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3章 【早就埋下的祸根】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长民很想撂挑子不干了。

    他甚至认为,只要这次的公审是他主持的,在浙江的政坛,等于是得罪了所有人,被孤立起来了。

    孤臣!

    在皇权时代,甭管多么凶险的政治斗争之后中,孤臣的结局都不会太坏。远的说唐朝的魏征,近一点的海瑞。可孤臣的日子不好过,没有朋友,不仅没有朋友,放眼看去都是敌人。

    这不是文坛,鲁迅就算是把燕京的大学教授都得罪光了,他在上海还有朋友呢?他在杭州还有老乡呢!

    可在官场就不一样了,林长民在心惊胆战之余想到以后和官场的同僚来往,对方是否要警惕自己有害人的心思?这才是孤臣的可怕之处,寂寞到如同孤坟野鬼一般,旁人躲都来不及。

    可让他放弃,谈何容易?民国的法律经常性的被遗忘,甚至官员办案还凭借喜好来判断,更有人拿出《大清律》来断案的。要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让法律拥有神圣的一面,必须要改变。而改变需要一个开始,审判一个后台够硬,影响力够大的人就成了普及新法的最好契机。白岹就等于是当年的阎瑞生,阎瑞生案轰动就轰动在他是督军卢永祥的亲戚。白岹的身份,太符合了,关系不大,但足以轰动。

    除非,林长民把自己一年来的心血都不当回事。

    他也是一个政客,也需要被认可,也需要施展的舞台……

    想来想去,他还是派人给王鸿荣发的了一份电报。

    内容很简单,也无需复杂,只要四个字‘证据充足’就足够了,之后的事林长民管不了,也没办法管。

    而他这个决定也等于是将自己今后的命运绑在了王学谦的战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林长民的样子似乎像是被抽空里一样,躺在沙发里,一个劲的吐气。作为一个在政坛沉浮回来年的在野政客,他似乎一直没有搞明白自己的立场,总是站在弱势的一方,连几句狠话都说不利落就要心急火燎的跑路。后来跟梁启超学乖了,可长期以来都是靠边站的状态。

    说好听一点,他总是在和强权作斗争。

    说不好定一点。他总是喜欢玩鸡蛋碰石头的游戏,而且从来没有当过石头。

    这一次,和王学谦站在一起,肯定是和强权在一起了。而王学谦的很多做法都是他非常赞同的,不然不同王学谦逼他,他就能跳起来和王学谦唱反调。可总算是抱上大腿的林长民心里却惴惴不安起来,仿佛有种不太习惯。

    其实,王学谦的胜面也不是太大,就算是控制着财团。银行团,还有军队,督军府……可面对的不是政敌,而是王家的老爷子。王鸿荣。父子关系,真要闹到明面上,还没开仗呢?他就是一个稳输的局面。当然,王学谦也能在输掉了道德支持之后。一拍两散,干脆,不玩了。

    到时候不仅仅是王鸿荣要抓瞎。王学谦的资产最容易转移,铁路公司,航运码头,这些产业只要他有转让的心思,别说洋人了,就算是国内的几大银行,咬着牙也会吃下来。然后开放的码头,让曹锟的军队进入……

    浙江还是浙江。

    但是浙江的主人就要换人了。

    “年轻人容易搞极端。”林长民的心中认定王学谦的行动过于极端,这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安。

    其实,林长民想的是等上十年八年岂不是更好……到时候王鸿荣的年纪也大了,顺理成章的扶王学谦上位。从感情上来说,林长民不愿意看到一个家庭因为权力而变得冷漠。何况,王鸿荣和王学谦和他的关系都不错,说是照顾林家也不为过,毕竟林徽因也是因为王学谦的资助才去了美国。靠他的收入,恐怕是要要卖地卖祖产才能供得起。

    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林徽因是林家的独子,不然这辈子都留学的希望。

    电报的发明,让沟通消息变得容易起来。

    在燕京,曹锟就一团和气的笑眯眯的,能够感觉到这位的心情是很不错的。

    让王鸿荣担任浙江省长的提议就出自曹锟面前的夏寿田。

    当初作为曹锟第一幕僚的夏寿田,在提出建议的时候就直截了当的说王学谦这人太能折腾,眼界,智力都不是普通对手能够比拟的。有钱,有财团支持,有很不错的美国背景……这些都不重要。一个政客,从进入政坛的时候,就已经被繁琐的关系网捆绑住,除非他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出民国政坛的关键点。

    王学谦看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就组建了一直地方军队。

    在当初王学谦组建宁波守备旅的时候,包括浙江督军卢永祥,没有下台的段祺瑞,憋足了劲要和段祺瑞死磕的曹锟,一门心思想着等着北洋两大集团互掐的时候沾点便宜的张作霖,都没有想到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比保安团稍微人多一点的军队有多少战斗力。

    除了蒋百里之外,这支军队都是由无名小卒构成。

    甚至连蒋百里都只是守备旅的参谋长,司令官竟然是在广州陆军学校教英文的温应星。

    当然,如果深挖的话,还能找到温应星原来是一个工程师,铁路工程师。就因为温应星有一张西点军校的毕业证,就被王学谦重用了。至少在外界都是这样看的。

    可王学谦看重温应星是因为西点军校吗?

    在二战之前,谁知道西点军校?只不过在美国稍微有点名气而已。王学谦看重的是温应星的稳重,这很难得。而蒋百里对他来说太不受控制,情绪变化太大。

    这样的人作为参谋长多半是称职的,可万一要成为军队主官,恐怕结果就不那么好了。

    于是温应星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一直美式装备的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少将旅长。

    让一个铁路工程师当了一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所有人都认为王学谦是昏头了,甚至李厚基这位福建的督军觉得欺负这样的对手。很没有成就感。

    可结果呢?

    两个师的福建军,差点都丧命在丽水前线,连逃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而王学谦还在战事吃紧的时候,统帅一支军队,亲临台州前线,平定了浙军第三师周凤岐,一举奠定了浙南的控制权。这样的人物,在夏寿田的眼中,已经不是北洋的将帅能够轻易的战胜的。尤其是在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的时候,输的很可能是北洋的军队。就连‘玉帅’……可能也难以压得住。

    甚至夏寿田担心,让王学谦在浙江独揽大权五年,就已经不是北洋军队能够用武力就能战胜的对手。何况,还有张作霖,还有卢永祥和王学谦的私下协议中两江互保。这种协议甚至不用拿出来,就按照两个省的默契程度,就能够大致的猜测出来。

    高凌霨,原本算是在曹锟身边有识之士,中过举人。身份很不一般。

    可是在夏寿田说话的时候,这位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大儒的学生,这个身份吓不倒高凌霨。王闿运还有弟子在琉璃厂卖画为生呢?譬如:齐白石。可是前清科举的榜眼呢?翰林编修呢?

    作为比科举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高凌霨,深知要想在数千士子之中脱颖而出,绝非易事。

    而夏寿田辅佐的人也非同小可,几乎贯穿了整个民国所有登顶的大人物。袁世凯,黎元洪……这位在总统府的工作经历,是高凌霨连仰慕都仰慕不来的。对于谋略这种东西。他虽然不服,可问题是夏寿田太老到了,已经和他不在一个级别上。

    当初夏寿田说了一句话,就让曹锟坐立不安,他评判王学谦的话就是当代王阳明。

    当然,曹锟一定不会知道王阳明是干什么的,需要手下人提醒,这个工作就很符合高凌霨来做。而巧合的是,当时高凌霨确实在场。文成武德,何等的厉害,华夏历史上也就出过这么一个读书人,著书立说自成一派不说,还能带兵打仗,用战无不胜来形容也不为过。

    将王学谦形容成王阳明,似乎有点过了,高凌霨当时也是腹诽不已,不就是留洋博士吗?

    不就是打赢了李厚基那个窝囊废吗?

    可问题是,李厚基是没多大的本事,但他的手下两万兵将是说溃败就溃败的?

    可随着浙江的工商业,银行业的蓬勃发展,而在北方高凌霨虽然组阁成功,可惜在经济政务上太过无能,不得已,曹锟只能另选贤能。可王学谦不一样了,他在经济上的成功已经不用赘述,还有治军和统帅的能力,这已经不是民国军阀能够对付得了的。

    就像是‘开挂’了一样,让人琢磨不透。

    其中也包括夏寿田,无奈之下,他只能建议曹锟用损招,就是扶持王鸿荣上位,只要王鸿荣有权利之心,就不会甘心下台。夏寿田用的阳谋,也是看透了人心之后的最好办法来压制王学谦崛起的时间。因为在王鸿荣面前,王学谦是儿子,他只能乖乖的等,等老爷子老了,干不动了,才能上位。就王鸿荣的年纪,把持浙江的政权十年恐怕都不止。而十年后,王学谦就算是上台,曹锟也肯定解决了张作霖的威胁,王学谦想要翻腾起来,恐怕就难了。

    毕竟但凭借浙江一个地方,在大军压境的时候,也要难以招架。

    唯一让夏寿田担心的是,王学谦看出危机之后,大力发展海军。

    民国的海军算起来都是清朝时候的家底,船老且慢还破。萨镇冰在不久之前提过,浙江的两艘新军舰最高速度能够跑出三十多节,而北洋的舰队在作战时候最多也就十几节的速度,要不是吨位小,大炮的口径不大,连海军总长萨镇冰都不敢将舰队部署在福建。如果王学谦扩编海军,到时候也是五五之分的局面。虽说曹锟政府的财政收入稍微好了一点,这还是托了王学谦的福,盐税的收入就能解决不少问题。

    可是不要忘记了,曹锟有三十多万的军队要养。

    有张作霖要对付。

    还有很多人不服气,要和他作对。

    别看曹锟的地盘大的几乎占据了半个民国版图,可实际上,清朝的时候,北方大部分地区收税都不要指望了。只能靠着两江三省的税收才能维持财政。失去了两湖、两江之后的曹锟,财政的袋子还不足以让他任性到能够去发展海军的地步。

    也就是说,王学谦就算不捅破和王鸿荣之间的权力之争,他也有一条路走,只是风险大很多。

    可让夏寿田没有想到的是,王学谦在回国之后,第一件事就搞好了外部的关系,银行团已经变成了铁桶一般,针插不进水泼不透。甚至连曹汝霖、张镇芳这些人都已经认可了王学谦的合作,甚至是结盟的关系。

    对于曹锟来说,这些都是坏消息。

    看着曹锟乐呵呵的样子,夏寿田就一阵的心塞,有什么可高兴的?

    高凌霨还幸灾乐祸的道:“大总统,我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安排的各大报纸,报道这件事。儿子逼老子下位,也就王家人做得出来了!”

    “好!好!好!”

    曹锟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出奇的是,夏寿田却冷哼一声,道:“糟糕至极的消息,两位还有心笑得出来?”

    曹锟并不是真傻,他只是反应慢,看夏寿田不满,这才唏嘘的问:“夏先生的意思,王学谦独揽浙江大权是已经成了定局?”

    “没错,我也想不到他会如此杀伐果断。”夏寿田郁闷道。

    曹锟这才发现,夏寿田的面色似乎不太妙。甚至阴沉多于平静,与人谋,自然要站在服务对象的立场上。在夏寿田看来,王学谦选择这个时候反击,时机不太好,但却充满了威胁。

    以史为鉴,他想到了历史上的一个皇帝,李世民。

    李世民的才干就不用赘述,但是他却担负着巨大道德的负担,杀兄戮弟,囚禁父亲李渊。而眼下浙江的局势,王学谦想要独揽大权在夏寿田看来并不难。王学谦不用担负这么沉重的道德负担,因为就他看来,王鸿荣的能力并不能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整合浙江的官场,也就是说他的地位是不太稳定的。

    而且王学谦是独子,更不用搞什么政变。

    王鸿荣下台,王学谦上台,就可以了。最多是被政敌天天在报纸上骂。

    可当权者那个不是天天被人骂?

    高凌霨轻声问:“他就不怕被舆论谩骂子逼父位?”

    “民国的高官挨骂的还少吗?”曹锟就不是一个敢随便看报纸的大总统,因为怕看了心塞,想杀人!夏寿田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一眼曹锟昔日的谋士,暗叹,自己的同僚水准越来越低:“他会有办法的,唯一的变数在……”

    “在什么地方?”

    “王鸿荣贪恋权位的程度!”夏寿田悠悠道。(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