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天罚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知命侯府,天色已暗,书房中,烛火跳动,桌上茶水已不知换了多少次。

    余莲忙碌地来来往往,心中多少还有着一些激动和紧张。

    关于侯的传说,她听过不少,不过,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侯爷本人。

    温和、淡然,平易近人,和世人传说中的冷酷无情完全不同。

    与此同时,皇城各方,甚至整个神州大地的各方势力都紧密关注着知命侯府方向,他回来了,这一次,目的为何呢?

    侯府书房,跳动的烛火渐渐燃尽,余莲进来换上新烛,目光不自觉看向自家侯爷,姣好的面容闪过一丝好奇。

    桌前,两人对视而坐,桌上茶水升腾着白雾,气氛出奇的平静。

    “目的”

    晓月楼主品了一口茶,旋即放下,看着眼前人,道,“天书”

    “哦?”

    宁辰眸中闪过异色,道,“看来,楼主对于天书知之甚深了”

    “过誉”

    晓月淡淡一笑,道,“天书的来历十分神秘,无人敢说知之甚深,本楼主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楼主过谦”

    宁辰拿起茶杯,开口道,“界内结界被破本来就是一个少有人知的秘密,我已叮嘱天府星的各位尊者莫要将此事外传,楼主能知晓这个秘密,已是不简单,而且楼主在知道此事之后立刻不远万里从天外天来到界内,显然十分确信界内有着天书存在,若是这样,楼主也只算是略知一二,那在下着实无话可说”

    “呵”

    晓月楼主笑了笑,道,“和知命侯这样的聪明人谈话,当真让人不敢丝毫疏忽”

    “彼此彼此”

    宁辰喝着杯中茶,神色平和道,“楼主,明人不说暗话,直言来意吧”

    “明之卷”

    晓月楼主缓缓道。

    宁辰闻言,手上一顿,片刻之后,恢复如初,平静道,“明之卷已毁,这并不是什么绝对的秘密,以楼主之能想必很容易就能知道”

    “明乱双卷毁于送神之战,此事吾知晓”

    晓月楼主点头,道,“知命侯,你有没有想过,无尽岁月以来,大大小小劫难无数,天书肯定不可能一直传承下去,为何到了这一代十卷天书依旧完整?”

    宁辰沉默,数息后,道,“天书不是书”

    “知命侯果然也注意到了”

    晓月楼主微微颔首,道,“天书不是书,而是法则,即便毁了,过一些日子还会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个时间是多久,没有人知晓罢了”

    “楼主为何对于明之卷如此执着?”宁辰平静道。

    晓月楼主看着杯中茶,笑了笑,道,“每个人都会有些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楼主所言极是”

    宁辰目光移过看了一眼正在剪烛的侍女,开口道,“小莲是吗?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余莲闻言,纤手一抖,赶紧行礼道,“是”

    说完,余莲不敢再多留,转身退了下去。

    “知命侯还真是怜香惜玉之人”晓月楼主轻笑道。

    宁辰收回目光,神色没有太多变化,道,“楼主说笑了,继续说正事吧”

    晓月楼主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子,开口道,“红鸾,你也去休息吧”

    “是”

    红鸾恭敬一礼,默默退了下去。

    两女离去,房间中只剩下两人,静静饮茶。

    许久之后,晓月楼主放下手中茶杯,道,“知命侯曾是明乱双卷的主人,应该对这两卷有着特殊的感应,不知可否请阁下相助”

    宁辰没有多言,等待前者继续说下去。

    “交易,有得有失,知命侯的相助,本楼主也会拿相同的代价来偿还”晓月楼主正色道。

    “岁月禁吗?”

    宁辰抬头,平静道。

    “不是”

    晓月楼主摇了摇头,道,“岁月禁不在本楼主手中,吾无法做主,只要阁下能打开远古战场,岁月禁自然会有人送上”

    “那楼主所说的代价是?”宁辰凝眸,道。

    “远古战场的秘密”晓月楼主应道。

    “楼主应该知晓,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宁辰平静道。

    “若是这个秘密,是关于仙呢?”晓月楼主开口道。

    “嗯?”

    宁辰闻言,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少有的,多了一丝凝重。

    沉默片刻,宁辰看着眼前之人,道,“明之卷我可以助你寻到,不过,乱之卷不行,这是故人留下的东西,不能送于任何人”

    “成交”

    晓月楼主没有多作犹豫,点头应道。

    书房外,寒夜渐深,烛火倒映出两人身影,直到寒月西行时,房门方才打开。

    晓月楼主离去,书房内,只剩下一身素白的侯,看着眼前跳动的烛火,双眸深邃,不知在想写什么。

    客房,晓月楼主走来,红鸾立刻上前,美丽的面容上升起一丝紧张,道,“楼主,宁公子同意了吗?”

    “嗯”

    晓月楼主点头,道。

    “楼主和宁公子早已是朋友,为何还要如此寸步不让?”红鸾不解道。

    “错了”

    晓月楼主摇了摇头,道,“朋友两字,没有那么轻,尤其面对知命侯如此理智与聪慧之人,现在,吾与他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远远算不算朋友,或许,你与他更像朋友一些”

    “红鸾不明白”

    红鸾听得有着迷茫,道。

    “不明白便不明白,日后你就懂了,太快成长并不是好事,知命侯便是最鲜明的例子”

    晓月楼主平静道,生意人,利益为先,知命侯重信,无疑是好的合作伙伴,但是,知命侯的聪明,就不是那么令人讨喜的事情。

    说实话,他宁愿面对一个真境老怪,也不愿面对一个修炼不足百年的知命侯。

    书房,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宁辰走出,看着天际皎月,不言不语。

    成仙?

    幼时深信不疑的童话,习武以来却是越来越不信,即便见识过东西两大仙界,他还是无法将记忆中的仙与真实重叠一起。

    或许,是他坐井观天了。

    “红鸾,你觉得他的尊劫是什么”

    客房中,晓月楼主站在窗前,看着书房方向,开口问道。

    “魔身应该是魔劫,凤身,楼主说过,宁公子是在利用红鸾王室的惑心之术,度的应该是情劫,至于此身,红鸾猜不出来”红鸾轻声道。

    “无量劫”

    晓月楼主平静道,“也是通常所说的众生劫,万载以来,他是第一个度此劫之人,或许,也是第一个成功之人”

    红鸾闻言,面露震惊,道,“宁公子还没有步入圆满之境吗?”

    “不知道”

    晓月楼主摇头,道,“他此身太过特殊,按照根基来看说是踏仙虚境甚至实境也不为过,心境更不用说,对他来说,心境从来都不可能成为问题,但是,吾感觉,他的圆满境有些问题”

    “为什么?”红鸾不解道。

    “天罚”

    晓月楼主凝声道,“若是吾没有猜错,当初为送走冥王,他借助明乱双卷之力葬送了数百万生灵用以压制冥王力量,虽是功成,却也因此埋下了祸根,这数百万生灵的业力,甚至众生未度完的无量劫,都加在了知命侯之身”

    “不公平”

    红鸾眸中溢出一丝泪光,道。

    “公平”

    晓月楼主开口道,“一人之劫,换众生之劫,一人之身,承百万生灵业力,没有比这更公平之事,这已是上天的慈悲”

    红鸾双手攥地咔咔直响,为何,难道上天的错与对,便是如此残忍吗?

    “来了”

    一声来了,晓月楼主目光望向天际,眸子凝重下来。

    但见天际,乌云闭月,雷霆大作,恐怖异常的压力急剧增强,不断超越界限。

    “尊劫?”

    红鸾震惊,至尊劫怎么可能会可怕的到如此地步?

    “楼主,还请出手护住皇城”

    宁辰看着天际,平静说了一句,旋即身影闪过,掠向天际。

    下一刻,惊世骇俗的一幕发生,皇城上空,亿万血色雷霆从天而降,宛如天怒,降下最恐怖的惩罚。

    一瞬之间,血色雷霆湮没素衣,威势扩散,将整个皇城上空都化为血色雷海。

    雷海中,一道道雷霆蔓出,降临人间,朝着皇城落下。

    “上天的愤怒,当真是武者最不愿面对的事情”

    晓月楼主轻叹一声,脚步一踏,掠至雷霆下,天魂丝入手,黄泉初响,震开散落的血色雷霆。

    皇城中,无数百姓被这惊人的一幕吵醒,看着天际雷霆大作的劫云,狠狠一颤。

    “是侯爷吗?”

    百姓震惊更震撼,为何又是天罚?

    三十年前,武侯受天火焚身,三十年后,上天还是不肯放过侯爷吗?

    雷霆降,四源升腾,风水雷火大作,青中带血的剑锋出世,血纹蔓延,刺入素衣手臂之中,刹那间,一股亘古原初之力爆发开来。

    四卷融合,生生不息,创世之初,毁灭无尽,轮回罔替,再现太初开天之像。

    惊天一声爆,天地两混沌,素衣凌立雷海之中,神色冷峻,一头黑色长发随风飞舞,万雷嘶鸣,不能近身半分。

    最恐怖的天威,亿万雷霆再次落下,威势达到最极致,千里,万里,尽成赤色雷海,血艳刺目。

    玄苍降怒,不容知命前行。

    “天,你敢与我为敌!”

    宁辰脚步踏出,杀机爆发,一剑逆世,冲天而起。 ( 大夏王侯 http://www.shubaosa.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