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8章 【调查委员会】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发出最后的吼声!”

    ……

    歌声一开始断断续续的,但很快,这首旋律简单,歌词容易记住的军乐,让所有听到人有种跟着哼唱,甚至引颈高歌的冲动。

    当监狱围墙外的歌声传到了监狱中的那一刻,被监禁了半个多月,已经身心俱疲的爱国青年,虽然心中的报效祖国的念头从来没有减弱。但大部分人都带着一种期待的眼光,等待被叫上自己的号牌。而更多人,神态萎靡,身体都非常虚弱。

    可是当耳畔的歌声响起的时候,宛如被春风唤醒的小草,在忍耐了一个冬季的严寒之后,枯萎焦黄的小草,变成了黄色草梗,软趴趴的粘在地上。

    可是当春风吹拂过大地之后,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悄然窜出新芽。

    虽然小草依然弱小,但强劲的生命力,感染了整个世间万物。

    “不准唱,不准唱!”

    要说在场的人之中,最紧张的莫过于监狱长冯三,当然他也有大名,可是自从他当上了监狱长之后,外界只知道他叫冯三。而忘记了他原本的真名。

    在上司面前,急于表现的冯三,急的满头大汗的。

    就当只有最后几个犯人,等到放走之后,就万事大吉的时候,没想到会节外生枝,闹这么一出。

    能不让他着急吗?

    更让他心慌不已的是,他这个监狱长当的也不稳当  。因为得罪的人太多,一旦他失去了监狱长的这个位置,他非被那些曾经的嘴的人整死不可。

    心慌之余,冯三表情狰狞的伸手摸向腰间,在第一时间。就摸到他的手枪。掏出手枪的那一刻,连哈里斯上尉都吓了一跳。吃惊的看到冯三跳上了一个高台上,手握手枪。气势汹汹的对唱歌的青年叫嚣道:“谁要是再不识抬举,我可不客气了。”

    让他无语的是。敢于在监狱中唱歌的青年,谁都没有搭理冯三。反而歌声在磨合之后,更加的清晰,更加嘹亮。

    正当冯三上串下跳,想要阻止眼前这些不知道好歹,马上要获得自由爱国青年唱对英国人如此不敬的歌曲,尤其是,他的便上还站着一个英国人。还是他上司的时候,这种表现的就变得更加强烈。

    而哈里斯上尉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紧跟着冯三跳上高台,一把抓住了冯三拿枪的手臂,呵斥道:“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

    “长官,他们如此对您不敬,冒犯您,我只不过是想要维护您的权威……”

    哈里斯上尉听到冯三的解释,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但是他还是被冯三的举动吓出了一身冷汗。

    眼下的公共租界。急于化解矛盾。

    对于街面上的游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更何况,唱一首歌也不算违法。

    “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不该管的你不要管。”哈里斯上尉说话冷冰冰的,好在冯三也不过是做给哈里斯上尉看的,要是哈里斯上尉不拦住他,他可真要为难了。

    好在大家心照不宣。

    在释放最后的爱国青年的半个小时中,整个监狱内外,都是嘹亮的歌声。

    而这时候各个报社的记者,也见缝插针的开始了采访。

    只不过当他们要采访王学谦的时候,王学谦说了一句顾维钧听了差点要吐血的话:“不要采访我,我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去采访那些年轻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勇士。”

    顾维钧舔着脸。心说:“是爷们天天耗着英国驻沪总领事杰弥逊爵士,才有了这些爱国青年被释放。到最后。怎么完全成了和他无关的事情。”

    想着有些生气的顾维钧,向王学谦告假道:“子高,我和杰弥逊爵士越好了赔偿的事情,我先走了。”

    “少川兄,这次算我王某欠你的一个人情。以后自当报答。”王学谦抱歉的笑笑。

    顾维钧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王学谦是对燕京官场毫无兴趣,看来他的这个学弟是准备在南方培植他的势力了。

    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的顾维钧,也明白,王学谦的难处。同时,更清楚,只要落下这份人情,将来他绝对不会亏。只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王学谦玩的如此大,会不会让自己深陷其中:“子高,你可要慎重一些,做一个政治家,远比要当官难得多。”

    “放心吧,我分得清轻重。”

    王学谦认真道,站在他的立场,要想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宁波军政府,甚至浙江军政府。想要靠人格魅力几乎不可能了,‘国党’的地位,在短期内对青年学子的吸引力还是无法撼动的。王学谦只是想着在整个民国还不知道该如何救国,强国的时候,多培植一些属于自己的势,等待时局变化时,立于不败之地。

    正如王学谦预料的那样,在第二天,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属于他的新闻。

    很多报纸都通篇重复了他在提篮桥监狱门口的演讲,设置给人一种感觉。

    王学谦已经是一个革命党,或者是‘国党’核心成员。

    这下子,连章炳麟都被惊动了,特地叫来了王学谦,询问道:“你准备走到台前了吗?”

    王学谦认真的点头道:“老师,我发现如果一直躲在幕后,将来的宁波乃至浙江必然会失去我说话的声音  。”

    章炳麟挑眉道:“你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说话管用?才出风头的?”

    虽然连他也不相信,王学谦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

    但不得不说的是,在王学谦说要在浙江说话管用的那一刻,作为老师的章炳麟,心头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仿佛一个学生走上了和他截然不同的道路一样,让他有种痛心疾首的失落。

    “老师,您听我说。”王学谦开口道:“我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发现如今的民国,各地征战不断,各自为政的局很难在短期内解决。想要站在国家层面实现自己的理想,会变得很难。甚至绝无可能。因为,军队控制着政权。但是在浙江或者宁波就不一样了,我可以按照我的设想和蓝图,先将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或者省份完成工业革命。只有这样,辐射周边之后,才能让国力增强。”

    章炳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好吧,你去做吧!”

    刚刚的和章炳麟解释清楚的王学谦,回家连茶水都没喝上一口,却发现顾维钧和卫挺生早就等在他的别墅里,他连松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却见卫挺生嚷嚷道:“子高,出大事了,英国人派遣了一支舰队来调查这次反英事,带头好像是一个印度的一个总督……”

    顾维钧打断道:“子高,英国政府委托印度总督,派遣一个调查组来远东,调查这次反英事件,尤其是针对英国政府的反抗游行。这次来的是当年我在美国时候,英国驻美国大使,里丁伯爵,他是一个犹太人。我估计开战的可能几乎没有,但是里丁伯爵可不好对付。”

    远东舰队?

    调查组?

    王学谦感觉好像是一盆凉水,从头开始浇灌下来,让他浑身有种飕飕发抖的惊悸。他的所有的准备和计划,都是在英国人不开战的前提下,但是英国人突然派遣了一支舰队,从印度洋到太平洋,威慑已经就不用猜想了,唯一让人担忧的是,英国人动用武力的可能性又多大。

    “子高,这份电报是内子的岳家收集的资料,这支舰队已经抵达了新加坡。对于南洋的反英运动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但是让人奇怪的是,里丁在下了远东舰队的主力战舰反击号后,却消失在了新加坡的城中。

    在新加坡港外,除了反击号战列舰庞大的身躯之外,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只不过,让顾维钧紧张不已的是,即便是黄家是南洋首富。也无法洞悉英国人真正的目的,而变数应该出现在英国人下一个目的地,香港。

    确切的说,距离香港并不远的广州。

    如果这支临时组建的舰队,只不过是威慑话,就绝对不会进入珠江。反而会停泊在香港的维多利亚港。但是此时的香港,虽然逐渐繁荣起来,但还是无法脱离小渔村的痕迹。

    尤其是,和香港距离不远的广州城相比,还远远不如。

    香港的整整崛起是在五十年后,而不是二十年代。

    顾维钧带着消息过来的时候,他心里也是一阵心慌,大概也在估计,英国人的舰队已经到了那里了?

    是否已经抵达香港?

    最为一个贸易港口,香港的英国资本和其他资本的份额很重,华商反而多半以南洋的商人为主。加上一部分粤商在香港扎根之后的崛起,整个香港的重要性显然要比广州差很多。

    虽然三场大火,将广州世界六大城市的殊荣已经烧掉了,可是广州还是全世界最繁荣的十个城市之一。

    如果英国人敢于对广州动手,那么对上海武力干涉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很多。

    可万一真是一个单纯的调查小组,或者是委员会,他们现在如此紧张,就有些鹤唳风声了。(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sa.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