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0章 【说好了,这你自找的?】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哈哈……你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王学谦愣住了,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刺耳,什么叫当局者迷?这破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子不言父过,但遇到这么奇葩的老爸,也不是他想要的啊!

    孙中山得意的扬气眉毛,烟斗嘬的吱吱作响,手指扣着硬木沙发的扶手,嘟嘟嘟的声音,好不聒噪。可王学谦皱着眉头,想来,孙中山是不会无的放矢,跟他开这种玩笑的。

    “我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原因在你身上。”孙中山提醒道。

    “原因在我身上?”王学谦重复了一遍,脑子迷雾一片,却似乎有一点光亮,刺透迷雾重重,光芒一下子普照大地。困惑自己的难题,顷刻间被人开解,可王学谦看着一脸得意的孙中山,却不知该如何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

    因为他也知道,这是孙中山‘猜’的,万变不离其宗,虽说可能性极大,但他还是不敢肯定百分百有效。

    说来也可笑,王家的困境竟然在他身上。

    自从王学谦离家十年,杳无音讯,作为两代独子,王鸿荣顿觉压力,总不能看着王家的产业,最后落入家族的旁系手中不成?估计王学谦的老爹养外室,少不得当妻子的也知道,原本以为这个秘密能够隐藏下去,但没想到,突然接到了王学谦的消息  。

    加上心虚之下,王鸿荣想要两头都保住,但胆子又不大,只能躲在杭州城。

    要真是这个结局,王学谦真想破口大骂!

    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却眼巴巴的将他从美国拽了回来,哥们现如今,一分钟上百美元的收益。都是一块块金光闪闪的金币啊!

    再说,这事是能他搀和的吗?

    想来想去,王学谦越想越郁闷,一口喝了面前的凉茶,站起身,黑着脸,摆明了准备告辞离开。可没想到孙中山却拉住了王学谦,反守为攻,像是不准备放过王学谦的样子。

    “孙先生,小子现在心乱如麻。已无谈性,还望先生勿怪!”

    王学谦勉强咧开嘴,笑的颇有牵强之意,但去意坚定。可孙中山是一个谈性很浓的人,和年轻人聊天是他人生一大乐趣之一,往往能够从青年人这种获得不少灵感。

    强拉着王学谦坐下:“早在去年,子文就对你赞不绝口。说你在政治上的才能,足可为良臣,我也不是拉拢你。非要你加入党派之中,而是有一些疑虑想要问一下。”

    “疑虑?”王学谦不解,勉强坐下道:“就怕小子孤弱寡闻,让您失望。”

    “畅所欲言就可。”

    “恐怕多说了。孙先生不喜听。”

    “我这个人毛病不少,就是喜欢听真话。”

    孙中山其实也挺郁闷的,对于名望他确实不缺少,早年反清积攒下来的威望。这辈子都够用了。可让他奇怪的是,从同盟会开始,十几年了。‘国党’真正能用的人才寥寥无几,甚至有些人才投靠‘国党’不过是为了获得一张去军阀哪里混饭吃的通行证,说起来委实可笑。

    “同盟会为青年是表率,先革命之先驱,可如今的形势,却让人堪忧,不知是否在那些地方做的不足,才显得颓败不堪?”

    孙中山皱着眉头说道,说白了,同盟会之后的实力一再萎缩,有北方军政大佬的打压,也有孙中山自己的一意孤行,造成同盟会内部的分裂,即便是成了‘国党’之后,很多同盟会会员,根本就不知道有‘国党’这个说法。组织松散,可见一斑。

    加上同盟会之中不少人野心勃勃,却毫无才能,只想着混一出身,给方势力对同盟会都不会有太好的脸色。除了南方军阀会利用孙中山的一点威望,用来对抗北洋军阀想要武力统一全国的想法之外,全然无用。

    这种危机前两年或许还不显著,毕竟,同盟会是革命党,这是神州大地都获得了共识的。

    但自从去年,巴黎和会中,英法两国直接将德国在远东的利益,转让给日本,从而让民国收复山东军港的希望落空。京城爆发了五四运动,以青年学生为主聚集在街头,示威、反抗、演讲……

    一系列的运动之下,青年人的良知都被呼唤了起来。

    但是作为民国境内最大的先进政党,‘国党’在‘五四运动’之中,毫无建树。反而因为俄国十月革命而崛起的gcd和以学生教授等为主要成员的青年党,发展迅速,大有盖过同盟会的趋势。

    说起来,惭愧不已,同盟会中,早些年的章太炎等人因为被孙中山故意打压,愤而离去,在两湖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宋教仁被刺杀,使得‘国党’的影响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打击。要不是有孙中山的威望支撑,这个举起推翻满清大旗的革命政党,就要分崩离析了。

    再次坐下的时候,王学谦还有些心神不定,自然也没什么好话可说,沉吟了一阵之后,才开口:“一个政党,没有一句响亮的口号,哦,对了,更确切的说,你们称之为‘主义’。下午,我就保罗谈论过这些,早年同盟会主张推翻满清腐朽王朝,建立国家主权完整……

    孙中山眼前一亮,王学谦的开场白,说的还算冠冕堂皇,没有敷衍他的意思。

    可刚听出点兴致来,却听王学谦语气一转:“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建立合众政府’这句话,听起来冠冕堂皇,其实是不懂政治之人的狂妄之词  。”

    “你……”孙中山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这句口号,可是他一宿一宿没睡,琢磨出来的,没想到在王学谦的口中尽然变成了毫无政治智慧的二杆子的狂妄之词,这让他情何以堪?“当时列强分裂我中华,昭然若揭,满清苟延残喘,对内镇压剥削,对列强却虚意奉承,我错在哪里?”

    王学谦眼神一凝,掷地有声道:“错在了根上了。”

    “小子狂妄。”

    “我就问一句,满清是‘鞑虏’,可‘鞑虏’是否就指满清?”

    王学谦朗声道,可不管孙中山涨的脸红脖子粗,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反倒冷笑道:“可笑当年同盟会人才济济,就没有发现这一致命错误。中原农耕文明和草原游牧民族之间,征战千年,早就是有了大融合之势。满清的腐朽,最多也只是满族贵族的错误,难道蒙、回、藏等民族都是同盟会驱逐的目标。要知道,全国之地,满汉回蒙藏,汉族所占土地不过是中华之一半,一旦这个混蛋主张,成为民国建国的首要政策,那么中华是否要一分为二。满清卖国,上百年时间,才不过卖国不到十分之一的国土,而同盟会却好,一下子拿出一半来送人,汉奸就是这么当的。”

    “更何况,按照同盟会的说法,即便《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瑷珲条约》等跟列强签订的条约中,牵涉的割让国土,都是同盟会所称的‘鞑虏’的聚集地,满清不过是买他们的祖产,跟你一个汉人有什么关系?”王学谦语气咄咄逼人道。

    孙中山一阵气弱,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

    “我中华有志青年,怎么可以被这种糊涂主义所蒙蔽?多少有志青年的热血,就稀里糊涂的白流了。”

    孙中山气的喉咙都呼噜噜的作响,可就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混蛋主义,正是他孙某人所提倡的,当初,他提出这个口号的时候,可是受到同盟会上下的欢呼雀跃。其对同盟会员的影响力,不下于福音书中,神开口的一第句话:“起初天地混沌一片,神说,要有光……”对教徒的影响,是黑夜里的指路明灯。

    可事实上,即便满清政府被推翻,同盟会上下也饱受排挤,在政府中难有作为。要不是南北议和分歧很大,南方各省也不会讲同盟会当成旗帜一样,举起来是革命,丢下去是抹布。

    再说了,要是孙中山真的拥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就不会看不出这些。

    缓解南北矛盾,促成统一才是关键。反倒是在南方一门心思反袁,实际上在王学谦看来,就是一群在野党人,不甘心被排挤,破罐子破摔。

    孙中山气得双眼通红,可想到当年为了推翻满清,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同盟会更是多次受到巨大的损失……

    难道这些人的血,真的白流了吗?

    一时间,干涩的眼眶里,顿时湿润了起来,怔怔的看着意气风发的王学谦,嘴角苦涩的不知如何反驳?

    王学谦反倒是双目通明,目光深邃的盯着孙中山,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我说错了没有?”

    孙中山顿时气的双手用力捏成拳头,不过动手是不会的,但是他知道,如果想要争论,估计要输到姥姥家,气呼呼的站起来,双肩前倾,看样子是要打架,可临了却从齿缝中吐出一句话:“茶水喝多了,我去去就来。”

    “还来?”

    王学谦刚才就图一时痛快了,可心里是痛快了,但是惊醒过来之后,后背却有些发凉。

    这里可是孙宅,孙中山的地盘,真要是惹怒了这位同盟会领袖,说不得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可一转眼,却发现孙中山气的瞪眼吹胡子的,竟然说了一句要‘循’。

    不仅如此,摆明了还要回来,这算是什么事?自己可不是来‘踢馆’的啊!(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