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4章 【给我打】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说,宋子文成为盛家的女婿还远的很。√可宋子文和盛爱颐之间,一个爱慕已久,一个是痴心等待,看似一对苦命的鸳鸯。可事实上,他对自己和盛七小姐之间的关系,也都开始怀疑,甚至躲避起来。因为那次庄夫人不同意女儿下嫁宋家的时候,甚至连宋子文的父母都被盛家的人,因为地位不堪而被侮辱过。

    这是一根宋子文的心底这辈子都拔不掉的刺,因为他可以坦然的面对盛爱颐,但是没办法面对盛家的其他人。

    起因大概是庄夫人的阻扰,坚决不同意两人的婚事。一开始庄夫人是持同意态度的,宋子文是留洋博士,长相也颇为稳重,看着也年轻,和女儿年纪相仿,可谓郎才女貌天生地设的一对。宋子文还是老爷盛宣怀活着的时候看重的青年才俊。可让家里人去打听宋家的家底之后,庄夫人就变卦了,也算是遇到了一个势力的奴才,回头就说:宋家的父亲是在教堂里弹琴的,母亲是给大户人家做帮佣的……也就是女人没有见识,相信了。真要是和派去的人说的那样,宋家怎么可能六个子女都有留洋的机会?宋子文还能在美国读到博士毕业,他可是自费留洋的,不是公派。普通人家能够承受这笔天文数字一般的教育费用吗?可庄夫人却深信不疑,因为派去的是盛家几十年的老奴才,根都长在了盛家,没有理由不去相信身边的人话。面对态度截然变化的庄夫人,宋子文和盛爱颐傻眼了,庄夫人甚至在女儿苦苦哀求之时,说出了一句决然的话:“除非我死了,不然你别痴心妄想,嫁入宋家。盛家丢不起这个人。”

    这话很伤人心,包括宋子文的心也在那一刻冷了下来。

    或许他对盛七小姐的情谊根本就没有变化,但是却已经没有要成为盛家女婿的意思了。除非盛七小姐离家出走,和他一起去广州,脱离盛家,不然双方再无结合的可能。但对于盛爱颐来说,这又是不能接受的。

    就算是庄夫人不可理喻到极致,可毕竟是盛七小姐的亲生母亲,他作为晚辈的天天盼着庄夫人死也不见得是一件光明磊落的事,反而在道德上是有亏欠的。尤其是他这个连毛脚女婿都是都算不上的人,盼着丈母娘死就更恶劣了。要是让盛七小姐知道他心里头是这个念头,估计也要完。

    其实宋子文内心已经有了打算,盛七小姐如果离开盛家,他是肯定会选择她的……

    可如果要让他面对盛家,宋子文自己内心那道坎都过不去,更别提盛家一门都是蛇鼠一窝之辈,老子英雄儿狗熊,自从盛宣怀死后,盛家就没有出过哪怕一个可以支撑门面的人才。

    子孙不肖,宋子文可不想成为盛家这个注定要落魄的高门大阀的救火队长。这个婚,就没有结的必要了。

    盛家嫡亲三兄弟的为人一个不如一个,他要是进入盛家,只能苦于给他们三兄弟补漏洞的活。这让心高气傲,却在盛家人眼里出身低微的宋子文如何能够容忍?

    不过宋三小姐嘲讽盛家的麻烦事,他却不能不去说,这时候姐夫的病情……反正王学谦不在上海,也不算是故意拖延不是?

    原来盛家的老四最近手头有点紧,盛宣怀是有钱,可他的财富大部分都是在上海的地产。盛家的几个兄弟在分家产的时候,都没有分到多少现钱。而且盛宣怀遗嘱中还要求,将一半的财产作为义庄的方式留存下去,给盛家的后人展。所以,能够落在盛家几个兄弟手里的钱就更少了。

    轮船招商局和江南制造总局,前者是清朝最大的的民族轮船企业,甚至拥有远洋定期班轮。可在盛宣怀死后,这家轮船公司的经营状况就日渐不堪,原本和太古、怡和三分天下的长江航运,也被日清、运捷等外国轮船公司给挤出第一集团,成为一家可有可无的轮船公司。这几年分红都没有了,这位盛家四公子决心卖掉这家不挣钱公司的股票。

    而江南制造总局可不一样,这家企业是上海最大的军工造船企业,关乎到军队政府的安全,这家企业的股份,盛恩颐也要卖。这种举动在明眼人眼里,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而且盛恩颐还接到过警告,但他根本不在意。

    轮船招商局的股份构成复杂,其中直接投资的,并用较高股份的知名企业就有通商银行、开平矿务局等实体产业,甚至还全资收购美国在华知名洋行旗昌洋行。旗下的业务遍布民国主要的港口,如上海、汉口、青岛、汕头、厦门等十几个沿海沿江城市设立办事处,这是一个庞大的企业联合体,以前一直没有外资的介入,一旦开了这个坏头之后,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影响。

    至于江南制造总局……是一家纯军工企业,商股占比例很小,可一旦有外资进入,这家军工企业就完全变味了,而且盛恩颐还是在王学谦准备振兴这家军工企业的时机之下,这是盛恩颐自己要作死,怨不得别人。

    怪不得王学谦不敬盛宣怀这位民国政界商界的前辈,准备对他的子孙下手。而且和盛恩颐曾经关系不错的朱家三公子朱子兴还刻意从宁波来上海劝过他,可也不知道这位四公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是不乐意。这些惹怒的不是别人,而是王学谦。

    如今只不过是上海滩的报纸对盛家的财产来源表示异议而已,虽说大报都没有刊登,只是几家小报纸在兴风作浪,可这种异议已经让人开始警觉。

    而这一切,让身在漩涡中心的盛恩颐并不知晓。

    试想盛恩颐还在为将这两家不能挣钱的公司股份卖个好价钱而沾沾自喜,在民国,谁家会傻到来买这两家企业的股票。一来是常年亏损不说,其次就是董事会的成员没有一个好惹的,宁波朱家、宁波叶家、苏州严家……哪一个家族不是如日中天的豪门望族?更加要命的是,招商局的股份和通商银行、四明银行都有控股,轮船招商局或许做航运不挣钱,可是这些银行都是上海不小的银行。一旦有外资进入,将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而控股轮船招商局的家族都是银行界,资本界的头面人物,是上海滩跺跺脚就要颤三颤的大人物。

    或许盛恩颐还在沾沾自喜,将根本就没有分红的股份换成一笔不小的收入。

    可实际上,他已经被人盯上了。

    而盯住盛恩颐的是戴笠,用戴笠的话来说,盛恩颐这小子是不知道保密局的厉害,等他知道就晚了。不仅在盛恩颐的家附近,盛家三兄弟的府邸周围都有戴笠的人盯着。

    比如在霞飞路上盛家大花园,戴笠也安排了人。对于盛恩颐在如此敏感时期卖更加敏感企业的股份,别说戴笠,就是王学谦都恨地牙痒痒。朱子兴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派人去过。以至于盛恩颐还以为对方能够拿他没辙。

    以前监视盛家大花园的密探都关注盛家往来的日本人,盛家大花园还没有日本人出现的踪迹,但也在监视之内。

    至于为什么会关注宋子文呢?

    主要是宋子文这家伙在盛家大花园的围墙根周围晃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为的那个暗探似乎觉得好奇,这家伙不是来看地形的吧?

    盛家在上海这么多年,虽然老太爷活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天津办公。可盛家还真没有江湖人敢窥视,可一看被宋子文偷偷藏在马路对面树荫下的汽车,这位不淡定了,这是宋三小姐的汽车啊!看着宋子文那张脸白白净净的,不会是三小姐包养了小白脸吧?

    这是个大事,得上报。

    一层层的,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戴笠的案头。这位也是闲的,竟然溜达了过来看看。一看不要紧,人是他认识的,是王督的好友宋子文。可戴笠也迷糊啊!他是知道宋子文和盛家七小姐当年的婚事,闹地上海滩沸沸扬扬,半个上海滩都惊动了。

    不过后来也没人提起,也就渐渐的冷落了下来。

    难道是藕断丝连?

    这当然有,宋子文要说对盛七小姐是感激多过不满的,他的而不满最多也是对盛家人盛气凌人的态度而已。可他还是纠结,彷徨,甚至是茫然。他不知道是否该将盛恩颐和日本人接触准备卖轮船招商局和制造总局的股份会带来的灾祸告知给盛家?

    可另外一方面是朋友,宋子文犹豫了起来。

    这年景的宋子文,涉世未深,主要是在政坛沉浮的时间太短,属于还要点脸的那一种新人政客。

    要是过两年的宋子文,保准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将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就和王学谦一样,善于立于不败之地。反正他越是纠结,就越不敢按响盛家的门铃。还有一个原因,盛家大花园还住着盛家的太夫人,庄夫人。

    宋子文对这个女人又恨又怕,又很无奈。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戴笠看着宋子文就是不敢进门,原地兜着圈子的养子,偷偷摸摸的笑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得帮宋子文一把,打眼色让属下办事:“去给盛家打个电话,就说七小姐的男朋友在门口等她,不敢进来。做主人的就该有个做主人的样子,别冷淡了家里人的心。”

    “局长,这宋子文不是去广州了吗?听说在‘国党’哪里还挺受器重,怎么会来上海?会不会另有图谋啊!”

    “这事我亲自督办!”不得不说,戴笠这个人还是有些阴暗的心思的,他就喜欢看苦情戏,当然是偷偷摸摸的躲在暗处看。

    对于广州‘国党’的人员结构,情报头子戴笠是一清二楚,他也知道‘国党’如果是处理党务、军务,是绝对不会让宋子文出面的。军务他不懂,党务的话威信不足,孙大先生就算是再信任小舅子,想要将重任托福给宋子文也不会是关键的党务和军务,只能是一部分的政务。而‘国党’如今在上海的政务已经完全没有了,广州来来回回的光复,导致上海的‘国党’总部像是一家永远都挂着临时牌照的住店,随时都会人去楼空。所以,戴笠猜测宋子文来上海的原因只有一个,家务事。

    宋家的家务事可不是戴笠能管得了的,可说实在的,戴笠在宋三小姐那头受了那么多的气,他还不麻溜地逮住个机会泄一通?

    戴笠心说,这可怨不得他,是宋子文自己个撞到盛家去的。尤其是他多半已经猜到了宋子文的小心思,肯定有宋三小姐通风报信的缘故,他认为让宋子文挨一顿打,都还算是轻的。

    至于宋子文来上海的目的,这方面从宋三小姐那边下手比较容易,等到探听了消息之后,再汇报给王学谦,也能显示出他的能力。

    不过在此之前戴笠决定自己先要看一场好戏,对宋三小姐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是走夫人路线的,后台硬的很。可宋子文就不一样了,虽说浙江和广州临时政府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但这都是假的。政治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今天刮风,明天就下雨,也是常有的事。再说戴笠还是坚定的认为浙江和广州永远不会是朋友,因为双方都存有很深的芥蒂。唯一促使双方联合的原因就是,北方的北洋实力总体要强过南方太多,如果南方再内讧,等于是让北洋渔翁得利了。

    这是外部环境促使的联合,双方本身的矛盾还在,而且很尖锐,根本就没有调和的可能。

    这一点,浙江内部都清楚,联合是暂时的,斗争才是主旋律。

    所以,戴笠巴不得看宋子文的笑话,的亏赶上盛家也是个没主见的,眼珠子都朝着天上看,这年景就算是盛家的老爷子活着,面子人情都不好用了,没看到李鸿章的公子都混到上海的帮派里面去了?

    人在台上,和不再台上,那完全是两码事。也就是盛家还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是豪门望族,他们的底气其实在盛宣怀死后就已经不再了。家族只能走下坡路,只是快和慢的关系。要是盛宣怀有点魄力敢于将财产交给有能力的家族子侄,盛家还不至于给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可盛家的三个儿子都不是能担当的人,把家交给他们,等着看笑话吧!

    还真让戴笠说错,盛家大花园的主人在盛宣怀死后,落在了老五盛重颐的手中,当然庄夫人也不会搬家,连带着盛家几个没有出阁的小姐也住在这里。

    盛重颐本就是嚣张惯了的公子哥,他想要重振盛家的威名,可惜如今的盛家,不如往昔,当年盛宣怀活着的时候,盛家还能和江南望族孙宝琦家族联姻。现在,孙老爷子还活着呢,可眼瞅着盛家要倒霉了,孙宝琦出面告诫过盛家的几个不肖子孙?连嫡出的小姐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都难。他又没有在官场有强硬的靠山可以依靠,凭什么重振家族的辉煌?

    在外只能处处受气,本来心里都窝了一肚子的火,盛重颐一听那个宋家的小子还竟然敢来盛家大花园来堵门?

    这还得了!

    找了几个家奴拿着棍棒就赶出去,宋子文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听到盛重颐一张扭曲的脸中间,估计是嘴的地方,喊出了一句人话:“给我打!”(未完待续。)8

    ...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