鼻子死命的嗅了嗅空气,仿佛从一个浪荡不羁的富家公子变成成为大狼狗似的,脸上洋溢着狗腿子的媚笑……

    虽说朱子兴的鼻子并不会真的变成狗鼻子,但是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侦探助手一样看待,仿佛鼻尖闻到的不是小苏打水酸酸的味道了,而是变成了让人迷离万千的胭脂气。

    “庄重点,这里是医院。”

    朱子兴一脸奸笑道:“可是我闻到了女人香,本以为就我这样的人,才会做出这等风流事,没想到你王子高,人前当正人君子,人后却是男盗女娼……不对,我还闻到了良家妇女的味道。”

    “朱老三,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可不客气了!”

    王学谦佯装反怒的样子,并没有吓破朱子兴的胆子,他不过是借此机会消遣一下,点到即止而已。

    朱子兴举手投降状,道歉的话脱口而出,但是有无歉意就不知道了:“好了,子高,你还不知道三哥我嘛?不过是在京城里呆着无趣,找个地方消遣一下。”

    “然后你就找上我了?”王学谦面色微沉道。

    朱子兴一脸的无趣装,对于王学谦的不配合非常恼火的样子。这样一来,这位把刚才想要说的话倒是忘记了,耷拉着脑袋。想着心事,脚步挪了几下,突然想起来了:“子高,要是能勾搭上良家妇女,不要忘了三哥……”

    几乎是在咆哮之中,朱子兴幸灾乐祸的逃了出去。

    不得不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自从朱子兴和卢筱嘉整天混在一起之后,底线这个东西几乎和底裤差不多了。都是随时随地能往下掉的,不管男人和女人。

    赶跑了朱子兴,王学谦语气颇为声音的对着那一丛惹事的美人蕉道:“还不出来!”

    美人蕉当然不能惹事,但是躲在美人蕉后面的美人总是能够让人想入非非。

    孟小冬、陆小曼……最后竟然还多了一个人出来。

    林徽因?

    这妹子怎么也来凑热闹?

    “谁让你们来的?”王学谦冷眼相相的样子不怒而威。瞬间震慑住了三个年级都差不多的小美女。

    “夫君,你真的不会把政党的名字叫‘酱油党’吗?”

    要是别人这样问,他非给点对方颜色看不可,可问题是孟小冬可不是别人不是?再说了,那句夫君叫的他浑身痒痒,对于一个学戏的女人来说,或许她这个年纪还无法成为梨园‘大家’,但是如何让嗓音变得更加魅惑一些,却是易如反掌。

    王学谦却苦着脸道:“你老公是像个卖茶叶蛋的吗?”

    “这帮人也太可恨。竟然如此不负责任……”孟小冬左顾右盼的想要转移话题,作为一个女人,她深知男人们并不愿意将事业上的事情和她们商量。甚至会因为女人的干预而大发雷霆。

    尤其是刚才,她们的偷听可能让王学谦感觉到了不满。

    “你们怎么在医院里,有谁生病了吗?”

    “又是大男子主义,前两天还说什么男人和女人都能做出一番事业来……”说话的是陆小曼,这位噘着嘴的样子,仿佛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是小冬听说你想要在浙江创办医学院。我们想来凑热闹看看……”

    可让她这样的大小姐,在花丛之后躲着。而且一藏就是一个多小时,难免会有些怨言。

    “哦……”王学谦玩味的看着陆小曼拉着林徽因的手,仿佛是那种好的恨不得连晚上都睡一起的闺密,这种感觉,总是让他有种过于为何的难受。

    “你们成朋友了?”

    陆小曼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反应过来,张牙舞爪的露出小虎牙道:“不准破坏我和徽因的关系。“

    “你们真成朋友了?”

    “王子高,你太可恶了。”

    陆小曼对人好起来,就是那种掏心掏肺的好,她直管自己对人好,绝对不会去想别人是否需要。大小姐的脾气确实也让人够呛,有时候林徽因都会纳闷,她和陆小曼算是朋友吗?

    王学谦的这两句疑问,顿时打开了林徽因的内心世界。仿佛她和陆小曼的关系还停留在普通朋友之上,而她甚至能够感受出来,陆小曼对她的亲密,更多的是源于陆小曼的孤独。

    真当林徽因胡思乱想之际,王学谦却被陆小曼缠着要他说一些西洋的见闻,最好是医院的故事。

    王学谦脸色变幻道:“你确定要听?”

    “讲不讲?”

    孟小冬警觉之下,似乎从王学谦的那双过于活泛的眸子中读到了一些不好的信息,可她来不及阻止,王学谦就已经开口说了起来。

    才不到五分钟,三个女孩脸色发白,惊恐的飕飕发抖,爆出阵阵尖叫……

    “你不要过来!”

    “对了,我还没有讲‘太平间镜子’的故事,你们要不要听?”

    听到惊叫,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倒是最为紧张的就是胡适,人是他放进来的,当然自从他在负责人盖茨面前袒露了和王学谦兄弟情义,他的地位在盖茨的面前直线提高。

    好在虚惊一场,三个受不了鬼故事的小美女,脸色惨白的逃也似的离开了医院。

    匆匆赶来之后,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在燕京城内,要数最得意的莫过于国会重开之后既得利益者曹锟了,大总统他也当上了,天津大沽镇的曹家祠堂也要扩建,曹锟风光起来之后,连带着曹家祖宗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才不过两年,出了一个将军的曹家祖祠恐怕要容不下曹锟这尊真神了,已经是大总统的身份,原先的格局显然有些不够气派,祠堂还要扩建。

    曹锟忙着不着调的事,但是曹锟任命下的总理,高凌霨。眼下燕京的第二风云人物,却拿着从国会那边传来的一份提案,看不出一点头绪来。

    王学谦到底要干什么?

    他接连出招,不见王学谦有任何的慌乱的应付,反而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向国会申请要建立政党,名字也有些特别,青年党。

    难不成王学谦没有看出孙传芳和二十四师进驻福建之后,将会给浙江带来什么吗?

    按理说,也不可能啊!王学谦多么鬼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其中的联系?别说卢永祥和王学谦在江苏和浙江互为犄角,但是留给卢永祥的机会也不多。

    齐夑元被启用之后主政山东,加上安微、江西的虎视眈眈,卢永祥就是一只老虎,也是在笼子中的老虎。而另外一份提案是王学谦以检阅使身份提交给政府部门的,要求在浙江建立军校。

    这一点,高凌霨更加看不透了。难不成王学谦想要学袁世凯的小站练兵不成?小站练兵,之所以成功,那是因为袁世凯韬光养晦多少年的成果,加上当时的政治环境之中,军官不被重视,虽然封疆大吏可能拥兵自重,但是普通的军官却连在朝堂说话的份都没有。

    袁世凯折节下交,自然让这些军官感激涕零。

    清朝的军队中,汉军的身份就是到了清末时期,也逃离不了后娘养的命运。

    可是时过境迁,眼下的时局已经不是想要练一直军队就能所向睥睨的了。民国各地编练的军队,每年至少在十几个师以上,而军校培养的军官,至少要两年以后才能用得上,至于能够当什么用,还要看军校筹办的效果。

    所以,高凌霨沉思良久,还是认为王学谦创办军校是和筹建政党一个路数,是放烟雾弹。是用来混淆视听的把戏。

    “老爷,大总统府请。”

    “备车。”

    面对曹锟的召唤,高凌霨多少能够知道一些原因,但是让他有些难以确定的是,是否要把王学谦的这两个要求重视起来?

    可连高凌霨自己都纳闷,觉得王学谦是多此一举。(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