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嘉天关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荒野之上,月色洒下淡淡的寒意,篝火跳动,映照着不同的明媚容颜。

    惋红竹和若惜自不用说,简水儿虽然刁蛮了些,但是只论容貌的话,却也是少见的秀美女子。

    白天发生的事情,显然对简水儿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此刻安静地坐在篝火旁,不言一语,静静发呆。

    若惜上前,小声安慰了几句,在性格方面,这位曾经惊艳整个大夏皇城的花魁,比其公子要善良的多,见简水儿情绪低落,心中着实不忍。

    简水儿勉强笑了笑,道,“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不远处,宁辰看着东方夜空,静默而立,平静清冷的气息,与周身血红相冲,极为矛盾。

    凤凰一生高傲,炽烈,然而,化为知命凤身,却变得淡漠,理智,截然相反的性格,无人知晓是好是坏,因为,从未有人经历过这样的变化。

    惋红竹看向前者,眸光闪过忧色,今日一战,师兄将要握剑之时,那隐现的杀机,虽未完全爆发,但是已恐怖的让人心颤。

    到了现在,她总算明白为何师兄一直不愿意动剑,她不知道师兄过去都经历过什么事,若非亲眼所见,实在难以相信,世上竟会有如此惊人的杀气,几乎将凝成实质。

    人的心性,会随着经历改变,杀业太多,己心同样受戮,千百年来,修者入魔,多数便是受己身杀业影响。

    但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人身上的杀气可以凝成实质,即使坠入魔道者,杀业成千,上万,又或者十万,然而,人力终究有尽,不可能永无休止。

    世间至理,因果循环,即便逃得过人类强者的追杀,亦难逃天道的清洗,杀业越多,天地便越不能容,每次大劫,难如登天。

    惋红竹眸中的忧色难掩,师兄距离五劫境最后的一劫已经近在咫尺,一朝登临,定然会引来最为恐怖的大劫。

    月下,宁辰看着远方,静静思考,一点点理清今日发生之事。

    从种种迹象看来,简水儿下山,十有八~九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促使。

    结合今日发生之事,尹逸轩的失踪,便不难解释,其目的只有一个,简水儿递补下山。

    二十多年前,前玉衡宗主一脉出事,此女的安危便成为重中之重,由几位前代太上长老亲自保护,今日简水儿是第一次下山,杀机便至,若说巧合,实在是太巧了点。

    世上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恐怕就连山上山的那几位前代太上长老也没有想到,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危机终究还是降临到简水儿身上。

    若说嫌疑最大之人,毫无疑问是当今玉衡宗主,不过,伪君子和真小人他都见过不少,玉衡宗主确实不像。

    当然,这并不能排除玉衡宗主的嫌疑,这也仅仅只是他的直觉而已,来者用真元掩去了面容,便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更是让玉衡宗主的嫌疑难以洗去。

    “公子,想不通就先不要想了”若惜走上前,轻声道。

    宁辰回过神,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今日之事,来的太过突然,一时半会也难以判定其真正的身份,只能先行放下,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依旧是百朝竞锋之事,简水儿替代尹逸轩的位置,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简水儿虽然天赋非凡,但是毕竟受限修炼时间的问题,修为还处于五劫境,与尹逸轩相差不少。

    他对南陵各大传承,并不算熟悉,但是,也不是一无所知,其余之人不说,就是燕歌城的那两位天骄,便不是易于之辈。

    南明天,北宫宇修为都在第五劫,单论修为来看,简水儿和红竹都不逊色两人,甚至有过之而不及,但是真正战斗起来,结果会十分分明。

    天枢皇朝的三个名额中,以南明天和北宫宇的实力,至少应该会占一席,更甚至一起前来也并非不可能。

    这两人都是从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真正天才,哪一个都不是简水儿能对付的,红竹还好一些,不过,毕竟修为占优,就算打不过,自保还是能够做到。

    这一次他们的对手,除了天枢皇朝之外,还有天权皇朝,万界山,等等数不胜数的传承,很难说就没有实力在南明天和北宫宇之上的天之骄子,天才这种东西,总归不算太缺。

    他和玉衡宗主的交易,虽然没有一定要保证红竹和简水儿安全的条件,但是,这两人在玉衡圣地的地位皆不同寻常,任何一人出了意外,对于他们的交易,都会是一个不小的变数。

    “师兄,明日便进入天权皇朝的地界,天权和玉衡一直不和,我们要小心一些”惋红竹起身走上前,轻声提醒道。

    “哦?”

    宁辰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倒是不知道还有此事。

    天权皇朝实力不弱,看来,他们这一路上,不会太平静了。

    夜渐深,若惜在离篝火不远处睡去,十年来,不管去哪里,只要若惜在身边,宁辰便会选择一同步行赶路,宛如最普通的公子和侍女。

    凡人一生,远不如武者漫长,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生死离别后,宁辰对于身边仅存的温暖,异常的珍惜,甚至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

    夜风微凉,唯有篝火旁边还是那么暖和,跳动的火焰,不时响起噼啪的爆裂声。

    宁辰站在篝火旁守了一夜,不时添加些木柴,安静无言,火光照在红衣上,如同血染一般,十分刺眼。

    黎明将来时,东方翻起一抹白色,渐渐驱散了黑暗,惋红竹和简水儿从调息中醒来,若惜也醒了,看到身上不知何时多了的红衣,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温柔之色。

    若惜起身,将红衣重新披在自家公子身上,也没有说感谢之语,多年以来的朝夕相处,让有些话,已变得没有必要。

    宁辰回头,轻轻笑了笑,道,“准备准备,继续赶路吧”

    “嗯”若惜点头,应道。

    没过多久,四人启程上路,天权皇朝的地界已经不远,要到达百朝竞锋的集聚之地,天权皇朝是避不开的必经之路。

    天权与玉衡不和,不过,宁辰并不是太在意,他不喜欢惹事,却也不喜欢避事。

    避不开,打过去便是。

    天权疆界,四人走来,嘉天关前,天权皇朝明显已等候许久,陈兵十万,除此之外,一位三灾供奉带着十位先天坐镇,强大的阵势,令人震惊。

    宁辰看了一眼前方封锁的关卡,并指凝剑,红色光华升腾,一剑开天,朝天关前巨门轰然裂开,大片大片的将士被震飞出去,砸落地上。

    剑上留情,不曾取命,倒飞的将士狼狈站起身,看着眼前的红衣年轻人,目露骇然。

    关门破,三灾出手,沉重的压迫力从天而降,十位先天随后出现,气息相连,遮天蔽日。

    “红竹,简水儿,交给你们了,尽快跟上来”

    宁辰朝着两人说了一句,旋即不再多言,带着若惜一步步朝着关内走去。

    将士结阵,兵甲铁流,力挡前方走来的红衣年轻人,然而,红衣所过,剑意万千,激荡的流光,震飞挡路的所有阻碍,纵使铁水洪涛,亦挡不下红衣前行的步伐。

    为首的三灾强者见状,神色凝下,身影一闪,瞬至红衣年轻人上空,沉掌坠落,势开山川。

    “你的对手不是我”

    宁辰扬手,剑意汇聚挡下沉山之掌,旋即剑势一转,一道冷冽的剑光掠出,逼退来者。

    刹那间的交手,一剑退敌,不零之芳随后而至,惋红竹横剑挡在前方,拦下对手。

    另一边,简水儿对上十位先天强者,战局方开,便臻至白热。

    宁辰不再理会,带着若惜离去。

    “公子”

    过了嘉天关,若惜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眸中闪过忧色,公子是不是逼的太紧了些。

    “不用担心,她们两人早晚都要经历这一关,相比日后她们在百朝竞锋中可能遇到的对手,今天的这些人已不算太强”宁辰平静应道。

    若惜轻轻一叹,不再多言,她知道公子走到今日,吃了多少苦,她实在不忍心这两人也走上同样的道路。

    两人前行,身后的战声不绝于耳,摇动的大地,说明着此战的激烈,然而,前行的红衣,始终没有回头,一步步渐行远去。

    嘉天关前,不零之芳力战天权皇朝供奉,惋红竹迈入三灾的时日尚短,修为并不占优势,剑锋虽奇,一时间也难以占得上风。

    另一方战局,简水儿身陷十位先天围攻,剑锋受制,情势同样不容乐观。

    嘉天关外,相距二十余里的一处凉亭中,宁辰和若惜坐在石桌之前,静静等候。

    就在这时,一位黑衣黑帽的奇装男子从远处走来,不经邀请,便也走入亭中,坐了下来。

    “阁下赶路?”男子开口问道。

    “恩”宁辰点头应道。

    “百朝竞锋?”男子再次问道。

    “恩,阁下也是吗?”宁辰淡淡道。

    “呵”

    男子按了一下头上的黑色帽沿,眸子闪过冷淡的笑容,道,“岁数已过,没资格了”

    本书来自品&书 ( 大夏王侯 http://www.shubaosa.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