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世事无常,知命一叹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突来掌力,威势惊人,浩荡如涛,狂啸奔驰而过,空间剧烈晃动,难以承受这突如其来的一掌。

    紫金战衣身影出现,一招突袭,为雪竞锋城之耻,全功之招,不留丝毫余地。

    第二灾强者全力的一掌,威能惊人,袭向两人,近前之时,才发现竟是大部分掌威都压向了宁辰身旁的惋红竹。

    金昭然十分清楚,这一掌,要不了这位红衣年轻人的命,但是,他若想替别人挡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奸佞邪魍,不知羞耻,枉称天骄”

    宁辰动怒,神色骤然一冷,身影瞬动,带过惋红竹避开突来一掌。

    快至难以辨别的速度,震惊在场众人,方才红衣身动一瞬,竟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看的清。

    “既然你如此喜欢以武压人,那么此身功体,便不用再留了”

    话声落,红衣消失,再出现已至金昭然身前,指凝剑锋,一剑废武。

    “呃”

    一声痛极的闷哼,金昭然丹田气海瞬间崩溃,狂乱的真气四散,瞬毁武者半身经脉。

    震惊,震撼,难以置信的一幕,让一位位见证的百朝天骄心神如浪涛翻涌,怎么可能,一位第二灾的强者,竟然就这样一招被废了修为。

    “昭然”

    两位同样在第二灾的年轻男子急速赶来,看到周身鲜血喷涌的金昭然,面露悲怒之色,其中一人,猛然扭头,看着前方的红衣年轻人,森声道,“阁下一出手便废人修为,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过分吗?不过将他的手段还予他自己罢了,若是你觉得过分,随你!”宁辰淡淡应道。

    说完,宁辰不再理会这些小事,看了一眼身边的红竹,平静道,“走吧,去下一层”

    石门开启,二十三枚本源天玉飞出,宁辰挥手收取,天玉入手,刚要收起,却有一只纤细的手探来,出手夺玉。

    知命反应,双招对碰,砰然一声,各退半步,天玉受震,其中一枚,难承双骄交手余波,应声崩碎,消散天地之间。

    眼前红粉衣衫的女子,面带微笑,风华绝代的容颜,不似凡间女子,更像入世谪仙,美丽的不敢直视。

    爱染明王,当世佛女,一身当关,拦下知命前行脚步。

    “这位公子,一人拿走所有的本源天玉,不合适吧”女子嘴角微微扬起,轻声道。

    看到眼前女子,宁辰眸子闪过一抹异色,佛门弟子?

    虽然此女未穿佛衣,但是方才交手之时,隐现的气息,很明显便是佛门独有的圣力。

    短暂的对峙,金昭然同行的两位年轻人见到有强者出手,也走了上去,周身真元涌动,杀机毫不掩饰。

    “这里这么热闹,不过既然是找玉衡圣地的麻烦,我们也凑凑热闹”

    话声中,不远处,三位年轻强者迈步走来,为首之人,一身暗金王服,眉目间英气不凡,修为竟隐隐压过了在场所有人。

    “宣阳王”惋红竹神色微变,竟会是他!

    宣阳,天权皇主胞弟,自修武开始,未曾一败,深得天权皇主重视,是真正天才中的天才。

    三人出现,局势瞬变,爱染明王嘴角笑意更盛,一对五吗,又或者是加上她,以一敌六?

    “师兄”

    惋红竹脸上尽是担忧之色,师兄再强,也不可能一个人挡得下如此多的当世天骄。

    “红竹,你的剑给我”宁辰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回头平静道。

    惋红竹闻言,没有明白,却还是将手中的不零之芳递了过去。

    宁辰接过剑,并指凝元,缓缓划过剑身,顿时血光升腾,万千剑意在剑上汇聚,奇锋气息顿时为之一变。

    变化血色的剑,剑意缭绕,聚而不散,凌厉逼人,相距甚远,都能感受到剑上强大的气息。

    “持剑上去,十息之后,便出塔去”

    宁辰将剑还回,嘱咐了一句,旋即一步走出,挡在前方,平静的眸子中冷意升起,若隐若现的杀机,让在场每一人心中都是莫名一沉。

    “师兄多加小心”惋红竹知晓自己再留下来也只会是拖累,不再犹豫,迈步走向了一下层。

    “走得了吗”

    宣阳王身旁,一位青衣男子身动,名锋出鞘,人动剑行,掠向惋红竹。

    就在这一刻,红衣亦动了,双指并剑,铿然一声,名锋受制,难以寸进半分。

    “速度不错,可惜,仍是太弱了”

    话声落,宣阳王身影闪过,迅至前方,重剑破千钧,黑色剑锋落下,势沉如山。

    宁辰挥手震退眼前青衣男子,旋即凝指撼剑,双招交锋刹那,无边无界的剑意澎湃而出,顿时,狂沙怒浪,卷起数丈高。

    金昭然同行两位年轻强者见状,平风,造雨双剑出鞘,联手逼命而上。

    天权皇朝另一人挥手取兵,柳刀上手,化为乘风快刀,追魂夺命。

    五位天骄,五位三灾,联手战凤身,宁辰定神,侧步,凝剑,周身剑意无尽升腾,傲然剑上修为,顷数爆发开来。

    “剑式,断空”

    断空之剑,一剑荡出,百丈虚空,剧烈晃动,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仿要吞天灭地,骇人异常。

    宣阳王接剑,砰然一声,连退数步,周身气血一阵急剧翻涌。

    剑风余波所过,平风造雨同退,漫天沙尘飞扬,同一时间,柳刀划过虚空,极快的刀,再次逼命而来。

    青衣男子随之出剑,剑上青霜现,寒气迫人。

    宁辰接剑,挡刀,卸力无形,指上锋芒绕动,荡开眼前两人。

    两人退,宣阳王再度上前,重剑斩落,无匹神威,震碎一片又一片空间。

    红衣身影挪移,避开重剑,又见平风造雨凛身,凌厉锋芒,逼人发狂。

    “剑式,天坠”

    宁辰退出半步,翻掌震开两人,旋即并指凝元,周身剑意直冲天际,再现天坠之剑。

    顷刻的沉寂,无边无际的剑锋,从天而落,可怕剑压,摧枯拉朽,斩落万象,隆隆震颤中,一片又一片大地崩裂开来,被无边剑雨尽数毁去。

    “不差”

    宣阳王神色一凛,双手握剑,逆行斩出,轰然一声,硬撼天坠之剑。

    其余四人两两并招接剑,但见残红飞起,四人同时受创,一退再退。

    惊人的大战,首染朱红,点点洒落尘土,代表着敌人鲜明的战败印记,远处围观的一位位天骄震撼,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

    北宫宇,南明天凝神观战,同样也为了惊人的剑意叹服,单论剑上高度,世上超出此人者,已屈指可数。

    两人身前,齐烟霞眸中闪过道道光华,此人剑上造诣,当真惊世骇俗。

    战局之中,见五人联手亦难占上风,爱染明王嘴角露出难以理解的笑意,莲步一动,佛光明灭,瞬至红衣身前,纤手拍出,圣力撼剑锋。

    砰然巨响,双强对碰,余波无尽激荡,宣阳王见状,纵身上前,重剑斩落,再添三分力。

    悄然间,一抹鲜血自宁辰嘴角滑落,大战以来,首次受创。

    红衣舞动,剑意荡开,震退两人,宁辰抬手擦掉嘴角血迹,看着眼前的佛女,眸光渐渐冷下。

    “公子,将天玉交出,爱染不再插手”爱染明王轻笑道。

    “我若说不呢”宁辰冷声道。

    “那便得罪了”

    话声落,明王动,爱染祸世,菩萨悲叹,佛门异数,无人知其所想,所思,所求,风华绝代的倩影,引异象加身,不动明王,竟现女相。

    宁辰并指凝剑,硬战佛门奇女,一剑无思,无念,无求,纯粹的剑,威势撼动天地。

    交锋一刻,宣阳王同时入战,重剑势破万钧,一会剑上天骄。

    平风造雨,柳刀,三口名锋随后而至,默契攻伐,困锁红衣。

    六人车轮战,知命一身勇魄纵剑光,四散的剑意,带出一道又一道的鲜红,惊世骇俗的战力,让在场众人,一再震惊。

    “皇女”北宫宇看向身前女子,正色道。

    南明天目光同样移过,背后金曦初照随时准备出鞘。

    “等”

    齐烟霞开口,拒绝了前者的请战,双眸静静地看着前方的战局,等待着她期望看到的一幕。

    战局之中,战斗已至白热,六人联手战知命,一波又一波攻势,剑锋,刀锋不断交错,明王助战,让僵持的战局,终现偏移。

    刺啦一声,红衣裂开,一丝鲜血飞起,在剑锋交并中,绽放开来。

    “剑式,破岳”

    破岳一剑,震退眼前六人,宁辰伸手拂过左臂上的伤口,红光闪过,伤口并合。

    以一敌六,五位三灾,加上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爱染明王,半身的知命,终于现出败势。

    “本不想再提剑,可惜”

    世事无常,总是难以让人如愿,宁辰轻叹,下一刻,眸子渐渐变化,周身杀机狂乱而涌,平定战祸后,封剑的武侯,重拾剑心,右手一握,但见,漫天狂乱的紫色怒涛中,一口紫金色的神锋缓缓落下,没入知命手中。

    “来了”

    齐烟霞眸子一凝,她想看到的一幕终于出现。

    神剑现,知命握剑,刹那间,无穷无尽的剑压扩散开来,隆隆震颤,惊动天地。

    本书来自品&书 ( 大夏王侯 http://www.shubaosa.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