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4章 【兄弟阋墙】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世界上,军火商人已经够让人糟心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尤其是这个军火商人手上拥有大量的过期炮弹,恰巧他手上还有一个炮兵团。

    唯一让王学谦颇为无奈的是,只有几百吨的物资,却只能送出去一半。看着堆积如山的军火库内,还有大量的炮弹并没有送出去,王学谦颇感无奈。

    普通的大车,一次装车,能送六七百斤的货物已经算是不错了。

    就这样,几百辆大车浩浩荡荡的在新兵团的押运下,赶赴金华。让新兵去打仗或许只能添乱,但是运货,这个真可以有。

    “贤侄,枪炮无眼,能躲就躲,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父亲去了杭州,要是知道你去了战场,我这个当伯伯的都没法交代,要不……”

    王学谦的余光看到边上的蒋方震脸色铁青,估计要不是朱葆三是宁波的最高行政长官,就凭他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祸乱军心的诛心之语,他非要一振军法。

    “放心,伯父,你看我去台州来回不都是好好的吗?”王学谦无奈的想要挣脱朱葆三如同树藤般苍老的双手,可是老头挺用力,他又怕用力过猛,伤了老人。

    朱葆三说起周凤岐就来气,瞪眼鄙夷道:“这个周凤岐,真是痴心妄想,就凭借他的那些破烂还想谋夺我宁波新军?”

    好不容易摆脱了朱葆三的唠叨,其实也不算是唠叨。

    在朱葆三看来,周凤岐完蛋了,宁波的新军就没必要去趟丽水的浑水。李厚基不同于周凤岐,毕竟有一省作为后盾,军队也多。武器也要比周凤岐好得多,哪里容易那么对付。

    生意人讲究以和为贵,能不打,就有的谈。

    谈判才是生意人安身立命的道理。打打杀杀的。费钱不说,关键还要死人。

    除去怕事之外  。蒋方震也明白,宁波商团的人对于治理城市,都是一把好手。才短短几个月,宁波城就越来越繁荣了。街头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往来的客商把原本的镇海码头拥挤的都快下不去脚了。

    不过,他是不清楚,朱葆三、虞洽卿这些人根本就不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他们看中的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利益。这就是做小生意和做大生意的区别。

    另外,上海的公共租界中董事局内也有商团的影子,租界里的华人公董比比皆是。等于说。管理城市他们也不是完全是两眼一抹黑,都是有经验的人。

    连上海的城市管理都不怵,更何况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宁波城呢?

    蒋方震骑在马上,他有些好奇。像王学谦这样的书生,骑在马上也是有模有样的。他军校毕业生,在日本和德国,马术也是军校的课程之一,骑马对他来说自然没有困难。

    而王学谦的骑术显然也不差。这让他颇为好奇。

    “总座,研习过骑术?”蒋方震有话没话的放开缰绳,信马由缰的和王学谦并肩骑行。

    行军之中,自然不可能让马匹长时间的快速骑行,用最省力的步伐,才能保证马匹能够在一天的行军后,通过晚上的休息恢复体力。

    王学谦好奇的看了一眼蒋方震,也没觉得骑术有多么了不起,嘴角浅笑道:“我是跑马场的会员,没事的时候去马场散散心,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消遣。”

    “跑马场会员?”

    蒋方震惊讶的看了一眼王学谦,跑马场的会员,英国人不是口口声声的说,华人不能成为跑马场的会员吗?

    难不成王学谦已经加入了美国籍?

    为什么不是英国国籍呢?

    这很好理解,处处看英国人不顺眼的王学谦,怎么可能加入英国国籍。

    但如果王学谦是外籍人员,那么他又在民国担任官员,将来还可能成为军阀,而蒋方震自己也不仅怀疑,他帮着王学谦是否算是给外国人卖命?

    这是一个立场问题,必须要问问清楚。

    而王学谦似乎也从蒋方震想问又颇为小心的样子,看出了对方心中的想法,哈哈大笑起来:“百里兄,你这是哪一年的规定,国人就不能加入公共租界的马场会员了?”

    蒋方震被看透了心思,也是有些不赫然:“这是?”

    “规则早就改了。现在,只要你拥有一匹血统纯正的纯种马,放在跑马场的马厩饲养,马场就会吸纳你为会员。这个规矩半年前就改了。”王学谦笑着解释:“我的那匹马是蚀日的后代,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安达卢西亚这种西班牙的马种,勇敢却富有人情味。”

    王学谦说起马经,完全是美元铺路,英镑开道,和他不是一个路数。很快,蒋方震又开始迷茫了,王学谦能否带领这支部队走向一个又一个胜利?

    他的经历还真不允许他接触动辄数万美元一匹的赛马级别的纯种马,尤其是在日本,他在军队中认识的只有那些比骡子脾气还要好的驮马,日本的东洋马是蒙古马的后代,向来以脾气暴躁,不服管教出名。日本陆军用这种马作为军马,也是无奈之举。

    个头小,头大,腿短,跑起来就像是一群土匪,毫无美感可言。

    而王学谦说的,完全是马的另外一个世界。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正当他们带领部队往金华赶的时候,在丽水,穿山越岭,历经万难最终出现在李厚基面前的周凤岐,着实把李厚基吓了一跳。

    当兵的一个个衣衫褴褛不说,连师长周凤岐也是一脸的憔悴,身上军装破破烂烂的。这都是在山林里行军,衣服被灌木丛的树枝给刮破了。知道周凤岐竟然在温应星的手上吃了大亏,连李厚基都开始轻视起周凤岐的能力来了  。

    温应星是谁?

    在民**界这没有几个人知道,没有带过兵,没有上过战场。更不要说军人视为生命的战场荣誉,更是无从说起。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把从军二十年经验的周凤岐的一个主力师就一个晚上,打的七零八落的。

    周凤岐即便有再充足的理由。能够让李厚基信服吗?

    其实李厚基这时候已经有了退兵的打算。两路大军齐头并进,或许还有成功的可能。但真要让他独挑大梁。还真的有点难为了李厚基。

    说起来,李厚基最大的本事,并不是指挥打仗。淮军出身的李厚基,当年是巴结了李鸿章。后来又巴结上了段祺瑞。这辈子,出门三句话不离当年李公如何。就是因为这辈子,李厚基都没有可以炫耀的军人资本。只能拿李鸿章当年在美国吃美国小牛肉说事。

    貌似北洋大臣李鸿章这辈子什么事都没干,就陪着他一个身边的侍从,跑纽约去吃了一盘烤牛肉。

    虽然李厚基粗鄙不堪,更谈不上指挥若定的本事,要不是手下的几个师长旅长还算能干。这支军队早就散伙了。

    虽说李厚基没什么本事,整天喜欢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但是唯独有一样,这人好面子。其实好面子在平时也不算什么优点。不过有时候确实能算的上是优点。

    当周凤岐双眼通红,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对着李厚基说:“李督,我愿意率第三师官兵打头阵,打通丽水通道。引大军进入金华。”

    一旦李厚基能够占领金华,那么浙江西南包括衢州、丽水等地,都将控制在他的手下。其实李厚基看中的不是金华,也不是浙江西南,这里大部分都是山区,要比山区,浙江能有福建多吗?李厚基早就看到山都烦了。他想的是去宁绍,杭州,还有湖州和嘉善……

    不过,周凤岐都站出来,要替他打前站了,李厚基的老脸顿时涨的通红,情绪激动起来:“老弟亲自带兵,我李厚基怎么能做出隔岸观火的腌臜事来,我看你部装备不整,等从后勤补充弹药之后再不迟。这首战还是看我八闽子弟的气概。”

    从抽调部队,发起攻击,耗费了不少时间。

    等到丽水火光冲天,枪声大作之后,李厚基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这仗打的声势、气势一点都不缺,看来他的部队对上浙军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不过很快,参与攻击的一个团的闽军,呼啦啦的逃了回来。

    丢下百具尸体,带头的团长更是臊眉耷眼的向李厚基报告:“大帅,这张载阳太不是东西,竟然使诈,害的兄弟们眼看就要冲破城防,攻入城内,无奈之下让多少兄弟饮恨而归……”

    周凤岐毕竟是一师之长,至少能够在李厚基的指挥部里,看到前方的战斗结果。

    心中不免好笑:打仗不用计,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呢?

    李厚基闻听之下大怒,吹胡子瞪眼的气势恢宏,道“张载阳这匹夫,我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不过眼下贼军士气正旺……”

    原本,李厚基说话中气十足,一副要报仇雪恨不死不休的样子,可话说到一半,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差点把准备领取将令的周凤岐一个趔趄,闪了他的熊腰。

    才败了一阵,就要退兵。

    这那里是一省督军的做派,完全是土匪打劫,见对手手下黑,一股脑的撒丫子跑的做派啊!

    周凤岐知道这下他要是不强硬一些,这辈子估计只能在福州终老了。站在嘴唇一个劲的嘟嘟囔囔的李厚基面前,大声道:“大帅,我第三师整装待戈,士气正旺,还请大帅下令,由我部发起攻击。”

    李厚基为难的看着周凤岐,顿时心里有些不满,这人太不识相,尽给他添乱。

    不过他要是拒绝周凤岐,也难办,只好装作感动道:“贤弟辛苦你了。”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