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洛克菲勒庄园(上)】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累’就一个字,上面是一个田,中年还有一个女人在折腾,最后还要小兄弟帮忙……

    这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夜晚,总之,先是被拉了当苦力,而且还是脑力活动的那种。之后,在大脑接近死机状态下,被拉着做了一件没羞没臊的事。

    王学谦此刻就是这样的心情,不过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即便太阳高照,也无法阻扰他沉睡在甜美的梦乡里。

    人一累,胃口就变得好了起来,尤其是在只有黄油和面包的国度,对王学谦这样的东方人,想要吃一口正宗的家乡菜有多难?

    西湖醋鱼、东坡肉、赛蟹羹、干炸响铃、荷叶粉蒸肉……那股在鼻尖上掠过的诱人香味,能把人的鼻子都牵走。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王学谦的口水都流下来了,傻傻的笑着……

    咦,怎么回事?

    有点透不过起来,王学谦恼怒的磨牙,白森森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很没骨气的做着最原始的护食动作。

    “等我吃完再说!”

    嘴巴含糊不清的呜咽声,真有种悲怆的味道。

    “醒醒,醒醒……”

    “威廉,你要是再咬着枕头,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威廉,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

    最后,床边上的一杯清水,倾倒在王学谦的脸上,这才让王学谦悠悠的醒过来,迷糊的眼神还没完全睁开,只是睁开一道细缝:“下雨了?”

    珍妮特·兰金这才拍着胸脯,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架,感谢上帝及时唤醒了她的情人。似乎,硬是打断王学谦美梦根本就不是她干的似的。

    醒来的王学谦大为失望,舔着嘴巴,感觉有些异物,用手指一扣,发现时白sè的鹅毛,但这无法掩盖他被打断美梦的愤怒,不悦的看了一眼珍妮特,嘟哝道:“你就不能让我把酱肘子吃完再叫醒我吗?”

    就王学谦用牙齿能把床架子都啃下来的架势,肯定是做梦梦到美食了,但珍妮特想不明白,什么美食,能让王学谦在梦中如此反常?尤其是把鹅绒的枕头都给咬破了,还一副死不罢休的样子,想到这里,珍妮特把枕头扔到了王学谦的怀里,怒道:“威廉,看看你做的好事?枕头是睡觉的时候用来保护颈椎的,不是用锻炼牙齿的……”

    破碎的枕套,在空中一动,一串白sè的羽绒从枕头内漂了出来  。白花花的漂浮在空中,跟着空气飘动,就像是圣诞夜的窗外的雪花,让人倍感温馨。

    王学谦心说:“我说呢?啃了半天都没咬动,酱肘子也没见过这么老的,原来是这玩意。”

    眼神从珍妮特真丝睡衣上飘过,一头略微卷曲的金sè秀发半遮半掩的正好盖在光洁的肩膀上,jīng致的锁骨下,大v字领开到恰当好处,有种呼之yù出,却半遮半掩的含蓄,凸起的胸部,略微顶起。

    一热,渐有反应。

    sè是一把刀,该出手时就出手。

    “威廉不要这样……”

    yù拒还迎的戏码,女人生来就会,王学谦更是不能放过……

    运动过后,让人深深相拥,珍妮特这才问起了王学谦的梦:“你刚才做的是什么梦,吓死我了。威廉你给我保证,以后能不那样吗?”

    王学谦心说:“我那是累的,jīng神恍惚了。”

    要说珍妮特也够奇葩的,王学谦已经别出心裁的给珍妮特整整一期杂志的稿子,在筹备时期,招聘几个编辑,写一些评论xìng质的文章,然后从读者的来信中摘录一些生活小贴士,第二期的杂志不就出来了吗?

    不仅可以省去编辑写稿子的时间,还能让杂志的效率大大提高。

    可没成想,珍妮特是要求她招收的编辑,按照王学谦写稿的思路和风格,写第二期的稿子。一群见多识广的编辑,反复的翻看第一期《主妇》杂志,最后愣是一篇像样的稿子都没憋出来。

    也不想想,生活在二十世纪之初的美国人,能见识到蔬菜面膜的强大吗?能看到爱美女人连指甲都要美容的极致吗?能感受到,女人在光天化rì之下,秀大腿的却不允许男人多看的跋扈吗?

    不能,因为不能,所以《主妇》杂志的编辑集体悲剧了。

    都说快一个月了,第二期《主妇》的推出遥遥无期,珍妮特可真的急了,这天夜里,连夜把王学谦拉到了别墅,憋着方的讨好他,就是想要让他再客串一把妇女杂志的编辑。

    王学谦不是什么妇女之友,只是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蒙混过关而已。即便是这样,这次写稿的经历,也让他大呼痛苦,即便有些新奇的东西,但总有肚里被掏空的时候。

    搜肠刮肚的憋了一个晚上,才写了几篇稿子,距离一期杂志所需要的稿件数量,还有很大的差距,等了大半夜,王学谦这才抱怨道:“你的编辑光拿钱,不干活,干脆开了,重新招一批吧?”

    “不能这样说保罗他们,这不公平。”

    “保罗?”王学谦差异的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不解道:“你怎么招的是男编辑?”

    “不要吃醋,保罗他们是资深的编辑,文字功底都非常优秀,只不过还没有适应杂志的风格。但我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努力,相信很快就会让《主妇》杂志走上正轨的。”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王学谦的怀里,闭着眼睛,小心的在他胸口划着圈,就像是猫咪的小爪子一样,妖娆中陪着小心。

    王学谦撑起半边身体,大呼奇怪:“《主妇》是一本女xìng杂志,你却让男人当编辑?见鬼,你难道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吗?”

    “《主妇》的创刊号不就是你写的吗?你不知道,杂志社真的很挣钱,我们已经把第一期接连印刷了15次,买了有30万本了。而且商人们纷至沓来,想要在杂志上投入广告,照这样下去,接下来的杂志每一期都能挣4万美元  。”珍妮特一说到钱,眼珠子都幽幽发着蓝光,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女人在外一副不为钱所动的样子,是装出来的,还是天生具有的欺骗xìng。

    王学谦无力的捂着额头,躺倒在床上,正好枕着一滩湿漉漉的水渍,早cāo过后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消融了一般。

    “难道就不能在读者的来信中,摘录一些可行的稿子,支付一笔稿费。这样不仅能够获得互动,还能获得读者的追捧。”

    “这个方法可以吗?”

    “听我的准没错,再说,你的那些男编辑实在不靠谱,找一些女xìng编辑吧。最好是有些阅历,熟悉家庭知识面比较光的知识女xìng。”

    “好吧!”珍妮特有些气馁,一方面她很希望王学谦一直兼任杂志的编辑,似乎有他在,销量就不成问题。

    而另一方面,她似乎对经营杂志实在没有天赋。如果不想把《主妇》变成女权的宣传阵地的话,最好给她找一个合格的主编。

    发现珍妮特脸上缺缺的样子,王学谦恍然大悟,笑道:“如果你不想经营《主妇》杂志的话,让约瑟夫·雅克给你找个经纪人吧。会帮你从繁重的杂事中解脱出来的。”

    “可是《主妇》是我们的见证,我不想……”

    “它这么可能会是爱情的结晶,这里才是。”王学谦的手,顺着修长的大腿慢慢的往上,停留在了平坦的上。

    珍妮特满足的用脑袋拱了拱,似乎非常享受这种情话。当一个女人坠入爱河的那一刻,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挠她飞蛾扑火般的决心。女强人也是女人,再者说,王学谦也并不是一个弱势的人。

    可能不适合在战场上呼风唤雨,无法成长为一位骑着黑sè骏马的传奇英雄,但他仅仅凭借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就缔造了一个商业传奇,就足够说明他的强大气场。

    “跟我说说你刚才做的梦好吗?”

    “嗯。”王学谦开心的笑了起来:“我是做梦回到了家乡,吃着美味的佳肴,相对西方世界来说,东方的美食绝对是世界上最为挑剔的食材和具有艺术天分的厨师才能创造出来的美味。不仅仅是美味,更是艺术的传承。”

    “骗人。”

    “在华夏,除了一些局限在地方的菜sè之外,拥有八大菜系传承。每一个传承,都拥有数百道jīng致的菜肴,同样的食材,却能做出截然不同的菜肴。比方说,大豆能够做成上百种食材,甚至能够做出鸭肉、肉牛的味道,不仅看着像,吃起来也很难分辨。不像是在西方,除了大豆煮香肠之外,只有豆泥了,一点食yù都没有……”

    咕噜噜,珍妮特肚子突然叫起来,三十岁的女人,却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埋着脑袋不肯见人。

    非要等王学谦离开房间,才从被子里探出脑袋,脸sè羞红,却忍不住吞咽口水。

    珍妮特能够保持这么好的身材,是付出了很大的牺牲的。味道肉香,她也会走不动道,口舌生津,偷偷的吞咽口水。就像是和尚一样,已经被肉香勾起了无尽的食yù,却要硬着头皮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而珍妮特的自我催眠的口号是:“我不饿!”

    穿着平常的居家服饰,走到餐厅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珍妮特小口的吃着面包,猛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说:“梦幻谷庄园明天晚上有一个宴会,你跟我一起去吧!届时,全美的名流都会聚集在哪里。”

    “洛克菲勒的梦幻谷庄园?”

    珍妮特随意的点头道:“是啊!”

    这完全是为王学谦着想,不仅能够让他结识社会的名流,还能为罗斯福的选举造势,不仅如此,在生意上也会有很大的帮助,可没想到王学谦却固执的拨楞脑袋一口回绝:“不去!”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