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88章 【鲜花掌声和泪水】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雨农,这样不好吧!”

    杜月笙看向戴笠,兄弟们都没去,就单单请他一个人,这有点像是要孤立杜月笙啊!可这位是没有这样的心思的,反而心里是万般的情愿,只是有点抹不开。

    见过大风大浪的杜月笙,这一刻有点退缩了,后者说纠结更加妥当。见惯了江湖上的大风大雨,可面对政坛上的大场面,杜月笙也很丢脸的发现自己会手脚冰冷,大热天的冒冷汗。

    “王师长,大帅也邀请了您!”来邀请的军官随后对王亚樵提出了邀请。

    “我就不去了,感谢王督的盛情,不过王某不适合出现在入城仪式之中。”王亚樵随后解释道:“并非王某不识抬举,而是斧头帮和王某必须在今天傍晚之前离开上海,不然会给王督带来麻烦的。”

    他是一个偏执狂般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对于王亚樵来说,入城仪式确实很有吸引力,也是他内心向往的场面。但作为在整个事件中的黑手,他不愿意给王学谦带来麻烦。毕竟是少年就被称为神童的读书人,考虑起来会全面很多。

    不得不说,王亚樵的举动让杜月笙吃惊了一下。反倒是戴笠知道这位大哥的性情,笑道:“大哥,现在航道上洋人盯得很紧,坐火车目标又太大,不如小弟告知王督用汽车送大哥去吴淞口?”

    “不用了,这阵仗我有不是没有见过。”王亚樵坦然一笑,他自从追随孙大先生之后,这几年几乎大半的时间都在逃亡。不同于‘国党’其他成员,一逃就去日本的行径,王亚樵简直就是一个异类中的异类,他往往会去通缉他最严厉的地方。

    颇具危险嗅觉的王亚樵,是不惧怕被洋人通缉的。

    民国还是国人的地界,就算是在租界里,出动抓捕和探听消息的还是洋人雇佣的国人巡捕。更何况他人还在华界,就算是英国人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想要刺杀他,谈何容易?

    他知道面对这些巡捕,就算是被盯上也有的是办法解决危机。更何况,斧头帮是码头上混饭吃的帮派,化整为零,放下砍刀和武器,他们就是最底层的码头工人和水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谁也拦不住。英国人就是想盯着斧头帮不放,也没有这份本事。

    杜月笙脚步轻快的跟着卫兵来到车队中间,上了中间的一辆汽车,车内坐着王学谦:“杜先生,放松一点,现在是享受欢呼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人群,只要你心里有他们,是不会缺少爱戴和欢呼的。为政之道有很多种,激进者源于积累足够,不然是会出大乱子的。如果是一个新手,那么孔子的话就会帮助你渡过开始的时期:多听各方的意见、少评论自己无法确定的观点、做有把握的事;就算做不到人人满意,但也会让大部分人满意。”

    似乎看出了杜月笙心头的紧张,王学谦宽慰了几句。后面几句话几乎是对杜月笙的提点,这些杜月笙哪里会不清楚,感动地连连点头。

    只是杜月笙如同嗓子被堵住了一般,他想要说上几乎体面话,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期待的官职很可能会在不久之后落在自己的头上,可是他对官场一无所知,不知道面对王学谦是该称自己为‘卑职’呢,还是‘职下’……总之就是纠结的不行。只是一个劲的念叨:“杜惭愧,杜某惭愧。”

    说这话也不假,青帮虽然在制造和日本黑龙会的冲突之中出力不少。但真正出力的还是斧头帮。他等于是吃了一口现成的而已,论功行赏是不错,可要是他得到了最高的那一份,恐怕自己心里头都会发虚。

    上海总商会的不成员也加入其中,其中地位最高的恐怕就是张謇了。要是在此之前,他是不屑于,甚至是厌恶这样的活动的。他自从民国之初在袁世凯政府就担任内阁成员,虽然有总商会会长的身份,但实际上他代表的是官方的利益。而现在,无官一身轻,他放下了官场的那套束缚,能够近距离感受百姓的喜怒哀乐,心情上的畅快是这辈子都难以体会到的。

    有雄壮的军队,鲜亮的卖相,还有商会的欢迎和接待。一场突兀的入城仪式,变得几近圆满。唯一对很多本地商会的成员来说,没有市民的欢迎,让他们有点些许的遗憾而已。

    “玉兰花!栀子花!”

    在虹口周边,甚至在租界的其他区域,都有这样一群接到消息的人群,看到买花的姑娘就一拥而上,将售卖的鲜花一扫而空。

    而在鞭炮店内,更是万人哄抢。

    场面虽然混乱,店铺有种被打劫的杂乱不堪,可老板却笑呵呵地站在门口:“那去吧,不要钱!今天高兴。”

    “我们高兴了,不能让你一个人吃亏!”

    善意的百姓还是留下了足够的钱,让老板有电欲哭无泪的无奈,做生意的难得大方一回,还被人决绝了,这让他到哪里说理去?

    不仅如此,还有布店,卖纸张的店铺。只是在浙军进入虹口不到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整个上海滩都似乎蠢蠢欲动起来,而对此租界方面虽然知道,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显然一场巨大的欢迎仪式将在虹口地区汇聚,而接下来可能是振奋人心的游行。

    不管是哪国的洋人,不怕民国的官员、地痞、流氓和土匪,但是最怕的就是学生娃。

    因为这些人是游行的主体,在燕京、武汉、上海、天津和广州。游行是宣泄人们对洋人不满,最为方便的行动。而数千人,上万人的游行连租界的洋人都会脸色巨变。

    可今天,原本会在第一时间安排军警,巡警,准备消防用的高压水枪,甚至安排拿着武器的军队,紧张地密切监视游行队伍的一举一动。并且在关键的时候打乱人群的游行,彻底将这股聚集起来的民族情绪熄灭在萌芽之中。

    这是巡捕房最为紧张,最为关键的工作。

    可这时候的詹姆斯少校,租界总巡捕大人,却连阻扰的心思都没有。他已经被黑龙会的伤亡彻底给吓傻了,难以想象,仅仅凭借冷兵器的厮杀,就造成了这么大的流血事件。在欧洲,这是中世纪才有的领地战争的级别了。

    可这不过是上海帮派之间的厮杀而已。更让他害怕的是,不管是黑龙会,还是斧头帮都拥有枪械,他理解不了这种单纯靠着冷兵器厮杀用来彰显勇气的方式。

    但他知道,如果一旦巡警阻扰游行的市民,难免会有个别‘西警’(欧美巡警),会因为过度紧张而命令,或者自己开枪向逼近他们的人群开枪。造成流血事件。以前詹姆斯少校根本不怕,但今天上海底下势力的实力让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一旦是惹怒了斧头帮,上海租界的总巡捕房都可能被对方烧了。

    巡捕房高高在上的地位,已经摇摇欲坠。

    再说了,总领事也好,工部局也好,都没有下达让他出动巡警的命令,而且还特意告诉他,一切往来苏州河南北的桥梁都对游行人员放行。没有租界方面的阻拦,上海各界组织了一支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越过苏州河进入租界的北区。

    也有从东区、甚至更远的法租界、西区赶来的欢迎群众。

    甚至有的游行队伍在车队行进的道路之前,领头的忙不迭地疏散欢迎的队伍,挤出能够让车队通过的道路。

    夹道欢迎的场面终于在入城仪式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出现了,随后鲜花和慰问品如同雨点一般地朝着满载士兵的卡车上飞来。士兵们却只能装作无视的样子,保持整齐的军容和仪态。

    杜月笙也看到了飞到轿车挡风玻璃上的几束鲜花,感觉又新奇,又激动。要是他的车队出门,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他最怕的是仇人探听到他出行的时间,然后等在路边,逮住机会朝着他的汽车泼粪……好吧,缺德事做多了,总是有点小心不胆大的疑神疑鬼。

    杜月笙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以后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对百姓有用的人,做一个让人尊敬个人。

    这种心灵上的触动,对于杜月笙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也会帮助他在今后的官场获得不错的名声。

    “欢迎浙军兄弟进入上海!”

    “浙军兄弟们辛苦了!”

    “把洋鬼子从租界赶出去……”(说这话的是不嫌事大的主)

    ……

    在一片欢呼和鲜花之中,车队在北区主干道上走了一个不太规整的方形路线,最后将进入虹口公园。这片区域将被重新规划,规划之中将成为上海城市的管理中心。原本的城市大楼在闸北,靠近火车站,对于政府来说并不方便。

    而且还有兵营,医院将在区域内被规划。

    可以说,这是未来几年内上海除租界之外,发展最快的地区。如果王学谦能够在上海站稳脚跟,他会将自己的印记牢牢的烙在这片土地上。

    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路过一群学生组成路段时,虽然车窗关闭着,但是还是能够听到一种古怪的音调,让人感觉冗长拖沓。辞藻虽有华丽的一面,可过于简单,尤其是缓慢的节拍让王学谦听着很不舒服,感觉像是出殡的哭哭啼啼,字里行间充满了哀愁和怨怼。

    “这些学生唱的是什么歌?”

    坐在副驾驶的陈布雷好奇的看了一眼王学谦,仿佛像是不认识他似的。

    王学谦摸着下巴,不太确定地问:“怎么了布雷,难道我说错了?”

    此时的陈布雷心中百味杂陈,心说:先生,您可是当了不短时的外交次长,难道就没有听过《民国国歌》吗?

    反到是杜月笙张了张嘴,回答了正确答案:“好像是《民国国歌》学校里的孩子都要学的,我家的大小子就有过一段时间在家整天唱。闹腾的不得了。”

    杜月笙是最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他似乎看出了王学谦脸上的尴尬,随即开始解释起来:“其实这歌不怎么样,听说是段总长在任上的时候征集的国歌。歌词太过剪短,没有什么气势。”

    “怪不得没有什么印象。”

    王学谦也感觉有些尴尬,就算是段祺瑞征集的国歌,就算是歌词太短,曲子太过拖沓,没有鼓舞国民的那种雄壮。可毕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他竟然连民国国歌都不知道,还在民国当了好几年的高官,连自己都说不过去。尤其是连杜月笙这个混混都知道……太丢人了。可说实在的,王学谦确实没有听过这首歌。

    王学谦给陈布雷说:“让将士们也唱起来……”

    “先生,曲子上有什么选择?”

    “就唱浙军军歌,军人么唱别的歌总是给人怪异的感觉。还是军歌雄壮,能够激励人积极向上,奋力拼搏的精神。”另外,王学谦看了一眼窗外几乎清一色的学生装,他觉得应该是宣传浙军的一个机会,心里嘀咕着:“这可是招兵的好机会。”

    在民国时期,学生兵的优势几乎是壮丁无法比拟的,体力上或许不足。但是专业兵种,只能让学生兵去做。比如说炮兵、通信兵等等,而有些军种几乎只有学生兵能够胜任,比如说:空军和海军。

    而且学生兵还是军队基础军官和士官的最重要的来源,怀着理想的年轻人从军之后,在军队中发挥的作用将是无可替代的。

    拥有坚定信念的学生一旦在军队中担任基础军官之后,军队的战斗力会增加不少。

    王学谦当年剽窃了不少军歌,还找了赵元任谱曲。

    他当然不会写曲子,可赵元任会啊!这位在大学里就辅修音乐的才子,当时翻着白眼对王学谦不屑道:“你让我按照你哼哼的歌词谱曲,还说你不会谱曲,你玩我呢?”

    在王学谦软磨硬泡之下,赵元任才勉强答应下来。这就有了《打靶归来》等浙军之中常常唱的军营歌曲。不过,此情此景,唱《打靶归来》肯定是傻子,要闹笑话的。民国的年轻人,尤其是青年学生几乎生活在政治绝望的时代,他们需要宣泄,需要一个报国的机会,改变国家虚弱的现状。而《知识青年从军之歌》,也就是《远征军军歌》只是改掉了几处不符合时代特征的歌词,摇身一变,成了浙军的军歌。

    领唱军官高唱: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预备唱: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

    这四句歌词一出来,顿时把学生们镇住了。好有气势有没有?这才是年轻人希望听到的歌曲,感觉热血在身体里沸腾一样,难以克制情感上的激动和宣泄。

    连杜月笙这样的一个大混混都不由地头皮发麻,眼角亮晶晶的,而听到歌声的学生,尤其是男孩子一个个睁大着眼睛,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双手死死地攥住了拳头,恨不得马上踏上战场为国争光。这首本来就是为了学生从军而谱写的歌曲,对于叛逆期和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据对是没有一点抵挡之力的魔音。不知不觉之间,两行泪水已经挂下。

    陈布雷在心头哀叹,这下子上海滩又要天翻地覆了。

    这招太毒,以至于连陈布雷都觉得王学谦在蛊惑人心上,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每一个读书的少年,都是一个家庭被寄予厚望的希望,要是这些人要从军了,对于孩子的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晴天霹雳,而能够供养孩子读中学以上的家庭,基本上都是小康之家,还有就是绝大部分的中产之家。孩子要当兵,家里肯定拦着,拦不住只能寄希望于王学谦少招一些学生兵。不过分的说,那些当爹当妈的,就算是把王学谦供起来,也心甘情愿。一旦浙军获得了上海这些阶层的认可和支持,那么王学谦在上海的影响力一下子将超越任何人,成为精神世界的一个象征。

    至少短期内来看,效果肯定不会差。(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