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4章 【民国四公子】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宋子文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大堆,看似真诚以待,但实际上,王学谦压根就不相信,他仅仅是来说报纸上被查封,青帮淡出街头的老派门人,用上‘国党’这条线,来探听他的心思。

    甚至这其中根本就没有青帮的事,反倒是宋子文在街头上听到了风声,捕风捉影的可能居多。

    再说,王学谦几天前就跟黄金荣见过面,谈笑甚欢,要是青帮想要找自己合作?何必舍近求远?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孙大帅在上海的小花园里,开始呆不住了。这位老爷子想要出门溜达一圈,派宋子文来,在清楚不过,是来拉赞助的。

    都是人精一样的人,谁会看不出对方心里的小算盘。

    就在宋子文支支吾吾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位心里有难处了,是开不了口的话。当然,最理想的结局就是,王学谦哭着喊着扑到在孙大帅的西装短裤下,奉上政治险金若干  。

    即便傻子也知道,这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买卖。

    连内外交困,政权岌岌可危的苏联,在想要获得民国邦交上,第一个选择的是北洋政府中的实权派。比方说掌握了数十万雄兵的吴佩孚,就是苏联人最看好的一位。

    反而寓居在上海租界的孙中山是苏联人最不看好的一位,从哪方面看,都是毫无前途的政治落魄户。

    就这么一个在野党,‘失心疯’般想要招揽王学谦,还想借此获得‘浙商’的看重,别看‘浙商’人数不多,可拿出去一个个都是拥有外交豁免权,在某一领域处于统治地位的灵魂人物。王学谦向来不是一个一脸正气,思想高尚的人,他就不相信。孙中山不是因为看到卢永祥在浙江的统治不稳定,想要借此机会给自己的‘国党’争取一片天空。

    作为王学谦来说,他断然是不会答应的。这不是他故意黑孙中山,实际上,这位拥有千万拥趸的在野党政治领袖,还没有搞清楚,他的革命,是想要什么样的革命。

    政治纲领模糊,组织松散,周围的人也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

    即便王学谦想要投身政治。或者对一方势力扶持,这个对象也绝对不是‘国党’。在他的眼中,‘国党’就像是一个破落的丐帮,什么副帮主、传功长老、执法长老……一大堆,但真正做事的人,却没有几个。

    胡汉民、汪兆铭绿豆般放光的小眼珠子,一个个都盯着少帮主的位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国党’家大业大阔气的很,可实际上。常年靠化缘过日子。

    即便王学谦有心加入‘国党’,能给他什么位子?王学谦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一个道理,他万一真要被宋子文拉进‘国党’。一。不是作为政治新星培养;二,不可能获得‘国党’元老们的认同;三,只能成为肥羊宰。

    上赶着当冤大头?王学谦还没疯。

    虽然宋子文的到来,让他心中多少有些不悦。到底是一家人,虽然孙宋两家人的关系,不尴不尬的。但还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他一个外人,估计多半是没戏的。

    好在,刚才王学谦接到的那个电话,让他心头一暖。电话是黄金荣打来的,没有大事,就是给他通一个气,段祺瑞的大公子来上海了,半个小时之前,从十六铺码头下船,去了公共租界。

    黄金荣是包打听出身,对街面上的事上心的话,根本就瞒不住他。当然,他给王学谦通电话的意思再简单不过,拉近关系。黄金荣私下感觉王学谦这人可交,不贪,做人有底线,也有实力,尤为关键的是年轻,将来不可限量。此举,无异于给王学谦买好来了。

    不知道何时,窗外又开始下雨了。

    王学谦站在窗前,心说:“这段公子,王某可是在上海等了你半个月了。”

    其实段宏业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天津上了英国轮船,约克城号的那一刻,黄金荣就在他的公馆里拿到了英国轮船公司里流传出来的旅客名单。虽然黄金荣不明白,王学谦呆在上海不走的原因,但他总感觉,应该跟京城有关系,所以格外主意几个重量级人物的动向。

    而段宏业,作为皖系领袖段祺瑞的大公子,从天津坐船,目的地竟然是上海,顿时引起黄金荣的警觉,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学谦。正是他老谋深算的地方,更能显出他的良苦用心。

    黄金荣的心思并没有白费,显然王学谦待在上海,没有尽快回浙江,正是在等皖系派人过来,商谈浙江的事,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成了背负‘浙商’利益的关键人物。

    接下来,在段宏业见面之前,估计他要接到几个在上海滩的长辈的邀请了。

    反倒是段宏业,对老爹派他来上海有点不情不愿,不过他也知道,父亲是用心良苦。直皖战争,一触即发,要是最后皖系败了,段家人甚至躲到了租界,都别想安宁。反倒是上海滩,华洋混杂,一旦有所不测,段宏业还能担负起为老段家开枝散叶的重任。

    夏天的雨,来的急,去的也快  。刚才还是哗啦啦的一片水汽笼罩,才不到半个小时,雨点子就变小了。

    “九叔,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段宏业撩开窗帘的缝隙,不满的看了一眼窗外,心中有些不定。

    反倒是时刻不理他左右的壮汉,金铭九咧开大嘴放心的一笑道:“公子,你就别担心了,这里是租界,没人敢在英国人的眼皮子底下犯事。至于你的行程,估计从天津码头,就有人知道了。”

    “这个卢筱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害的爷们这种鬼天气还要走一遭。”段宏业气呼呼的说了一句。

    心神不定的坐在靠墙角的单人沙发上,总觉得他的一举一动正被人窥视着,让他根本就无法静下心来,缓解旅途的劳累。

    “不行,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怪憋屈的,给何公馆打电话,找卢筱嘉。爷们是为他的破事来的上海,他不能不管不顾。”段宏业气呼呼的指使道。

    保镖金铭九,是段祺瑞身边的老人,武艺非凡。面对段公子,他也不敢反驳,只好拿起电话,给在龙华的何公馆打电话。

    在外惹的是非多了,自然仇人也多了起来。段宏业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嗅觉,似乎能够预知危险似的,虽然不知道是否准确。但多少年了,段宏业自认没有在外吃过大亏。

    全凭他的这种感觉,不管别人信不信,总之段宏业是非常迷信自己这一套。

    自从段祺瑞上台之后,从南方开始流传着新一代的民国四公子的说法,而老一代的四公子,如‘帝子’袁克定、清皇室溥侗等人从四公子的名单中被请了出去。

    当然,要成为民国名头最响亮的四位公子,家世自然没的说。

    其实民国四公子的出现,一开始就有两个极端,一方面是满腹经纶的才子,加上显赫家世;另外一种就像是段宏业、卢筱嘉这样的军阀之子,性格嚣张,好惹事。

    对普通人来说,民国四公子,跟花魁娘子没什么区别,都是茶余饭后的噱头。可这一届的民国四公子显然让人嗅出了一点不同的味道,四个人中,竟然有三个是军阀之子,段祺瑞之子,张作霖之子,卢永祥之子。

    卢永祥的地位最低,理应成为垫底的小兄弟。

    反而这个当小兄弟的最不消停,整个是一祸害,段宏业虽说荒唐事也没少做,但是段祺瑞教子有方,总不敢出格太多。稍微有些不好听的漏进段祺瑞的耳朵里,总少不了一顿马鞭,下手极重。打个比方吧,打牲口怎么打,段祺瑞就怎么下手。

    反倒是卢永祥手段较温和,打儿子绝不借用器具,拳脚下见真功夫。

    金铭九脸色有点不悦,捂着话筒对段宏业说道:“公子,卢筱嘉欺人太甚,说什么也不能来接您。我们是否……”

    按理说,段宏业应该摆出大公子的气度来,意气奋发的叫嚷道:“这个混球,不理他。我们直接去。”

    可让人意外的是,段宏业却想都没想,让金铭九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要车。路上段宏业还才嘲笑卢筱嘉,竟然真的吓破胆子,连租界都不敢踏入一步?

    可他绝对想不到,此时的卢筱嘉正捂着脸,眼神呆滞的看着父亲手下的头号幕僚陆瀚,竟然进门后,二话不说就走到他的面前,甩开臂膀,抡圆了就这他的脸上盖了一个巴掌印。

    看着卢永祥大儿子,眼神中露出狼崽子一般的恶毒目光,身为卢永祥的顶级幕僚,陆瀚心中也不仅颤栗。没办法,这是卢永祥的死命令,还有监视的看着呢?

    陆瀚忙从兜里摸出一张信笺,递给卢筱嘉,面色古井无波:“大公子,看完了你就明白了。”

    字是卢永祥的亲笔,铁画银钩,除了有点废纸,看上去还满精神的。

    上面就写了九个字,‘下手重一点,打死勿论’!

    看到这张纸条,卢筱嘉只能哀叹:“我的命好苦!”(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