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2章 【陈兵边境】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巴塞木-萨巴赫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城防司令,甚至连军人都称不上。

    更像是一个在街头维持治安的狗腿子,平日里嚣张惯了,稍微遇到点事,就没命的跑着找靠山。

    也难为了巴塞木这家伙,在原本的科威特城,英国人在城里的那会儿,他是城中少数懂英文,并能够和英国人流畅的交谈的人才,按理说他应该成为英国在科威特城设立洋行的大买办。

    可实际上科威特城物产稀薄,根本支撑不起一家洋行的商业往来。

    而英国人在科威特城需要一个和当地部落和百姓交流的桥梁,所以,委以重任,让巴塞木在英国人的总督府打杂,做的是统揽民生大权的工作,实际上最多是采办总督府需要的食物,科威特采珠人上缴来的珍珠,还有就剩下了混吃混喝。

    英国人在科威特城甚至连军队都没有,靠着百十来人的总督卫队,也守住了这座城市近百年,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巴塞木在阿拉伯世界中,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头面人物。还出过国,漂洋过海去过美国。见识,阅历当然是高人一等的。要是十几年前的沙特家族,摆在此时的巴塞木面前,这家伙肯定会不屑的冷眼这么一撇,从牙齿之间突出一个不屑一顾的声音‘切’。可是沙特人仿佛早就脱离了阿拉伯世界,用兵强马壮已经无法形容沙特人的伤心病狂了。

    已经常备军超过了一万人,这让周围的阿拉伯兄弟怎么看?

    大家还能不能像往常那样一起解决终端了,非要搞这么大的阵仗,这不是把大家往死路上逼吗?

    在此之前的阿拉伯半岛上,各地的国王,酋长。手中都控制着一支军队,大家都是平时打仗了才聚集在一起,没事的时候,该放羊就放羊。该跑商就跑商。

    这样的军队,要集结就很麻烦,总是有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后备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通知不到。比如打仗哪有放羊安全?酋长给的钱。还不如商会老板大方……之类的原因。最后国王(酋长)带着不满额的军队,武力游行。规模小的惊人,矛盾的争端也很神奇,大部分都是绿洲和水井。

    有种东方西部片,两个村子在村支书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乘着拖拉机去抢用水……

    然后不管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全村人聚集在一起海搓一顿。

    阿拉伯原本的法则,尤其是在解决纷争的法则,和上述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晚餐更加丰盛,如果有倒霉的骆驼摔断了腿,正好拿来做烤骆驼,想起那冒着油水,发出吱吱声,飘香四溢的驼峰。什么都是值得的。

    但是沙特家族的崛起,让原本安详的阿拉伯半岛上笼罩了一片乌云,而这片乌云随着沙特军队的越来越强大,正有席卷整个半岛的趋势。

    原本,只有最强大的哈希姆家族才有这样的底蕴和实力,现在多了沙特,比原先的哈希姆王朝更加强大。尤其是哈希姆王朝一直是阿拉伯世界中的正统家族,他们可是先知在人间的血脉,能一样吗?

    面对惊慌失措,甚至语无伦次的巴塞木-萨巴赫。王学谦也紧张了起来。

    甚至还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在窗口遥望了一下……

    哎,什么也没有。

    好吧,按照人的正常反应。也只有兵临城下,才会有巴塞木-萨巴赫这样的惊慌和失当。可是敌人还没来,就已经吓的连话都说不利落了,这样的城防司令,还能指望他干什么?

    既然巴塞木-萨巴赫指望不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乔治-巴顿身上。经过这些天的训练,或者说辱骂和体罚,他终于表示了适度的满意,阿拉伯兄弟也是能够训练好的。

    来到原来属于科威特城最豪华,最高的建筑物,前英国美索不达美亚总督府的时候,巴顿还有点纳闷。他也知道,在总督府里住着的两位对他的看法是截然不同的,约翰-洛克菲勒更多的是看不惯,或者不喜欢;而王学谦或许是因为身边没有合适的军官,只能选择他。

    另外,巴顿是个骄傲的人,他是喜欢打仗,痴迷打仗,甚至固执的认为,军人就应该在战场上结束自己的生命。

    性格和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和同僚之间也经常会有冲突,但他并不代表缺心眼,他也看出了自己在中东,在科威特的前途,或许有一个合适的,军衔比他高的,履历比他好看的混蛋出现,他就要滚蛋了。

    而他留下的唯一办法,就是他娘的大干一场,让老约翰看到巴顿的厉害。

    “乔治,你来的正好,我们有新情况出现,需要你的部署。”王学谦没等巴顿进门,在门口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说话,说明事情很突然,也很急。

    巴顿心头一喜,能够让王学谦着急的事并不多,尤其是说到了部署,肯定是军事部署,那么对他来说机会来了。

    “威廉先生,有确切的情报吗?”

    巴顿扬了扬头,也不怕脑袋碰上门框,在来中东的三十多个美军之中,巴顿是准备带着最齐整的。除了行军毯,野外的帐篷这些必须的装备外,还有水壶、野战炊具、军刀、甚至马鞍等,而他也是唯一带着钢盔来的。

    可以想象,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来当军事顾问的,而是来打仗的。

    “巴塞木,把你知道的消息,告诉巴顿先生。”

    “先生们,请等一下!”

    “传令兵!”巴顿堵在门口朝着院子外喊了一句,嗓音震耳欲聋,从街道上跑来一个美军士兵,身上带着不少累赘,一辆不情愿的嘟哝着:“乔治,我是你的军士长,可不是你的传令兵,该死的,你这个恶棍,昨天你打牌的时候没说赌注是当一个月的传令兵。”

    巴顿正眼都没看一眼部下。眼神往头顶的方向飘:“地图。”

    “给你!”

    “没事了的话,我想去集市逛一逛。”

    “麦克,恐怕你没有机会了,要打仗了。”

    被巴顿骗来的传令兵麦克愣了一下。随后惊恐的大喊:“我们只有三十几个人,打仗?你疯了?”

    巴顿一点都不在乎部下的抱怨和反对,只是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你当逃兵,我手枪的第一发射出的子弹会瞄准你的脑袋,要是运气好的话。你这辈子都不用抱怨了,或者在天堂抱怨。”

    “你真该下地狱。”

    “你还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比如驾驶坦克参战。”

    “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巴顿的部下显然被激怒了。

    不过巴顿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和部下讨价还价:“因为这不属于正常交战,除了工资和军队的海外补助之外,我会给你额外争取每天20美元的补助,就算最后补助没有申请下来,我个人掏腰包,把这笔钱交到你的手中。这里是中东,又不是欧洲。呆在坦克里你怕什么?”

    “好吧,你是个可爱的恶棍。”

    巴顿满意的点点头,指着大门口,围墙外大吼道:“现在滚回你的墙根去,二十四小时待命。”

    “是的,将军!”

    巴顿和部下过足了瘾,虽然他压根不是什么将军。这才想起来大房子里的两位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拿着装地图的牛皮文件筒,打开之后解释道:“先生们,我在训练之余。带着士兵侦查了一些周围的地形,对比了英国人的地图,有些地方需要调整。”

    巴顿将军事地图摊开之后,巴塞木有些傻眼。不认识啊!

    都是圈圈,算什么意思。

    倒是王学谦和老约翰多少看出了一些门道,军事地图用等高线标定高度,河流和地底一览无遗。在这方面,王学谦的经验更加丰富一点,毕竟当初在浙南。他也随军近一个月,整天都在指挥部里,自然能看懂这些门道。

    “巴塞木,你按照英国人的地图标示方位,开始说。”

    巴塞木-萨巴赫吞了一口唾沫,他是一路从市场跑这来的,口干的很,但他也知道这不是讨水喝的时候,开始说他知道的消息:“今天抵达市场的商队从红海边上来,他们在翻越代赫纳沙漠的途中,在沙漠中最后一个补给的水井附近,发现了大量的沙特军队,估计目的地是边境的沃里阿。这支庞大的军队目的地很可能是我们,科威特城。几年前,沙特就是用这样的办法,军队突然出现在哈萨埃米尔的领地,最后吞并了这些地方。”

    有正式王国称号的哈萨,都被沙特说吞并就吞并了,更何况科威特城内的萨巴赫家族,连一个正经的称号都没有。在东方,这种家族叫大地主。

    “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是谁?”

    “唉!”巴塞木眼珠子转悠了一阵,他忘记问了,不过随即他很快用一个最有可能的推断当成了真理:“可能是阿齐兹。”

    “阿齐兹是谁?”巴顿打心眼里没瞧得起这些阿拉伯世界的豪强,再厉害,能比得过西线战场的德国人?

    “沙特家族的族长,当年他就是从科威特城带着几百招募的士兵,长驱直入进攻位于中央高地的盖西姆地区,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了,可是最后传来的消息是他竟然占领了这片中央高地,随后马上又进攻国王山谷,占领了利雅得。”

    “随后征战萨姆地区,还有南部,不到十年的时间,他就建立了一个王朝。虽然他还是酋长,但是在阿拉伯世界,谁也不会把他看成是一个普通的酋长。而且他领兵打仗的时候,才只有二十岁,在沙特军中,他就是战神。他指挥下的军队冲锋的时候,就像是狂风下的沙暴一样,遮天蔽日,那一刻,仿佛神灵庇护,刀枪不入……”

    巴塞木-萨巴赫对道听途说的消息,记忆非常深刻。不过对于他立场,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非常怀疑,这家伙不会等沙特军队兵临城下的时候投降吧?

    倒是巴顿听了对阿齐兹的传闻之后,非常感兴趣,因为他最怕的就是对手是一个软蛋。

    没错,他来中东可不是想着欺负落后的游牧部落的,有一个传闻中的战神陪他练练手,他觉得再好不过。

    不过对巴塞木的描述,巴顿表示不屑一顾:“卡尔,你不要忘了,士兵们经过了现代化的训练,装备了美军的制式武器,虽然没有强大的炮群的支援,但是我们拥有三辆完好的坦克,对手的骆驼是奈何不了这些钢铁怪兽的。”

    王学谦和老约翰略略失神,卡尔是谁?

    他们的房间里可没有第五个人。

    巴塞木-萨巴赫紧张的提醒道:“卡尔是我。”

    好吧,这属于巴顿的个人爱好,他无法容忍手下的军官,名义上的助手的名字竟然是‘喜气洋洋’的意思。他可不是唐吉可德,不需要‘逗逼’的大肚子桑丘,来增加喜剧效果。

    王学谦挥挥手,他觉得应该适当的表现一下:“乔治,你认为你的手下,我说的是美军士兵会跟着你去战斗吗?”

    “会的先生,只要在战斗期间,每个人给10到20美元,他们是坦克兵和后勤的机械师,要么躲在坦克里毫无危险,要么在后方,安全的很。”巴顿是时候推销他那套奖罚政策,当然一天20美元也不贵,毕竟是卖命的工作。这和危险无关。

    老约翰-洛克菲勒当场拍板:“这钱我出了。”

    至于巴顿根本就没有想过失败的事,沙特军队是英国人武装,给当年和德国结盟的奥斯曼帝国添堵的。这支军队可以断定的是没有重武器,这也是英国人为自身着想。

    可巴顿也绝对不会相信巴塞木说的神乎其神的沙特军队,一支游牧民族组建的军队,战斗力能够强悍到什么程度?

    要不是科威特的士兵实在无法委以重任,他甚至连坦克都不想动用,因为铁与血的较量是锻炼一支军队胆量最好的机会。

    要是巴塞木知道巴顿准备把他和他的同胞们当成炮灰来送,要不是他们实在太不堪一击,连争取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不知道他该高兴,还是该咒骂。(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