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敢坏爷的名声?】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徽因努力的想要往前挤,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还拿着随身行李的箱子,颇感费力。

    等到她走到江边的时候,第一艘渡轮已经载着第一批的乘客上了船。而她只能站在江水边上,看着茫茫江水,脑子里乱哄哄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这件事告诉王学谦。

    可是这样一来……

    友情就回变色,从内心来说,林徽因是很珍惜友情的,毕竟身边能说得上话的朋友真不多。加上她一直都是跟随父亲上任,经常转校,让她对于友情更加的有着一种难以取舍的珍惜。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感觉手上的箱子轻了很多。

    刚才王学谦就在码头上和陈婉怡告别,那种依依惜别的柔情,无法阻挡的情愫,就是始作俑者的顾维钧,也有种感觉对不起王学谦这对新人似的。

    新婚燕尔,怎么忍心让一个娇弱的女子,怀着对丈夫的思念,送丈夫远赴万里之外。虽说,不过是去美国参加华盛顿会议,没有多大的凶险,可是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林徽因扭头看了一眼,有些惊慌的想要夺回手提箱。

    箱子不大,但放着对她来说最珍贵的随身物品,怎么能让一个男人提着,可是她努力了一下,还是没有争过,只好懊恼的低头看着叫上的新皮鞋,很快,脖子都像是红透的晚霞。

    “怎么没有让箱子让船员直接运上船?你一个女孩子,拿着一个重箱子,走在栈桥上很危险。”

    王学谦是出于一种礼貌,才帮着林徽因提了一下行李箱,却没有发现林徽因的窘迫,此时此刻,林徽因早就把刚才想要告状的念头忘了个干干净净。

    心中满满纠结的都是那些儿女情长的事,当然贴身的物品,对于一个女孩子的重要程度,绝对是王学谦这样粗心的男人所无法体会的。

    驳船来回,等到王学谦上船了,他并不急着去船舱看,因为像老约翰的私人远洋游轮,压根就不用担心安排不了几十个人。

    实际上,全部的乘客上船之后,游轮的房间还是非常充裕。

    “威廉,你也应该给自己添一条这样的大船,会很方便,不是吗?”

    作为主人,老约翰带着王学谦粗略的参观了一下游轮,还介绍了一点关于航线的问题。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约翰有机会显示他足够的实力,让王学谦的内心无法去拒绝他的善意。

    王学谦无奈的耸耸肩,道:“如果我这么做的话,在民国的日子就要难过了!”

    “那又怎么样?你可以来美国,美国才是真正的舞台,你的商业才能足够让你超越一切的约束,成为制定规则的人。任何约束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效的。这是你在民国无法获得的。当然,民国的政坛很奇怪,卡尔文在燕京的经历虽然丰富,但绝对称不上美妙。”

    老约翰试图和王学谦拉近关系,当然,他对任何和摩根财团不对付的人,都表现出足够大的诚意。

    而王学谦所代表的新兴产业,还有泛美银行财团,压根就无法成为摩根的朋友。因为双方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除非利益交换。但摩根能给的,老约翰也能给,还不会像摩根那么过于苛刻,他有足够的自信,让王学谦站在他的一边。

    这一点王学谦非常认同,老约翰有时候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一心想要控制美国的石油工业的开拓者。

    在以前,妥协合作,在老约翰的字典里是绝对不会有的名词。

    可现如今,不一样了,或许倾心于慈善事业,让他的心也变得软了一些。

    “我们的合作早就开始了,难道我们还不是朋友吗?”王学谦模棱两可的笑道。

    老约翰对糊弄的话表示出不太满意的瘪瘪嘴,不过很快他转移了话题:“听说你在上海也创办了一家医学院和医院的慈善项目?”

    “嗯,是专门针对平民而创办的医院,无法和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项目相比。”王学谦倒是不在乎医院的大小,他的目的,也不仅仅是一家医院而已。

    老约翰却表示出极大的赞赏:“威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另眼相看吗?”

    “实在让我困惑,能获得您的厚爱!”王学谦这话倒是出于真心,他确实非常不明白,当初自己一无所有,或者他拥有的根本就无法让像老约翰这样的大人物引起兴趣。

    可是第一次在梦幻庄园的那次见面,老约翰就表现出极大的诚意,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他无法理解。

    老约翰谈兴正浓,一边对船长下令:“开船。”

    等到轮船的汽笛声过后,他才继续开口道:“当初你,还有那个有意思的犹太小子,麦金莱总统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亲戚,三个一无所有的家伙,竟然敢盯上了杜邦家族控制的通用汽车,不得不说,让我大吃一惊。”

    “仅仅是大吃一惊吗?”王学谦知道谈话到现在,老约翰肯定有其他的话要说。

    老约翰舔了舔嘴唇,似乎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样子,不过他并没有让人送来果汁,而是站在舰桥前的平台上,这里很空旷,根本就没人回来打扰他们:“因为你们的做法,让我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也是踌躇满志,最想做到的是让自己和这个国家的命运绑在一起。”

    “当然,在石油只能作为照明燃料的时代里,这种想法是那以实现的。知道新兴产业的崛起,才让我获得了更加广阔的舞台,除了让那个该死的狗*养的家伙摆了一道之外,我的冒险一直都非常成功。”

    老约翰对于自己的发家史一点都不避讳:“任何原始财富的积累,都是充满着血腥和阴谋的味道。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会在成功之前让良心受到谴责,灵魂坠入地狱……不过等到拥有足够的财富的时候,就能展现人性的善良……一开始我是不会相信你们这些小家伙的,毕竟你们的做法就是从胖子身上撕下一块能够喂饱自己的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你们的眼里,也是胖子。”

    “现在,我发现你和我站在一起,这很好。拥有的太多,而不记得忏悔,上帝都会看不下去的。”

    老约翰神神叨叨的,让王学谦纳闷的是,老约翰热心于慈善,难道是因为是想要赎罪?

    似乎感觉到王学谦眼神中的不屑,老约翰勃然大怒道:“小子,胡思乱想些什么?”

    “没有,怎么可能呢?”王学谦讪笑道:“不过你这么说,让我有点奇怪,难道第一次在梦幻庄园里你表示对我和约瑟夫的欣赏,是一种试探!”

    “这个……谁在乎呢?”

    王学谦很想说的是,他在乎。可是没用,老约翰压根就没打算去听王学谦的心里话。

    “可是后来,我承认我看走眼了。犹太小子竟然是阿斯特家族的子弟,而麦金莱更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傻蛋,竟然放着那么多的人脉不用,反而窝在学校里。而你……更让我不解,明明背后可以用的资源很多,却像是一个绑匪头子一样,却打劫一头狮子,不知道是你们运气太好,让你们活了下来,还是对手太愚蠢,错失了良机。”

    王学谦愣了愣,随后心都被揪了起来,试着问道:“你是说杜邦家族?”

    “没错,他们有很多机会抹杀你们,就像是沙滩上书写的豪言壮语,被海浪抹去一样……”

    “你是说杜邦派人暗杀过我们,没有成功呢?还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帮着我们?”

    老约翰爽朗的笑道:“小子,你想多了。就你们当时的处境,还不值得我出手为你们解决麻烦。”

    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就是杜邦真派出过人,但最后却功亏于溃。这算是一个提醒?还是故意扰乱他的视线,让王学谦一时间无法得知。但却给他的美国之行,在出发的一刻,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只是,眼下的杜邦家族,还有威胁泛美财团的实力吗?

    如果刺杀!

    王学谦突然暗笑起来,差点被老约翰给骗了,想着给自己一个无关紧要的威胁,然后让他退缩,这才问道:“你说这些,不会是想要阻止我获得纽约国民城市银行的股份吧?”

    “你这小子什么都不懂!”老约翰像是被阴谋揭穿了一样,瞪眼看着王学谦,不过很快就表现出一种无奈的神色道:“连华尔街的‘朱庇特’都会有被刺杀的威胁,难道你还觉得自己有多么特殊。”

    “其实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要进入这个圈子。当然让约瑟夫拥有股份也可以。”

    “你不知道约瑟夫的身份吗?他是一个私生子,而且是最让犹太人憎恨的一种方式……”

    按理说,两个人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但是王学谦接下来的话,让一向表现的温文尔雅的老约翰在也不顾形象的大骂起来。

    “那么用联合钢铁的股份互换的话,我想说服我的合伙人会有困难,但不会太麻烦。”

    “混蛋小子,滚,给我滚……”

    老约翰的勃然大怒,让在不远处保护的保镖非常紧张,但是老约翰却愤怒的挥手,让他的保镖滚开,然后盯着王学谦的眼神道:“小子,难道你一点都不怕报复吗?”

    “谁?”

    “来自欧洲的那帮家伙。”

    “你恨他吗?”王学谦问了一个不太和适宜的问题,他知道老约翰口中的欧洲的家伙到底是谁。

    老约翰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他们倒霉的话,我应该会乐于其成。但是这帮人的贪婪和背后实力的强大,是非常难对付的。”

    “但是再强大的地下势力,终究上不了台面,不是吗?”

    “政客的友谊,和婊`子的爱情一样无法相信。”

    两人‘偈语’一般的对话,但是王学谦却得到了他最重要的信息,而老约翰似乎也表现出了不满。

    表面上看,控制美联储的两家纽约国民银行中,最大的股东是洛克菲勒家族和摩根财团所有,但还有近40的股份是无主的,你敢相信?

    至少在股东名单上,根本就没有登记这些股份的名字。在王学谦看来,这是一块诱人的蛋糕。他也知道,这个没有身份的股东是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不过要不了几年,这个庞然大物就会在欧洲被一个小胡子搅和的yu死yu仙,还能顾及到美国?

    可蛋糕再诱人,他也需要有一个坐在桌子前面分蛋糕的机会。

    如果连这个机会都没有,那么只能瞪着看别人大块朵雨,自己干巴巴的咽口水。再说了,王学谦的要求也不高,总数80万的股份,他要1000股无伤大雅。

    在金本位制下,美联储的作用很难被放大,这1000股,也根本让他没有话语权。这是老约翰琢磨不透的地方,可是他除了几次失败的试探之外,毫无所获。

    可他总觉得这是一个机遇,因为王学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么锋芒毕露。

    看着王学谦的背影转过船舷的甲板,老约翰有点伤脑筋的揉了揉头。

    而王学谦却找到了林徽因的卧室,别多想,林长民把女儿托付给他了,他这个当叔叔的,自然要给予足够的关心。虽然,每次听到林徽因娇滴滴的叫他叔叔,都让他牙花子疼。

    房间的门开着,不过让王学谦不太满意的是,房间内有种嗡嗡的声音,大概和轮船的轮机靠着太近的缘故,时间长了可让人受不了。

    另外,还有一个中年妇女,金发碧眼,穿着更像是女管家,而不是仆人的打扮。

    “王叔叔!”林徽因回头看到了王学谦,欢快的叫了一声。

    王学谦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至少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颇有威仪的长辈:“这个的噪音有点大,怎么没有换一个房间。”

    “这已经很好了。”林徽因满心欢喜的回答道。

    忽然,那个在房间里帮忙的金发女人愣住了,马上脸上堆满了笑容“天啊!哦,天哪!你是威廉先生,你要去美国了?”

    “你知道,小姐在家里是多么的苦闷,茶饭不思……”

    王学谦一开始还挺无语的,觉得对方太热情了,随后脸色顿时变了,这轮船还没有出上海呢?竟然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的人品。

    他是到处留情的人吗?r1152

    ...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