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8章 【生拉硬拽】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空气中带着越来越浓的暑气。

    还是清晨,树叶就无精打采的耷拉着,没有风,要不是知了实在惹人烦的叫唤,放眼看去,就像是一张被凝固的画作一样,毫无生气。树上的知了可得意了,天刚亮,就开始欢腾起来。

    对于穷人来说,天热有天热的好处,在贫民聚集的地方,街头巷尾中间,到处都是赤膊,穿着松松垮垮的短裤,趴在街头哄闹的小孩子。要是男人的话,上身不穿衣服的也很多,热了,用肩膀上的毛巾,拧一把凉水,往身上擦洗一把,立刻就凉爽不少。

    而对于富人来说,除非去避暑胜地,比如青岛、庐山等地,呆在上海,这天气确实难捱。

    和华界不同,租界里管事的人很多,红头阿三,安南人,巡警,洋人……

    总之,衣衫褴褛的行人是要受到处罚,倒是允许赤脚,所以很多卖报的小孩子,都一个个穿着发酸的衣服,打着赤脚在早晨的街头,希望靠卖报所得的钱,换来一天的食物。

    夏天的早晨,五点钟的时候,街面上就热闹了起来,等到**点钟,太阳一出来,街头就要空荡很多  。

    在一条小弄堂里,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感觉意犹未尽,但是初来上海,生活不易能省就省,陈布雷拿起放在路边摊上的帽子,将两个铜元放在碗边,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匆匆离开。他看上去有些黑,脸也消瘦的深深的陷了下去,不过一双明亮的眸子,出奇的清澈,唯一让人不解的是,眼神中却流露出一种难以表述的忧伤。

    29岁,相依五年的妻子。留下一双儿女,撒手人寰。

    面对亡妻的坟茔,陈布雷恨不得死的是自己,巨大的悲伤,让他几乎在那一段日子里,精神恍惚,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几个月前,看着在床上哇哇大哭的女儿,忽然间,就像是着了魔。把女儿当成了生死仇人一般,被他从楼上摔下去,好在孩子在襁褓中,挂在窗台下的雨篷上,没有受伤。为此,他内疚了很久。

    但是一切都于事无补,人死、灯灭。

    亡妻已成过去,伤痛过后的茫然,才想到一家人嗷嗷待哺。老的老,小的小,都是需要他心的时候。而此时他才想到,家里为了办丧事。已经将所有的积蓄和现款都贴补了进去,还借了一些钱。

    在明清,就是民国,厚葬的习俗非常普遍。就说是一副寿材。好一点的也要几百块。加上做法事,勘墓,送葬。少了一千块,很难办的像样一些,体面一点。还是小康之家的花费,富贵人家,数十万的开销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离开家乡,陈布雷想起来,自己或许可以去报馆寻找一些机会。

    十里洋场,让这个失意人慌乱不知所措,人头攒动的码头上,他发现自己很渺小,安顿好住处之后,他先不急找工作。而是忙着拜访家乡的几个乡绅,有过在《四明日报》当记者的经历,一来二去的就被介绍到了虞洽卿那里。

    不过,虞洽卿不在上海办报纸,身边不需要文人。

    反倒是让陈布雷非常尴尬,百无一用是书生,当他失落的离开虞公馆的那一刻,似乎根本就想象不到,一个巨大的机遇正在等待着他。

    当他低头看着纸条上的地址,走过城市的繁华,来到了位于西摩路上的高档别墅区。这里的房子都是隐藏在绿影环绕之中,像是把城市的喧嚣隔绝在高大的围墙之外似的,安静,却不是方便。

    能住在这等豪宅中的人家,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拥有显赫的身世。

    站在门口,陈布雷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心里有些退缩,暗想:“要不,去商务应书馆当末流的编辑算了,也能养活自己。”

    “陈布雷,你想要逃到什么时候?”

    “有钱人都是势力的,就像是自己去虞公馆,接待他的不过是一个管家。”

    “可在上海滩,真要是虞洽卿介绍的工作,别人不用他倒罢了,但要是自己不去,肯定要得罪人。”

    ……

    陈布雷在王公馆的大门口犹豫的兜着圈子,头上戴着一顶藤皮编织的凉帽,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的,看上去很可疑。

    正当他要鼓起勇气,按响门铃的时候,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拦住了他的去处,脸色不善的盯着他看,这让陈布雷非常气愤,但是敢怒不敢言,躲闪的眼神也不敢看人。

    “小子,盯着你已经很久了,这周围的人家是你这小子动脑筋的地方吗?”

    陈布雷一开始还有些不解,随即明白过来了,原来是街头的暗探,把他当成了踩点的小偷了。说不上来的羞愧和愤怒,顿时让他气的脸色苍白,攥紧拳头,死命咬着牙,心说:“如果两个暗探再胆敢侮辱他,今天就跟人拼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文人一怒,哭爹喊娘。

    陈布雷也知道,自己多半到最后也是不敢动手的,不过这份气,确实不好受  。于是一扫唯诺的性格,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振,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寒气逼人:“我是虞老板介绍,来这家登门拜访的。”

    “虞老板?那个虞老板?”

    “虞洽卿,虞老板。”

    在上海滩的街头,虞洽卿的名头非常好用,很少有不知道的,尤其像是巡捕房,暗探,街头的混混,都对社会上的头面人物知之甚详,深怕不知不觉之间得罪了这些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两个暗探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阵,正当陈布雷被看的浑身发毛,脑门发紧的时候,其中一个暗探鄙夷的从齿缝里冒出一个音符:“嗤……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穷亲戚!”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两个平日里在陈布雷的笔下是浑浑噩噩之辈,如同行尸走肉般,走狗一样卑贱的人的注视下,陈布雷屈辱的内心如同刀绞一般。用力的按住了王公馆门口的电铃。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发抖,并非是激动,也非紧张,而是屈辱。

    就像是一朵在地狱里盛开的魔花,顷刻间,填满了他的内心。那一刻,他甚至想要向天狂吼,纾解心头的苦闷。还在终于有人来开门了,陈布雷这才把视线放在了向门口走来的伍德。

    “洋人……”

    “嘿嘿。真的是洋人。我看这小子长相不俗,原来是个洋人的种?”

    ……

    背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奚落声,让刚刚因为惊讶而压下心头的屈辱再一次萌发出来。好在伍德脸上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微笑,也只有英国人才会这么笑,不可爱,但还说不上讨厌。倒是让陈布雷胸口的怒气有点无处发泄。

    “陈先生?”伍德的中文口语虽然与日俱进,但还是带着浓重的西语的痕迹。

    打定了注意,绝不在这家人干,心里头才好受了一些。迎上伍德的眼神的那一刻。陈布雷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收敛了激荡的内心,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是的,先生。”

    不过陈布雷用的是英语回答。这下伍德反而开心了。

    不久之前,王学谦不停的将身边的洋人送回黑水公司,在公馆内,只剩下了伍德一个英国人。可以说,他除了每天跟在小玲玉后头,像个老管家一样的嚷嚷要淑女。要端庄之外,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跟他说得上话了。遇到一个能讲一口标准英语的小伙子,伍德自然谈性很浓。

    进入院子,穿过回廊,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偌大的花园中,鸟语花香,宛如世外桃源。这些花草都是花大价钱移植过来的,能否成活还是未知数,但好在大部分还不见枯萎。

    耳畔传来圣桑《动物狂欢节》那种悠远意境的弦乐声,陈布雷这才看到,在一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正在转动的留声机。

    一大一小两个人,穿着白色的薄棉练功服,正在晨练。

    两人边上一个大汉,崛起老大的嘴巴,生气的盯着两人的后背,心头的不忿,倒是跟陈布雷此时此刻的心情有些相像。原来,王学谦才几天时间就把杜心武传授的《武当养生功》篡改的乱七八糟,怎么喜欢怎么练,这让吃不到葡萄的钟文豹,气得牙痒痒。

    可是没办法,这套功法是武当内功的基础,没有口诀,光有招式,练了也是瞎练。有了口诀,招式不对,反而能锻炼身体,对身体也全无影响,但是培育内家功夫的内气是不成的。

    这也是王学谦毫无顾忌的原因。

    当然,钟文豹生气的理由更充分,原本他还能在边上偷师学艺,即便没有口诀,学全了招式也是好的。但现如今,王学谦却把他唯一的指望都给祸害没了。

    钟文豹偷看了一眼频频点头,似乎非常满意的杜心武,打小报告道:“杜师傅,您看,先生把您传授的功夫都胡乱篡改成这样,您老也不说说?”

    反倒是杜心武脸上带着笑,一出口,差点没把钟文豹气个半死:“这样也挺好  。”

    其实杜心武根本就不关心王学谦会不会重视练武,他关心的是王学谦的身体,对于像王学谦这样的年纪的人来说,早睡早起,平时多锻炼,就能有一个不错的体质。

    练功就毫无必要,再说了,如果王学谦沉迷于武学,反倒是杜心武要着急了。在他看来,王学谦是一个变数,可能是民国未来的变数,也是杜心武的一个变数。至于武功?王五是能打,但还是救不了光绪皇帝。

    两人一问一答的话,都听在了陈布雷的耳中,感觉周围的人都是怪怪的,他也没在意,反倒是内心给这家人下了一个定义:一群怪人。

    等到王学谦站直之后,双手缓缓收功,额头也是汗涔涔的。

    好在天气热,并非运动量太大,洗过一把脸。这才把视线放在陈布雷的身上,看上去病怏怏的,脸色不太好,说起来这种状态王学谦是很有体会,亚健康。身上没毛病,但是整个人就是打不起精神来。

    “先生,这位是虞先生介绍来的陈先生。”伍德来到王学谦的面前,介绍道。

    “陈布雷?”

    陈布雷愣住了,布雷是他的笔名,平时很少有人这么称呼他。记得当年在《天铎报》的时候,主编喜欢这么称呼他,但是平时都是叫他的名字,陈训恩。

    虽然怔了怔,陈布雷还是握住了王学谦笑着伸过来的手,感觉对方的手很有力:“布雷不过是笔名,我……”

    陈布雷刚想解释,没想到王学谦却霸道的说道:“我觉得布雷这两个字很好,布雷苍穹,警醒世人。这个喻意很不错。就用这个名字。哦,对了,王学谦余姚人,和你是老乡!”

    王学谦跳脱的眨了眨左眼,笑道:“老乡见老乡,连眼泪汪汪,我就不抱着你哭一鼻子了。来了我这里,就当成家里好了,缺什么跟伍德说,他会给你办好。”

    “对了,你的英文怎么样?”

    “会开车吗?”

    ……

    陈布雷如同木偶一般的,跟着王学谦的思维,东拉西扯的,根本就没有他插口的机会。其实,刚才他是准备措辞委婉的拒绝王学谦的聘用,虽然王学谦也表示过要用他。在来之前,他其实获得了商务应书馆的邀请,担任编辑。

    在商务应书馆,排资论辈,薪酬也分三六九等。

    最高等的,月薪250大洋,要留学欧美的博士毕业,担任过国内大学教授,没有在国内大学当过教授的,200大洋一月。在美国大学应聘上教授的,商务应书馆也知道留不住人,根本就定这个规定,不过真要是应聘的话,500大洋也说不准;二等的日本东京帝国大学,也需要国内大学任教经历,每月的薪酬也有150大洋;三等……

    到了陈布雷这个份上,已经是末等的薪酬,每月50大洋。

    这份工资,加上需要养育五个子女,绝对是不够的。所以他还在犹豫。来王学谦这里,一来是听了虞公馆的管家说,这家给的工资高;二来,还是心想,都是宁波老乡,不会坑自己这个失意人吧?

    “先吃饭,吃完再说。”

    生拉硬拽的把陈布雷拉倒了饭桌上,这时陈布雷才想起来,他已经吃过早饭了。连忙解释道:“王先生,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真的吗?”

    在王学谦咄咄逼人的眼神下,陈布雷没来由的紧张,慌道:“真的。”

    可就在这时,陈布雷的肚子不争气的又响了起来,早上起得早,就喝了一碗豆浆,一根油条,还没吃饱。走了一个多钟头,早就是饥肠辘辘了,这会功夫,正是饿的时候。嘴上说吃过了,肚子却没来由的不争气,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羞愧,闹了个大红脸。(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