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一份蓝图】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说王学谦说出的设想,很有诱惑力。

    但丁甘仁、张山雷等几位名医觉得对方说的是假的,或者不过是有钱人逗闷子,那穷人开心。

    原本不过十几块,诸多也就几十块的出诊费,却变成了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投资。丁甘仁打从懂事起,就体会不到这种不把钱当钱的土豪行径,甚至觉得王学谦是故意消遣他。

    可王学谦是沪上金融巨头,又是民国高官,就算是他们知道是故意逗人玩,也只能硬着头陪着。

    “王先生,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没错,但也不是一笔大钱。”王学谦捂着下巴,心头却活泛了起来,觉得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可行,不仅能够让他完成建立医院,医学院,治病救人的慈善事业。

    还能发扬传统医学,弘扬民族文化,何乐而不为呢?

    不就是建一个医院吗?这也不是多大的难事。

    王学谦的心里还藏了一个念头,就是军校,浙江陆军指挥学院筹备已经完成,正在进行招生,不得不说,蒋方震或许指挥打仗不太靠谱,但在民国青年人中的名望,绝对是杠杠的,只不过在报纸上写了一篇不痛不痒的文章,吸引了不少学子的目光,还有几个慕名而来的大学生。

    民国十一年的大学生啊!

    多么稀有的珍惜保护动物?

    中学四年(民国不分初中和高中)就已经是知识分子的时代,大学生毫不夸张的说,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存在。很多大学一年的招生数量也在上百人左右,就可想而知。大学生对于民国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金光闪闪的社会精英,是一个国家最珍贵的人才。

    有了让人期待的人才,加上还有免费的军事顾问可以使唤,军校办起来自然不会太费劲。

    步兵,骑兵。甚至炮兵的教官都好找,但是军医,这个专业对于军校来说确实太为难了。

    北洋建军,把德国的现代军队制度学来了,但是战场救护,战地军医还是一个新出现的兵种。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还是空白。别说是民国,就是在欧洲,战场救护也是一个新课题,要不然南丁格尔凭借护士的身份,也不会因为在欧战中首创了对伤兵的战场急救。挽救了大量的生命,而被西方社会赋予极高的荣誉。

    王学谦原本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通过医学院委托培养军医。

    可建立一个医学院,从筹备到人才的培养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比如协和医院,洛克菲勒基金会从筹备到医院开业,整整用七年多的时间。而且还仅仅是医院开业,同步的医学院的招生还没有开始。

    老约翰能等。活到他这个份上,已经无欲无求了,自然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但是王学谦等不了。一支连野战医院都没有的军队,或者说召集一些不靠谱的江湖游医当军医,对于士兵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噩梦。

    丁甘仁的医学院,虽然是中医,但是只要有经费的话。可以变成中西医综合性的医学院,甚至还能开设药剂学。化学等科目,研究新药。自然也能够有西医的临床医学等科目。

    丁甘仁还不知道的是。他原本只不过是请求王学谦看在同胞的份上,帮中医一个忙。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却获得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机遇。

    “丁先生,你对西医反对吗?”

    “这个……”丁甘仁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眼神有些发呆的余云岫,心说:“只要不是生死仇人,医生哪里会对医术有抵触的?”于是,果断的摇了摇头。

    王学谦继续说:“在我看来,中医缺乏系统的,科学的规范,当然这些可以通过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完成。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急不得。每一个小小的进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伟大的跨越。当然西医也有其独到之处,加上先进仪器的运用,比如光机的使用,让病灶更容易获得确诊……”

    “尤其是在外科领域,西医确实要比中医更有优势。当然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互补的优势,而不应该是互相排斥,互相抵制的过程。就像是《伤害杂病论》在疫情的防治中不可磨灭的影响力,中医也有其自身独到的优势。”

    丁甘仁嘴角发苦,他感觉王学谦这个外行人,完全是不把钱当银子败家想法。

    ‘光机’当然好用,他也听说过,据说一照,就能把全身都照个通透。可这种设备价格昂贵的让普通的中医倾家荡产都是无法买得起的高级货。

    丁甘仁当医生这么多年,连做梦想都没有想过。

    丁甘仁是不敢想,倒是余云岫敢想,但是估计没人会支持他。可王学谦的话,彻底燃起了他对于医学事业的熊熊烈火,唯独心中不满的是,王学谦竟然不开眼的找了一个中医,而不是他这样有真才实学的西医。这让余云岫非常苦闷,也忘记了疼痛,急切道:“王博士,你买‘光机’也要人会用啊!中医都学的是神神叨叨的东西,怎么可能会用?”

    丁甘仁虽说脾气好,但是在办学上,尤其是天大的馅饼落在头上的时候,还是显示出了本能:“现在不会用,学了就会用。”

    “都是英文的说明书……”

    “我们可以学!”

    “设备的使用保护非常复杂……”

    “我们也可以学!”

    ……

    看着两个争的脸红脖子粗的医生,唐乃安的神态自若,坐在一边,淡定的微笑,觉得王学谦简直就是闲得无聊,拿人打镲玩。

    就像是争斗的斗鸡。丁甘仁和余云岫都是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

    最后,余云岫双眼瞪得通红,盯着王学谦,仿佛要吃人的样子问:“王博士,你是不是真的要投资医学院和医院?”

    王学谦不自觉的往后躲了躲。心说:这样子,要咬我怎么招?

    可是创办医院和医学院,确实是他原本的计划之一,只是最近没有好好整理一下,缺乏具体实施的机会才搁置了下来。而且他还准备去美国的时候,顺带购买一整套的医疗器械。包括仪器,甚至是实验室的仪器和设备。

    但是撞上了,他也没有道理不理不问。点了点头,王学谦开口道:“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医院。医学院,甚至可能的话药物开发,形成一个完成的产业链。其中西医的话,还需要培养军队中战场急救的医生。”

    “我要加入!”

    余云岫的眼神坚定中透着不容更改的信念。这让王学谦很纳闷,这位是被钟文豹的一拳头给打傻了?还是故意找茬?

    因为对余云岫的一些个人的习惯不太喜欢,王学谦先入为主的对余云岫的评价很低。当然,如果余云岫开口说话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的,毕竟一个日本人。还不至于说得出一口流利的宁波土话出来。

    “你!”王学谦不解。

    见王学谦举棋不定,余云岫反而勇气倍增:“王博士,你要知道一个综合性的医学院。不仅仅需要高明的医生,还需要对整个行业开阔的眼界。在下虽然不敢说学究天人,但是起码的眼力还是有的。就算是仪器的使用方面,英国美国的说明书也能无障碍的”

    余云岫等于是自我推销,这让众人有些适应不了。当然,他说的也没错。日本的大学很懒,懒到大部分学科用的教材是英国和美国教材。连一些名校都是如此,比如早稻田大学。陆小曼的父亲。陆定早年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毕业的,而他的英语可能是从日本强化……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开口说英语,这是一个让人惨不忍睹的回忆。

    所以,在很多大学留学,日语二把刀,能够勉强对付几句日常用语,学业也不会拉下太多。因为大学预科之后,教材是英文的,老师授课也自然是英文。

    面对余云岫,王学谦表现出了一种无助的苦闷,这位连打都打不走,他还能怎么办?

    于是,王学谦只能开口问:“余医生,你至少要有一个说服的理由吧?别说我们是老乡,镇海和余姚差着百、八十里地呢?”

    再次让说有人意外的是,余云岫根本就没打算打乡亲牌,而是说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理由:“我不能看着好设备,好医院让这帮中医给糟蹋了,我要看着他们……”

    在这一刻,余云岫无敌了。

    唐乃安想笑,却苦苦的憋着,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他这么低调了,还是被人惦记了。惦记他的人正是气场无限的余云岫,扭头对唐乃安蛊惑道:“唐博士,你的医术在上海滩也是一流的,难道就不想干一番大事业?”

    唐乃安气的鼻子都快要歪了,心说:“你说的大事业就是和中医死磕到底,我可没有这份闲工夫。”但是断然拒绝也怕让人诟病,他对祖国医疗事业的不热心之类的,反正余云岫在,是非就不断。心中暗暗计较之后,才开口道:“医院,医学院联合创办在欧洲也是常例,但是如果投资过小的话,两者皆不能兼顾。”

    唐乃安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投资太小不要找他,其实也是委婉的拒绝。

    可王学谦不过是点了点头,对陈布雷吩咐道:“布雷去拿地图。”

    地图挂起来之后,王学谦问丁甘仁:“贵校在哪里?”

    丁甘仁小心翼翼的抬起手,眯起眼睛在地图上仔细找了一下,于是用手指划了一个区域,这个地方让王学谦有点不太满意,主要是太偏僻了,都快出法租界了,他记得这个片区不远有一个教堂,再往南走,就是上海滩最大的乱坟岗。

    “这个位置不适合开医院。”王学谦武断道。随后又问:“贵校拥有多少教学楼?场地多大?”

    丁甘仁不好意思的伸出两个手指头。

    “二十亩?”王学谦财大气粗的猜了个数,因为地方比较偏僻,地价应该很便宜。

    丁甘仁涨红着脸道:“两分,只有两栋楼,两层的。”

    统共才十来间房,丁甘仁的医院规模也就比普通的药铺大一点,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创办的是一所医药学校了。

    王学谦皱眉道:“不要了,另外选址,要热闹的区域,但是要完整地块。医院不能在太偏僻的区域,不利于患者就诊,也会让医院因为患者手啊,而医生的医术无法在短期内获得更多的锻炼。”

    余云岫心中有些忐忑,刚才他说话太满了:“王博士,你准备花多少钱筹备医院和医学院?少了可不成啊!”

    他这时候也慌了,刚才太冲动了,万一掉坑里,自己都能把自己给埋了。

    这个问题,王学谦也考虑过,其实他是按照老约翰的筹备协和医院的规模,给自己打了个折扣。他可没有老约翰那么大的财力,当然眼下他的财富在上海也是横着走的主。再说了,协和医院的筹备规模,是按照世界一流的水准来筹备的,就老约翰的性格,只买最贵的,不用最好的,就算是这样,协和医院也用不掉老约翰准备花掉的钱,洛克菲勒基金会是准备长期不求回报的投入,投入资金将超过一千万美元的庞大项目。如果当年袁世凯拿到这笔钱,他都不用准备五国借款,就能把北洋政府稳固下来。就算是给老约翰全国造‘生祠’供奉,袁世凯也不会说二话。

    王学谦不可能给医学院投入这么庞大的资金,当然如果动用一些其他社会资金的话,总的投资额也不会小。另外还有一个商会的慈善基金会有一笔资金,他能做主。算计了一下之后,沉声道:“筹备医院,购买土地,建设学校,少了不行。基金会应该可以拿出五十万的款子,我个人出五十万,作为筹备款。之后每年投入三十万,应该问题不大……”

    丁甘仁闻听之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差点没中风。

    这都一百万了,这还不算以后的陆续投入。

    可没想到的是,陈光甫在边上也开口了:“商业储蓄银行每年投入十万作为医疗资金。”

    唐乃安脸色都变了,如果王学谦投一万,他当然可以嗤之以鼻的说一句,连一台‘光机’的钱都不够,推辞起来也是理直气壮。可筹备就花一百万,还有陆续投入,这等于说王学谦是准备养着这么一个医学院,扔出去一百万,就为了听水花的意思:“王先生,你没准备挣钱吗?”

    王学谦皱了皱眉头,显然是看不上医院能挣的钱。

    随后,他在租界核心区域的爱多亚路,看中了一个地块,对于这些数据,陈布雷张口就来:“爱多亚路54号地块,这块地是哈同的产业,买下来的话,估计有些难办。”

    “这块地有多大?”王学谦似乎并不在意,随口问道。

    “大概有七十亩的样子,地产交易所原本是准备挂牌这块地块的,但是公董局和哈同的交涉没有成功。”陈布雷道。

    “边上那一块呢?”

    “那块倒是已经在地产交易所挂牌了,是黄老板的地,有一百亩上下。估计是准备卖个好价钱。”王学谦点了点头,黄金荣是个滑头,只要他开口甚至送出这块地都有可能。

    至于哈同?

    王学谦还是有点好奇的,来上海也有两年了,对于这位上海滩的首富,还未曾蒙面,他倒是真想见这位地产业的传奇人物,对陈布雷吩咐道:“明天给我约一个时间,我要见哈同。”(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