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3章 【仙霞关易手】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货轮远没有客轮来的舒服,其实这个时期的轮船上,乘客根本无法享受到舒适的感觉。

    尤其是远洋轮船,邮轮。

    很少能够像在大西洋航线上,有那么多豪华客轮的出现。

    像是奥林匹克号、不列颠尼克号、皇后玛丽号这样的超级豪华邮轮,船上甚至拥有教堂和歌剧院,网球场这样的设施。

    但在其他航线上,长途旅行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考验人忍耐力的磨难。尤其是航线在赤道附近的,更是让人无法忍受。狭小的空间内,至少要安排6至8个乘客,三等舱是不能洗澡的。到处弥漫着酸臭的汗味,要是有人汗脚,那么就简直要了老命了。

    男人还好一点,比如在印度洋上的航线,有时候天公作美,下一场阵雨什么的,能够缓解一下身上的汗味。但万一,雨来的快,散的也快,站在甲板上的一群大男人刚刚抹好肥皂,还没等洗呢?云散了,雨停了,也只能对老天干瞪眼了。

    所以,乘坐长途轮船的乘客在下船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下船洗澡。

    相比客轮,货轮上的房间本来就有限。

    加上船员常年在海上,别指望他们把房间打扫的像大饭店一样,要是能够用花露水压制住房间内让人作呕的异味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更不要提什么其他要求了。

    而狭小的空间,也是让身材高大的人感觉非常压抑  。

    就像是钟文豹没事的时候,在整天在甲板上晃荡,就是不想去房间里窝着。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住在这么憋屈的地方,感觉自己像只虫子。

    好在短暂的旅途终于快要借宿了,经过了近两天的航行,已经能够看到甬江的入口处的三角洲。要不了多久,等领航船过来之后。就能进港了。

    钟文豹趴在船舷边上的铁栏杆上,瞪眼看着原来越近的港口。

    而这时候,王学谦也站在了船甲板上,鼻尖飘荡咸湿气味的海风。看着才几个月不见,规模已经大了不少的港口。看来这几个月,老港口已经开始扩建了。

    原本的货场也已经被拆除了,预留的空地上,有一栋楼房正在建造之中,其外形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海鸥。

    随着驳船牵引,距离码头越来越近,码头上人头攒动的场景,让人暗暗吃惊。宁波的港口在浙江来说都不算大,怎么会聚集这么多人?

    反倒是钟文豹看着黑压压的脑袋。笑了:“都快赶上上海了,怪不得先生说,宁波的潜力无穷。”

    戴笠在边上吱声道:“别瞎说。”

    钟文豹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王学谦,对戴笠咧嘴一笑,鄙夷的眼神中透着不屑:“我说。你一个密探头子,别整天弄得和这个世界都有仇似的。你没看到这码头上热闹的,上海的十六铺码头也比不上了吗?”

    戴笠心中哀叹一声,或许这才是他当上了密探头子,而钟文豹始终只能当保镖头子的原因了吧?

    “你就没看到什么不一样的情况吗?”

    钟文豹瞪着眼珠子,居高临下的看着码头上的人群,乌泱泱的几乎看不到头:“这难道还不比上海码头的人还多?”

    “和你这种浑人就是说不清楚。”

    “你个阴人说什么呢?”

    这时候王学谦过来了。打断了两人的争执,一副准备下船模样的王学谦,将帽子已经摘下来了,钟文豹顺势拿在手里,结过文明棍,这才吃惊的看着王学谦:“先生。快要下船了。”

    没想到王学谦却摇头道:“等一会儿下船,戴笠,马上和码头上取得联系,戒严港口,任何人有试图冲卡采用战事条令。”

    什么是战事条令。就是一切以服务战争为先决条件。一旦发现骚乱,就镇压的方式。

    这不过是一句好听一点的话,但王学谦的语气中,却带着一种烦躁。肯定出事了,而这种状况让他有些警觉。

    当军队抵达港口,试图将人群疏散开的时候,港口上的人瞬间慌乱了起来。要不是带队的军官鸣枪示警,整个港口将要彻底陷入混乱之中。人群在惊慌失措之中,慌乱了一阵,很快就如同潮水一样散开。

    王学谦看到码头上,有几个在慌乱中走失的小孩子,孤零零的坐在箩筐里,哇哇大哭,心情也是跌落谷底。

    “鹤孙,你怎么也来了。”

    王学谦发现温应星穿着军装,虽然没有表现出慌乱,但鼻尖也隐隐有些汗珠凝结。显然他是刚刚赶来的,但应该不在军营中,而是在宁波城里,不然来的不会这么快。

    温应星也是心急如焚,他也没有料到,失态会变得如此严重。

    港口,火车站都已经是拥作一团,现场的次序已经混乱不堪。

    宁波的火车站早就有,但只是短途火车,只能去绍兴,不过曹娥江。而离开宁波,最方便的途径就是坐船离开。要是一个明眼人,看到港口刚才的额场景,就能料到,这些人并不是正常的旅客,而是逃难的。

    温应星颇为自责的说:“仙霞关在今天早上失守了,已经被李厚基的部队控制了。而第三师周凤岐却派来副官,宣布战争无法避免,而他要接管我们的守备旅  。现在来人正在市政府和朱葆三市长提条件。”

    周凤岐还敢来要守备旅的指挥权,这是打着不动一兵一卒,就吞并一个旅的想法。

    王学谦当场就像说,把人赶出去。不过他想了想,还是下了另外一个命令:“把人稳住。”

    看着温应星,王学谦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对这次困境失去了信心:“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中午的时候就已经传了出去,但是我敢用名誉保证,肯定不是军队传播出去的。”温应星朗声道,说这话的时候,他当然是有了充分的准备。

    当然要是碰上一个自以为是的上司,很容易怀疑温应星是否是故意推卸责任的做法。互相扯皮,最后不了了之。而汽车行驶在宁波城内,原本热闹非凡的城市,虽然街面上人没有少多少。但大部分的人脸上都有种莫名的担忧。

    戴笠想要冷笑几句,可一方面他被钟文豹拥的贴在车门上,只能奋力的用足力气顶住钟文豹不断扭动的屁股,占领本该属于他的座位。

    不过戴笠感觉这是一个邀功的时候,还是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这种消息只有军队是第一时间知道,难道还有其他人泄露不成?”

    温应星并没有像戴笠想象的那样勃然大怒,也没有反驳,只是淡然一笑道:“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超过5个人,我、参谋长、市长、王公还有议长,你觉得我们谁有做叛徒的潜质?”

    温应星说出来的几个人,都是宁波城内最有权势的几个人,要是真是他们出卖消息,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而蒋方震、朱葆三、王鸿荣,这样的人,会看得上李厚基给出的条件?

    不过王学谦想的更多一些,宁波开始全面建设才几个月,人员驳杂。但真要是传播消息,渠道肯定不能是外来者,一定在本地有点影响力,或者是以前有些影响力的人,对街面很熟悉……

    自从警察厅长夏超,横插一脚之后,给王学谦敲响了一个警钟。沉默之后,王学谦问道:“宁波的警察局是否在最近有高级警官被撤职?”

    王学谦这么一说,温应星和戴笠都想起来了,还真发生过一件事,当时在宁波城还满轰动的。

    警察局长贩卖烟土,被人赃俱获,差不多都有六百担烟土,价值几十万。

    因为警察局长是朱葆三的人,当时王鸿荣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把这件事情瞒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报社的人知道了,弄得沸沸扬扬。当然事情一闹,警察局长的位置是保不住了,而朱葆三也非常生气,只是看在往日情面,没有把人抓起来。

    “雨农,查查这个人底细,如果真是他,在部队出征之前就在广场枪毙。以示效尤。”

    王学谦也是怒了,但现在人心浮动,做事不能过于温和,只能用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下令道:“在警察局内部清理,事情相关人员,全部清理,只要和这件事情相关,都送他们上邢台。”

    温应星犹豫了一下,提醒道:“子高,会不会太严厉了一些。”

    “倒时候让军队执行,不见血,这次真的很难过去了。”王学谦长叹一声,他可以对夏超毫无办法,那是因为夏超的身份是浙江的警察厅长,也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但是宁波内部的一个警察局长,还胆敢用职权贩卖烟土,事发之后,还怨恨不已,这样的人,留着就是祸害。

    王学谦的决心似乎不能改变了,温应星也是有些不安。宁波城,说白了,真正的主人就是王学谦。如果要是朱葆三和王鸿荣当家,就是有军队,估计也难以度过这次难关。

    不过,温应星还有一件事非常想说,但有担心一旦说出口,会让王学谦不高兴。

    似乎王学谦已经下定决心要打这一仗,但是部队虽然在训练中已经有模有样了,表面上看,武器装备也是一等一的,可大部分士兵都没有打过仗,能上战场吗?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