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一四章 组团刷怪

文 / 木允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安宁城。

    “高公,您这速度很快啊!”

    杨丰站在山路的高处,望着前方正在建设中的城池说道。

    在他背后就是滇池的碧波,这一带实际上不仅仅一个安宁,滇池周围还有晋宁,望水,也就是昆明,再加上安宁城,一共三城分三个点环绕滇池,安宁的特殊之处在于城内有五口盐井可以产盐。

    这三城都存在了很久。

    这里之前属爨家,西爨,唐朝称之为白蛮,但爨家实际上却是晋末乱世中闭境自守的当地汉人,而且也始终坚持华夏文化,就连儒生在这里都有,但却和赵国珍一样已经被视为蛮夷,爨家分东西两支,东爨至今犹在,西爨为南诏所灭。或者说被南诏和唐军合伙干掉,起因就是这安宁城,何履光开步头路欲使唐朝彻底控制滇池一带,并且在安宁筑城并设立安宁都督府,这样安宁都督府,姚州都督府,再加后面的安南都护府,使唐朝彻底掌控云南并掐住南诏。

    以此完成对吐蕃的彻底封锁。

    而西爨各部那些羁縻刺史们做惯了土皇帝,他们当然不同意唐军过来,最终西爨各部几个羁縻刺史合兵杀了筑城使。

    然后就变成唐军讨伐他们。

    而唐军讨伐他们,也就必然利用同样臣服唐朝的南诏部当打手,这才给了皮逻阁扩张的机会,利用唐朝和西爨的战争,皮逻阁在唐朝旗帜下,出兵攻灭西爨,并且将西爨所有遗民强制性迁到了西边的保山一带。

    而原本西爨的主要地盘也就是滇池一带包括安宁在内,全部丢给了南诏互为婚姻的东爨,换取东爨在唐与南诏战争中坐观。

    当然,东爨也不会蠢到替阁罗凤顶雷,直接加入到阁罗凤一边,这些家伙继续做唐朝的羁縻官,任由唐军在自己控制区行动,但也不会给唐军提供任何帮助,毕竟无论唐与南诏战争谁输谁赢,对他们来说其实都不是坏事,他们只需要闷声占地盘迁移属民就行,反正西爨的土地空着,唐朝也不能拦着他们向西爨的土地上扩张。

    这就是目前云南格局。

    “一个月三斤盐,老夫甚至连饭都不管,这些土人依旧趋之若鹜!”

    高仙芝不无得意地说。

    以他的头脑当然能够把杨丰那套思路贯彻得很好,他在安南沿海开辟大片盐场自己晒盐,那里的亚热带高温下,只要在海滩把涨潮的海水围在沙滩上,什么都不用管,最多十天就会变成遮蔽整个海滩的盐,根本连煮都不需要煮,成本之低简直令人发指,然后这些盐从朱鸢江以船运到步头,再从步头以马匹驮运而来,接着以一个月三斤盐作为报酬,招募土人来给他筑城修路……

    还得自备干粮。

    他可没有那么多粮食养活好几万民工。

    但即便是自备干粮,那些山民依旧蜂拥而来。

    他们对那些白花花海盐的渴望简直超过一切,哪怕东爨的那些羁縻官暗中禁止也没用,闲暇时候来干一个月就能有三斤白花花不掺沙子的海盐,这对那些把盐视为珍宝的山民诱惑力太大了,现代人是无法理解古代西南山民对盐的感情,他们甚至每年必须定期不吃盐,这东西在山民间比铜钱还是硬通货,高仙芝那些几乎没有成本可言,一船就能运来几万斤的盐,就这样轻易解决了之前大唐军队一次次血战解决不了的。

    修路?

    没问题!

    那些山民自己出来把步头至安宁的五百里道路修到可以行马车。

    筑城?

    没问题!

    步头城已经修筑起来,步头到安宁间连新建加修缮,每隔四十里一座周长两里的小驿城,统统都是那些山民修筑起来的,甚至就连赵国珍治下的山民都有背着干粮跑来,就为干两个月工再带回全家吃一年的盐,一年半的时间,依靠着盐这个大棒,高仙芝彻底解决了所有问题,虽然对太和城的进攻失败,但他却把大唐的实际控制区,直接推进到了滇池。

    “剑南的盐商该上火了!”

    杨丰看着安宁城周围那些在安南军监督下,蚂蚁般忙碌着修筑外城城墙的山民说道。

    “老夫是安南节度使!”

    高仙芝笑着说。

    他才不管剑南盐商的损失呢!实际上那些控制剑南盐井的世家官员这些日子的确不少参他的,毕竟他这样免费大派盐,让剑南的盐在云南销量暴跌,而且赵国珍那里也在大量引入廉价的安南海盐,为了和他竞争那些盐商只能降价,降价的结果就是让那些世家利益受损,后者说不上火那肯定是假的。

    可他们动不了高仙芝。

    在剑南军连续惨败后,整个云南战局就靠高仙芝和何履光的岭南军在撑着,连杨国忠都知道,这时候最好别给高仙芝捣乱,否则安南军一撤离滇池一带,那就该阁罗凤出山了。

    “令岳到了!”

    紧接着高仙芝说道。

    杨丰将目光转向南边,赵国珍率领着大批部下正在赶来,赵倩立刻欢呼着迎上去。

    “那是何履光?”

    杨丰又看着安宁城下说道。

    一名中年紫茄子正骑马而来。

    “正是!”

    高仙芝说道。

    “好吧,今日咱们都聚齐了,那正好一起商议商议发大财的事情。”

    杨丰说道。

    “如何发大财?”

    高仙芝愕然道。

    “很简单,黄金,白银,赤铜!”

    杨丰笑着说。

    “金沙江有沙金,只要你们有足够的人力去淘,距离这里两百里外的深山有白银,也需要有足够的人力去开采,至于铜,这里到处都是,只不过同样都在深山里,需要大量人力进去开采,我这里有一份地图,这地图上就是银矿和铜矿位置,当然,我只能给诸位大概的位置,如何确切地找到它们,我是不会管的,但我可以保证它们肯定在那里。”

    滇池旁的凉亭中,杨丰摊开一张地图说道。

    “这里有白银?”

    何履光愕然地指着地图上一点说。

    “是的,那里有很多白银!”

    杨丰说道。

    那里当然有白银,那里是清朝时候云南最重要的银厂石羊厂,而那里距离安宁城只有两百里。

    “好了,丰生不会骗咱们的。”

    赵国珍淡然说道。

    “这云南之地金银铜皆是古籍所记载的,之前也的确有出产,只是没有丰生所标记得如此清楚,但这宝贝就在这儿,如何成为咱们的,还需要花一些心思。首先,这阁罗凤必须得解决了,不解决阁罗凤,咱们就算采出来也得被他抢了,但是咱们又不能彻底解决了,一旦彻底解决了,这云南也就没咱们什么事了,这一点我想诸位都明白。故此丰生去杀了那阁罗凤是最好解决之法,阁罗凤死了,南诏对咱们也就没了威胁,但南诏不灭,咱们终究还是要在这里驻扎,只要咱们在这里驻扎,那这里的出产也就是咱们的。

    这个诸位想来都明白。

    故此阁罗凤必须得死!

    第二,咱们得往这边拉人,那些乌蛮终究靠不住,咱们给他们盐他们给咱们做工,是因为这盐不是这里产的,要是这盐是本地产的,爨家那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抢,他们还是都喜欢的,故此必须得是外面的人。

    第三,咱们还得继续筑城。

    不筑城咱们就控制不住地方,只要咱们开始采这些东西,别说是乌蛮爨家,就是南诏,白蛮爨家,甚至吐蕃人恐怕都会惦记,毕竟这黄金白银赤铜是人人都喜欢的,咱们想要控制地方就得筑城修路移民,把城一直筑到龙尾关去,有这些城池保护,咱们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在这里采银采铜淘金沙了。”

    赵国珍接着说道。

    “丰生,你可有十足把握?那阁罗凤手下可都是骁勇善战的,而且太和城内还驻有不少吐蕃兵!”

    高仙芝说道。

    “此事不难,咱们各自挑选手下死士就是了,丰生一个人肯定不行,但若有几百死士在城内为他牵制住阁罗凤的士兵,他直闯阁罗凤的王宫,应付千把人还是没什么问题。”

    赵国珍说道。

    “但人多了如何进太和城?”

    杨丰说道。

    “呃,老夫的人可以随意进!”

    赵国珍说道。

    好吧,他是蛮夷,他和阁罗凤都是一个类型,实际上他的西赵蛮和东爨也就是乌蛮,西爨也就是白蛮都一样,都是避难山区的汉民和那些土人几百年融合而成的,所以他的人完全可以用乌蛮身份进太和城。

    “我的人可以扮作盐商。”

    高仙芝说道。

    “只要不携带武器,想进入太和城并没什么困难,阁罗凤不禁商人,尤其是可以给他带去盐一类好东西的商人,但他们的武器如何解决?”

    何履光说道。

    “他们的武器我来解决,但是,我可不保证他们能出来,我自己可以轻松杀出太和城,洱海那十几里水面我就是游也能轻松游过来,其他人我可没办法保证,他们得做好死在城里的准备。”

    杨丰说道。

    “哈,什么叫死士?既然是死士,那当然就是去赴死的。”

    赵国珍毫不在意地说。8) ( 历史粉碎机 http://www.shubaosa.com/7/79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