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6章 章我支持你当皇帝

文 / 山下出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旭日的阳光从东方斜斜射来,上朝的队伍慢慢在太极殿门口汇集。

    依旧还是文臣武将,依旧还是分属阵营,唯一不同的是今日早晨气氛有些诡异,往日喜欢高谈阔论的大臣们皆都收敛了声音。

    韩跃静静立在门口,仿佛闭目养神。

    几个世家出身的大臣有心上前试探,却又惧怕走过去回不来。这位皇子脾气出了名的又臭又坏,尤其对世家官员最为苛刻,有句话叫做一言不合就杀人,这位皇子堪称此类典范。

    半年之前,韩跃在太极殿门口杀了世家大臣,然后金殿上朝之时,又挥剑砍死了太原王氏的族长王珪。

    人的名树的影,有时候杀名也是名。

    再怎么刚正不阿的大臣,也要考虑惹了韩跃之后死得值不值。

    自古上朝分队列,队列的最前方一般都是身份最贵之人,此时太极殿虽然没有打开,但是大殿门口依然占满了人。

    越靠近殿门,所站之人的身份越高,比如最前方几乎都是一品二品大员,然后就是皇族各个王爷侯爷。

    “大…大哥,您今早也要上朝吗?”

    队伍里李承乾忽然讪讪一笑,这货小心吞咽一口唾沫,然后脚步抬起让开位置,讨好道:“大哥您站这里,等会可以第一个进门……”

    人对我好,我对人就好,这是韩跃一贯的性格。李承乾突然对他如此,韩跃倒觉得有些对不起他,闻言轻咳一声,微笑道:“那个位置留给你吧,为兄只是过来看看,我不一定会进朝堂……”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停,忽然大有深意看了李承乾一眼,继续笑道:“二弟莫非忘了不成,半年之前为兄已经交卸了所有官职,我如今只有一个王爵身份,除此再无任何差事。呵呵呵,上朝乃是陛下和大臣们议论国事之举,为兄作为白身上朝,会让人嘲讽笑话的……”

    周围众人无不暗暗翻个白眼,心中暗忖道:“就你这等人物也算白身?你确实没有了朝堂官职,可你几乎占了整个东北和辽东。”

    李承乾心中同样如此想,讪讪笑着对韩跃道:“大哥您还是站这个位置吧,您若不站在这里,小弟心里直打哆嗦……”

    他咽口唾沫想拉韩跃,又怕手上的动作会让韩跃误会翻脸,整个人可怜巴巴站在原地,忽然眼泪汪汪而下,哽咽道:“小弟怕是没有好结果了,等会上朝还请大哥帮我说说话,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原来这货还是担心昨夜之事,生恐今天早朝李世民会剥夺他的一切。

    当年的东宫太子,如今瑟瑟发抖,自古皇权冰冷,让人扼腕叹息。

    韩跃心中一叹,郑重道:“二弟,你刚才没用心听我说话吧?为兄已经告诉你了,那个位置留给你……”

    他第二次重复‘位置’这两个字眼,终于引起李承乾的注意,周围那些大臣更是面带惊异,许多人都悄悄用眼角余光悄悄窥视韩跃脸色。

    聪明人不需要直说,有些话点到即止。

    位置这两个字眼实在太敏感了,韩跃连续说了两次,总让人忍不住朝着其它地方思考。

    “大哥,大哥您的意思是?”

    李承乾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些发抖,但是他又感觉心中一团团火热,这货目光之中喷射着浓浓渴望,宛如一只向主人讨食的小狗。

    他曾也是大唐太子,如今却可怜巴巴。

    韩跃心中有些不忍,他伸手轻拍李承乾肩膀,温声细语道:“二弟多多努力,有什么困难就给大哥说,你我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我做哥哥的有责任保护你。”

    暗示如此明显,李承乾再不懂那真成了傻子。

    这货怔怔站在那里,突然眼中溢出泪水,又哭又笑道:“原来根本不用去争,原来根本不用去争,我好傻,我真的好傻。”

    他鼻涕眼泪横流,面上带着悔恨,忽然噗通跪在韩跃脚下,嚎啕哭喊道:“大哥,大哥啊……”

    不远处侯君集看了这边一眼,口中发出一声叹息,微不可查摇了摇头。

    韩跃把手放在李承乾头上轻轻抚摸,就放佛一位父亲或者长兄轻抚犯错的小孩,他心中忽然有感而发,轻叹道:“人谁,错而能改,善莫大焉,二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

    李承乾目光茫然,显然他是不知道的。

    韩跃面带微笑,温声道:“我选择你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你乃皇家第二子,并且以前曾当过五年的东宫太子,无论从培养角度还是权利承嗣,选择你都比别人省心。至于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你心中还有一丝良善,并非穷凶极恶之徒。”

    他目光悠悠看着李承乾,淡笑道:“这几年你虽然品行不端,但是为兄却发现一件很欣慰的事情。你自始至终只是被别人骗,但你从来没有做过天怒人怨的恶事。许多皇族手里都曾染血,二弟你手上却没有这些。”

    他仰头想了一想,沉吟又道:“当初曾有过你奸辱宫女的传闻,并且事后为了颜面杖毙她们,此事为兄也让暗月龙卫调查过,动手的似乎是你府中那些佛门之人。”

    李承乾垂头不敢搭话,好半天才小心翼翼道:“大哥,小弟以前太过混账,错信错信了佛门,还有错信了世……”

    他本来还想再加一句错信了世家,不过想到大殿门前有许多世家官员,于是紧急之下连忙改口,有些话点到即止,他知道韩跃能够听懂。

    李承乾能主动承认错误,和被动逼迫承认是两个概念。

    韩跃感觉很是欣慰,忍不住点头称赞一声,他忽然目光一扫全场,有感而发道:“人生而有灵,故能辨善恶;人生而有智,故能知得失;人生而有行,故能判因为……”

    这话包含哲理,在场之人都是大臣大儒,许多人不由皱眉沉思,总觉得韩跃这话别有所指。

    眼见韩跃折服李承乾,甚至摆明车马要支持李承乾,世家一方终于有人忍耐不住。

    其中太原王氏的新族长王照冷冷一笑,道:“如今陛下春秋鼎盛,王爷却张口安排储君之事,世人都讲忠君爱国,不知王爷的忠在哪里?你对自己父王的敬又在哪里?”

    他不等韩跃说话,紧跟着又道:“设立储君乃一国重事,陛下尚且要谨慎对待,王爷你却在这里摆明车马,不知你可曾跟陛下报备?如果没有报备此事,你把陛下尊严放在何处?”

    这一番话夹枪带棒,分明暗指韩跃越俎代庖。如果再深入加工一下,这番话甚至能演变成韩跃对皇帝不满。

    韩跃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听到王照说话,只是淡淡吐出口气,悠然道:“王珪的坟茔埋在何处?”王照瞳孔一缩,面皮忍不住一阵抽搐。

    韩跃微笑又道:“此际东末春初,万物即将生发,王珪的坟茔或有青草滋长,本王和他斗了足足五年,若是有机会我想去给他扫扫墓……”

    那个老王珪虽然被他杀了,但是韩跃心中对那老狐狸也有几分佩服,他这话乃是有感而发并非恐吓,偏偏王照却依旧领会错了。

    “我太原王氏的坟,不需要敌人来扫。”

    王照冷冷一声,目光既有愤怒也有畏惧,强撑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殿下这几年造下无端杀孽,是不是经常会深夜惊醒?”

    韩跃‘哈’了一声,他突然失去了和王照说话的兴趣,眼前这个王氏新族长比以前的王珪差的太远。

    他负手缓缓走到一根盘龙柱旁边,依靠在柱子上闭目假寐。

    老虎选择打盹,没人再敢说话。

    什么是成长?

    韩跃这就是成长。

    从当初的小混混,到现在的大殿下,举手投足悠然淡淡,然而自有一股无人敢惹的气势。

    所谓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韩跃虽然身无官职,但他却有会当凌绝顶的势力。当年靠着油滑在夹缝中生存的小混混,终于成为谁也不敢轻视的朝堂大佬。

    便在这时,忽听太极殿大门隆隆作响,原来是上朝的时间到了。

    在场文臣武将连忙抖擞精神,然后按照次序进入大殿。

    李承乾下意识看了韩跃一眼,小心翼翼道:“大哥,您真的不进门上朝吗?”

    韩跃靠在柱子上闭目假寐,口中悠悠道:“为兄身上没有官职,我在门口听听就行……”

    李承乾张了张嘴巴还想说话,韩跃微微一笑,安抚他道:“二弟不用担心,如果朝上发生大事,为兄随时可以进门。你只需记住一句话,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大唐是咱们李家的大唐,别人对你再好也不如父母兄弟好。”

    李承乾乖乖‘哦’了一声,转身准备进入殿门。忽然想起一事大事,这货忍不住又走了回来。

    他满脸讪讪凑近韩跃,低声道:“大哥啊,昨晚海棠是不是跟您睡了?这丫头的味道好不好?您有没有给她播撒打种?”

    韩跃顿时把眼睛一睁。

    ……

    ……今日第一更送上,晚上大概9点二更。

    在医院看病,这章是用手机码的,打字很慢,整整一天。

    请记住本书域名:。乐文手机版网址: ( 大唐风华路 http://www.shubaosa.com/8/81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