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桃树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北御城,赵家上空,牵动四域的人间至尊大战,越趋激烈。

    鲜血在天际洒落,四尊各自负伤,战至白热,杀意难掩,招式间,伤势互换。

    魔蝶双袖缠双刀,水袖交织,宛如蝴蝶起舞,美丽的让人心醉。

    只是,身在战中的三尊,却无心欣赏,面色凝重,全神应对水袖杀机。

    道剑撼葬花,太白府主退半步,拂尘一扬,湃然一掌,浩荡而出。

    魔蝶有感,右手握,葬花回,一刀撼雄掌,轰然一声,鲜血溅落,难尽化余波的纤手上,朱红染刀身。

    “蝶舞,霜凌”

    魔蝶如若不觉,刀锋一转,强硬回招,但见漫天风浪激荡,血色的霜华凭空而现,虚空生花,化葬天之刀,极尽爆发,湮没九天。

    太白府主神色一凝,掌元催动,道剑汇流,全力一挡。

    砰然剧震,天地失衡,余波如惊涛骇浪般扩散而出,战中四尊体内血气全都翻滚起来,连退数步。

    “荼黎无疆,三业灭生”

    眼见局势始终难以占优,黑雾之内,荼黎尊眸光冷下,掌元凝异毒,砰然拍出。

    魔蝶挥刀挡招,但闻一声巨响,异毒顺着刀身蔓延,蝴蝶之身,明显一滞。

    “三业毒!”

    魔蝶勉强稳住身形,眼中闪过愤怒,脚步一踏,欺身上前,沦亡刀光,携无尽杀机斩下。

    荼黎尊翻掌挡刀,却感一股难挡的巨力传来,砰然一声,飞出数丈。

    然而,魔蝶怒意未尽,身影一闪,再度欺身而上,葬花挥斩,杀光肆天。

    季秋雨,太白府主神色微变,迅速上前,出手相助。

    只是,刀光落势,已不可阻挡,魔蝶左手水袖暂阻敌,右手葬花开黄泉。

    荼黎尊仓促挡招,但见葬花落下,一条残臂飞起,划过前者胸膛,鲜血喷涌漫天。

    “呃”

    一身重创,朱红染衣,荼黎尊再退数步,踉跄呕红。

    同一时间,季秋雨,太白府主援招已至,掌力,剑锋逼命,飒飒耀目。

    魔蝶提元当双招,突感真气一滞,凝元不顺,招出已弱三分。

    下一刻,掌、剑、刀极端交锋,蝴蝶退出数步,嘴中溢红。

    “花中蝶,愚蠢的挣扎毫无用途,放下手中之刀,或许,吾等还能留你一命”季秋雨冷哼一声,道。

    “痴人说梦”

    魔蝶擦掉嘴边血迹,一步踏出,强提最后极元,经脉逆冲,恐怖威压荡开,准备生死一搏。

    季秋雨,太白府主见状,神色凝下,要拼命了。

    战斗终声来临,三人修为皆提至一生最顶峰,三色光华耀动天地,惊颤千里。

    “蝶舞,春秋”

    双刀轮转,春秋一阙,最后的真元贯入手中,顷刻间,四野杀气激荡,红色血涛澎湃而出,双虹化入,斩向双尊。

    终招前,太白府主道剑转锋,浩元流转,天地灵气加持,太白绝学,再现人间。

    “红尘道清一绝锋”

    道剑撼血涛,九天风云坠,凛身的血涛,湮没道剑光芒,太白府主嘴角染红,震飞十数步。

    另一边,季秋雨同样难挡最后的毁灭极威,数丈连退,血落如雨。

    “呃”

    终招落尽,魔蝶身影猛然一个踉跄,三业杀毒,爆心而出,失去极元护体的刀中神,危在旦夕了。

    “花中蝶,你完了”

    季秋雨强压伤势,踏步纵身,纤手化利锋,逼命而过。

    毒患加身,魔蝶生机迅速流失,然而,心知败在此处,便是永别,刀中神勉强提起几分气力,挡下杀招。

    一声剧震,染血的蓝衣飞出,借势一踏,急速退去。

    “想踏出死劫,也要问吾手中道剑肯不肯”

    太白府主神色一冷,掠身上前,剑锋过,入体三分。

    魔蝶一声闷哼,刀锋阻下逼命一剑,入体剑锋,偏移数寸。

    “花中蝶不会倒在此处,吾要活着,谁都阻不了吾”

    魔蝶眸中闪过一抹狠色,不顾入体剑锋,踏前一步,沉元落掌。

    刺啦一声,剑锋再度入体数寸,然而,掌元也在这一刻,全力落下。

    道剑受制,太白府主回招不及,砰地倒飞出去。

    一瞬之机,魔蝶没有再错过,唤出龙门,一步踏入,消失不见。

    战斗终止,九天血染,一片片崩塌的虚空渐渐修复,百年来最惨烈的一战,三尊联手,竟也功败垂成,四域震惊。

    “噗”

    止声的战局中,太白府主,季秋雨齐齐口呕朱红,神色阴沉异常,居然这样都没能留下此女,日后再见,恐将更加难以对付。

    西佛故土,观过这惊世一战的女尊,挥手散去天地间的光幕,看向一旁石台上沉睡了三年的知命,心中一叹。

    此人一生,都在刻意避免欠下人情,只是,天意总是弄人,越是不愿,就越是不如愿。

    外人看来冷酷无情的他,对于身边人却是肯付出一切,将心比心,人情债,也越欠越多。

    做人总是要有几分痴,诚心待人,换来的也会是诚心。

    “他这具身体,还有多少寿元”女尊回过神,开口问道。

    “不到十年”

    女常轻声道,为阻冥王灭世,知命强行向上天借取光阴,凝炼根基,此身寿元早已所剩不多,而且,此前为重修生之卷,在时光流速明显快于外面的长陵禁地一修便是十年,寿元再度消耗,如今,已然油尽灯枯。

    女尊闻言,沉默下来,许久之后,沉声道,“想办法为他续命,至少,在他完成最后的心愿前,不要让此身成为他其余两具分身的拖累”

    “寿元天定,想要改变,难矣”女常轻叹道。

    现在,他不是因重伤而失去了生机,而是寿元尽了,生死轮回,最是难以逆转,给一个寿元将尽的人续命,难如登天。

    “尽量想办法吧,届时若实在不行,便将此身封印,永远镇压长陵气运之下”女尊沉声道。

    女常一怔,旋即沉沉一叹,也只有如此了。

    “花中蝶之事,已不容拖延,吾要去一趟神州,长陵便拜托你了”女尊道。

    “放心”

    女常点头应道。

    事情交代完,女尊不再停留,五彩霞光中,龙门显化,身入其中,东行而去。

    西瑶山,两道倩影走下山,一者佛衣,一者青衣。

    佛衣无暇,女子容颜秀气,长发简单束在身后,算不上惊艳,确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平静安和,毫无修行者的压迫感。

    山上大师姐,白凌凌,也是最早上山的弟子,资质不如后面上山的几个师妹,更是比不上排行第三的那个妖孽般的女人,但是,山上最强者还是大师姐,因为,心静。

    相较而言,山上资质最恐怖的三师姐,实力虽仅次之,却是最不喜欢修炼之人。

    “青柠,你为何会来西佛故土”

    白凌凌问道,对于这位最晚上山的小师妹,山上每一位弟子都很喜欢,话不多,却是最为勤奋。

    她从师尊那里得知小师妹是来自遥远的东域,那片神临的禁地之地。

    “找一个人”青柠应道。

    “喜欢的人?”白凌凌道。

    青柠轻轻摇了摇头,道,“亲人”

    喜欢两字,对他们来说都太重了,自他初入夏宫,她把他领到娘娘那里开始,他们便是亲人。

    “找到了吗?”白凌凌再次问道。

    “没有,他有自己的事要做,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青柠回答道。

    无尽虚无内,一片漂浮的大地,古老威严的仙殿坐落其上,已不知道多少万年。

    殿中,知命依旧在努力寻找着不知是否存在的仙,姜离随行,越来越安静。

    两人又走了三天,期间遇到不少麻烦,其中一次,因错失方位,误入杀阵,差一点便走不出来。

    三日间,姜离体内,百花丹的毒性爆发的越来越频繁,每一次毒发,伤势便更重一分。

    宁辰始终没有为其解毒,铁石所铸的心肠,不曾半分仁慈。

    天外天对界内的敌视,他已领教,在这唤醒鬼女的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差错,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悔恨终生。

    姜离也清楚他们如今的处境,强压下内心恨意,暗中寻找着出去的可能。

    终于,在两人来此的第六日,处处杀机的仙殿,出现唯一一抹光明。

    行路尽头,天地变幻,界中之界,现于两人眼前。

    不算太大的空间,只有一座仙山,仿佛是修为通神的大修行者从别的地方移来,即便周围空间在岁月中不断萎缩,最中间的仙山依然保持着不朽的生机。

    两人停步仙山前,看着生在湖边的一株桃树,眸中爆发出耀眼的光华。

    这是?

    瑶池,还有,不死蟠桃树。

    湖水已干涸,但是桃树上的生机依旧还能感知到,浩瀚如海,令人震撼。

    人间传说,仙界有仙山,山前生有一株蟠桃树,瑶池水灌溉,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果实成熟之时,夺天地造化,可逆转轮回,活死人,肉白骨。

    然而,传说只是传说,谁都没有想到,不死蟠桃树竟真的存在。

    姜离从震惊中回过神,目光看向身边男子,他找到了不死蟠桃树,只是,没有瑶池水,没有九千年光阴,他又如何让那位女子回天? ( 大夏王侯 http://www.shubaosa.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