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 【前途暗淡的罗斯福】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王学谦看着富兰克林绅士般的笑容,感觉很熟悉。

    当然他绝对不会说,看到富兰克林,他想到了一朵小品界的奇葩,本山大叔。

    珍妮特款款走到中间,开始介绍道:“富兰克林·罗斯福,纽约最重要的mínzhǔ党人士,州参议员。安娜夫人,富兰克林的妻子  。”

    “王学谦,科学家。”

    珍妮特故意的把王学谦的身份向学者方面引导,似乎很害怕被人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当她看向王学谦的脸上的那一刻,她突然心慌的低下了脑袋,脸涨的通红。

    “能在纽约见到像您这样的绅士,就像沐浴到了mínzhǔ的阳光,让人兴奋。”

    “非常荣幸认识你,夫人。”

    “王学谦,华夏人。”

    “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纽约开办律师行。”

    突然,王学谦怔住了,眼前这个人……不会是假的罗斯福吧?同名同姓而已。罗斯福是谁啊?被美国评为最杰出的三个总统之一,华盛顿、林肯、最后就是罗斯福。怎么可能在纽约开律师行混rì子呢?

    其带领美国走出经济危机的泥潭,在二战中,战胜法西斯轴心国,领导美国最后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德rì联盟。

    “您是罗斯福?”

    “您是王学谦?”

    奇怪的是,两个人都像是愣住了一样,却又不敢确认彼此的身份,就像是一个老朋友,在一个意外的场合相会了,但不敢肯定对方的长相真的是跟自己心里想的是同一个人。

    珍妮特羞愧的想要逃走,她刚刚才发现在王学谦的脸上,两个鲜红的唇印,让一切掩饰和解释都化作了泡影。让她抛却少女般羞涩的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惊愕。

    对珍妮特来说,王学谦很重要,可以融入她生活中的各个角落,除了婚姻之外,他们已经是一家人,甚至连珍妮特的仆人,王学谦身边的司机都这么认为了,除了一张约束婚姻的证书之外,他们完全可以信任对方,就足够了。

    反而是一纸婚约会让他们会感觉很别扭,难以做到。

    而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是纽约政坛非常重要的人物,热衷于公益和社会活动,珍妮特也有意和mínzhǔ党之间建立桥梁,毕竟她人单势孤。同共和党不一样的是,美国的mínzhǔ党没有固定的党员,只有在大选的时候,才会确认其主张,但不可否认的是,mínzhǔ党在美国的政坛拥有不可估量的力量。

    妇女运动想要更进一步,光靠共和党内的同情者显然不够。mínzhǔ党正是最大的突破口。

    让她吃惊的,罗斯福脸上洋溢着崇拜的目光,不仅珍妮特诧异,连王学谦都开始有点怀疑,他在美国混的一般,要让一个政要记住他,还真的很不容易。

    “王博士,您知道我是一个科学爱好者,而《科学》杂志是我最喜欢的读物之一。在上一期的《科学》杂志,有一篇您的论文,让我印象深刻。”打破僵局的是罗斯福,他先是赞扬了王学谦在科学上的成就,正好他的车上也带着这么一本杂志。

    当《科学》杂志最重要的扉页上,一张绚丽的宇宙彩sè图片赫然映入眼帘的那一刻,王学谦迟疑了一下。

    珍妮特一直认为她的男人很优秀,不着痕迹的接过仆人送上来的咖啡,挨个递送,走到王学谦面前的时候,用身体挡在王学谦的身前,想用沾湿的手绢将王学谦脸上的口红印擦掉,可王学谦还故意的躲闪着,气的珍妮特把手绢往他怀里一仍,瞪眼jǐng告了一下。

    “不会搞错了吧?”

    珍妮特掩饰的拿过《科学》杂志,她知道这是一本科技领域的权威杂志,由1880年爱迪生创办,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内,就发展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科学杂志之一,另外一本科学杂志,就是英国的《自然》。

    在《科学》上能发表论文的科学家,都是享誉世界的科学巨人。

    珍妮特真不敢相信王学谦还能有这能耐,翻开扉页之后,在导读上在,大篇幅的报道了威尔逊天文台现任馆长哈勃提出的宇宙膨胀学说,但是这篇论文署名并不是哈勃一个人,是联合署名,另外一个人就是王学谦,中英文对照,这在《科学》杂志上绝无仅有的礼遇  。

    好在杂志上不光有名字,还有一个不算清晰的头像,对照真人,还真有点像,不过图像是墨点扫描出来的,很模糊,不敢肯定。

    王学谦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舔着脸说:“如果哈勃博士发表的论文的话,确实应该是我。通过观察仙女座星云的变化,从而推到宇宙的起源,以及扩张历史。这主要工作都是哈勃博士在做,我不过起到了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作用。”

    “天哪!这……”珍妮特简直无法相信她听到的记过,她的影像中,王学谦更像是一个华尔街的股票骗子,jiān商,怎么可能跟一个学者联系到一起。

    王学谦继续解释道:“几年五月份的时候,我的导师史瓦西教授和我去了洛杉矶,在威尔逊天文台进行观察实验,当时把我近年的一些研究资料交给了哈勃博士。将繁琐的,毫无头绪的,研究报告整理出来本来就很难得,可以说论文上的结果都是哈勃博士的功劳。唯独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哈勃博士是一个绅士,他允许我分享这份荣誉,让我感到很惭愧。”

    “王博士,你的胸怀让我钦佩。”罗斯福真诚的说道,事实上,他对谁的眼神都很真诚,以至于很难辨认,他是真的真诚,还是一种习惯。

    毕竟,一个政客的话,能相信不会太多。

    “呵呵,您太客气了。我不过是说出来了自己的心里话,用我家乡的话来说,就是:‘赶鸭子上山,放错了地方。’”

    “鸭子在山上……”罗斯福眨巴的眼珠子,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大笑道:“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晚餐的时候,两个惺惺相惜的男人已经成了朋友,互相恭维的场景,让珍妮特掩嘴失笑,而安娜却是惊讶于丈夫的变化。在这些年中,罗斯福立志从政,没几年的功夫,罗斯福就在纽约政界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但随后的几年时间内,他除了一个纽约州参议员的身份,就是一个在家的富家翁。

    纽约拥有60位参议员,只有被推选进入国会的参议员,才是真正的步入了政坛的巅峰。至少,国会参议员中委员会的委员是在政界除去总统之外,最风光的一群政要。

    但罗斯福的想要进入国会,还非常遥远。在纽约州参议院中,他人轻言微,进入海军总部,担任副部长之后,海军又是一个被zhèngfǔ忽视的部门,甚至其重要程度还不如纽约jǐng察局。

    权衡之后,罗斯福决定孤注一掷,同mínzhǔ党人詹姆斯·米德尔顿·考克斯一起参加美国第29届总统选举。詹姆斯在mínzhǔ党内竞争候选人,而罗斯福在大选时担任詹姆斯的副手。如果竞选成功,在任的俄亥俄州州长詹姆斯将入驻白宫,而罗斯福也能通过纽约州参议院推选,以副总统的身份,进入国会,担任国会参议院主席。虽然还是一个酱油党,但至少能够在政治生涯中写上浓重的一笔。

    拉拢珍妮特对于罗斯福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自从珍妮特离开了国会之后,国会总统选举中500多张选票中已经没有妇女的身影。

    但也不乏怕老婆的议员存在,枕头风一吹,很可能会扭转一些议员的最终选择。只要cāo作妥当,珍妮特背后所展现的力量将是无限的。这也是罗斯福刻意拉拢珍妮特,这位妇女运动的领袖人物的原因。

    “‘积极参加国际事务’跟‘孤立美洲’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晚餐过后,在书房中,罗斯福开始为詹姆斯的政治倾向而鼓吹,目的当然是增加国家财富积累,解决国民生活需要,但王学谦还是感觉不太合事宜:“哈定的‘孤立主义’听着可笑,但却不乏追随者,原因很简单,战争比贫困更加可怕。”

    王学谦开口后,反而是作为主人的珍妮特·兰金难以插嘴。

    竞选口号早在参加竞选之前,就会被宣传出去,根本不是机密。罗斯福是个圆滑的人,善于拉拢中间派的选择,但骨子里还是不满于美国被排除在国际事务之外的尴尬局面:“威尔逊总统在对外事务上的软弱,已经损害了美国在世界事务上的利益,甚至有被英法排除在核心圈子的无奈局势已经出现。如果不扭转这种局面,美国大量的工业制造力将无法获得市场而萎缩。”

    詹姆斯希望用全美工业主的力量,来帮助他获得竞选的成功  。

    从而可以让他在总统任期内开拓美国工业品的市场,按理说,这个想法很好,有钱大家一起赚。但是他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开拓市场,必然会陷入纷争之中,最后解决的手段只能是战争。

    王学谦想了想才说:“一战中,美国虽然开足了工业制造能力,但一战之后,美国人除了卖军火挣的钱,毛都没有捞到,这种结局显然不是美国真正的控制者愿意看到的。英国人和法国人防贼一样的看着美国人,还不是害怕美国介入亚洲事务?”

    接着说:“要知道,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摩根不同意,杜邦感觉卖军火比打仗要可靠的多,芝加哥财团也对此毫无兴趣……算下来,詹姆斯等于是孤军奋战,即便有民众的支持,他也不可能获得成功。即便获得普选的胜利,在国会中,也将最终落选。”

    “不是还有洛克菲勒?”罗斯福心不死道,其实他也明白,詹姆斯的机会不大,究其原因是指控美国的大财团们发现,战争给他们带来的利益,还不如做生意来的实在。

    王学谦撇着嘴,不屑道:“亚洲的石油是英国人的禁脔,南美的石油倒是有些希望,如果我是老约翰,肯定不会把眼睛盯着别人用枪守着的油田,而放弃毫无保护的油田不顾。”

    “另外还可能有一个原因就是战时的高税收,也会让商人们望而却步,毕竟他们才是高税收冲击最大的人群。战时最高80%的个税,让每一个成功商人都战战兢兢的,有种给国家白干的怨怼。很难想象,美国在积极参加国际事务中,难免会遇到战争,这是商人最害怕遇到的情况。所以,詹姆斯用这样的竞选口号,等于提前宣布了失败。”王学谦这段时间除了忽悠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充电,毕竟当好一个商人也不容易。

    政治,经济的都涉猎了一些,脑子好使,念头通达,学起来也快。

    罗斯福却听的脸sè大变,他还没有意识到詹姆斯竞选中的最大隐忧,但王学谦一席话点醒了梦中人:“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争取获取纽约州州长的竞选成功,改善农民,城市居民,各个阶层之间的矛盾,保护弱势群体,增加zhèngfǔ对基础建设的投入,创造一个繁荣的纽约州是没有问题的。奇迹,只有让人看到了,才会被称为奇迹。”王学谦神棍般的一通胡侃,有些事他也说不清楚,但后世的新闻总看过吧,还别说,zhèngfǔ提倡的东西还这的是急人民所需,想人民所想,至于能不能做到……这不过是随口一说还不好?

    送走了心事重重的罗斯福,王学谦贼兮兮的往浴室而去,洗洗白……

    在车上,安娜看着心事重重的丈夫,小声的说:“弗兰克,王先生是一个天文学家,却不是一个政客,他的话……?”

    安娜是打算劝解丈夫不要灰心,没想到罗斯福却神情沮丧道:“詹姆斯竞选最让我担心的都被他说了出来,试想哈定肯定不会放过这些。”

    过了一会儿,罗斯福突然有一处说一出的自言自语:“如果詹姆斯邀请王学谦加入他的竞选团队,说不定事情有转机?”

    “你就这么看好他?”安娜对王学谦的看法是一分为二的,闺密珍妮特·兰金的情人,才华横溢的科学家。

    前者让她厌恶,后者与她无关。

    罗斯福靠在汽车的后座椅上,赞许道:“他是一个天才,在任何领域都是。”

    罗斯福毫无吝啬的夸耀并没有让王学谦得到什么好,此刻,天才被珍妮特毫无理由的赶出了卧室,手里拿着墨水瓶、钢笔、还有一叠稿纸。yù哭无泪的拍打着房门:“珍妮特,你听我说,不是我要故意隐瞒的。”王学谦还以为是珍妮特让他坦白个人历史,这还真的不好说。

    “谁让你写那些?”珍妮特在卧室门背后气的直跺脚。

    王学谦不明白了,古怪道:“那你是让我写什么?”

    “我决定了,马上筹备第一期《主妇》杂志,而你正是《主妇》创刊号的主编。”珍妮特偷笑道:“王主编,现在该你写稿了。”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788.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7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