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神魔现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忘川天境,知命问罪而来,一声起剑,亿万剑光冲天而起。

    惊世骇俗的景象,遮天蔽月的剑云下,素衣白发的身影凌空而立,周身杀气滔天,神鬼惊惧。

    被亿万剑光摧毁的忘川天境,碎石纷飞,每一块巨大的碎石上,皆站立着一位强大的第四境强者,最强大的数人,已至王者境界。

    “欺人太甚!”

    虚空上,忘川天主看着崩毁的小世界,神色沉下,脚下一踏,冲天而起。

    皇道至尊亲出,周身金光耀目,重掌摧枯拉朽,袭向天际知命。

    “轰!”

    昔日人间共主,当代忘川天主首度交手,剑与掌,极致交锋。

    两者,一者回归凡体,一者春秋鼎盛,不同时代的天地至强者交手,大战甫开,便分云泥之别。

    人剑起锋,紫色神光斩开时空,皇道无疆,却是挡不下人剑的锋芒。

    鲜血,染红天空,忘川天主口中一声闷哼,脚下连退数步。

    绝对的实力差距,不容逾越,九百年前,九百年后,知命的强大,从未任何改变。

    超越人间界限的剑,于三千大道中自成一道,剑之所至,无坚不摧。

    “你究竟是什么人!”

    十步外,忘川天主稳住身形,目光看着前方白发年轻人,神色震惊道。

    废话已尽,宁辰没有再多言半个字,身影闪过,欺身而上。

    轰隆一声,人剑斩天,惊天动地一剑,划开夜空,从天而降。

    忘川天主眸子一缩,双手并合,硬挡来招。

    极道、皇道剧烈冲击,忘川天主手臂巨力传来,身子急速朝下坠去。

    虚空上,坠落的忘川天主砸碎一块又一块巨石,数千丈外,勉强停下身形。

    上空,素衣身影消失,瞬至忘川天主身前。

    人剑挥下,剑威浩荡,再度将眼前忘川天主震飞出去。

    绝对的剑道,天下无敌,纵然修为尽失,如今的知命,实力亦远在所有皇道至尊之上。

    九百年的沉寂,除却当初参加诛魔一役之人,天下已极少有人认得出知命的样子,忘川天主亦是如此。

    然而,再不相识,交战至此,忘川天主也隐约猜出了来人身份。

    世间能有如此剑上修为者,唯有一人!

    曾经的人间共主,知命侯!

    “轰!”

    思绪未尽,剑光再度逼命而来,连绵不绝的攻势,不留丝毫喘息之机。

    忘川天主脚下再退数步,嘴角处,鲜血泊泊淌下。

    “喝!”

    不甘就此落败,忘川天主一声沉喝,周身金光冲天而起,无上皇威,震动整个忘川大星。

    皇道至尊,本该无敌一个时代的至强者,如今却被人强行压制,忘川天主心中怒不可抑,一身皇道本源急剧升腾,欲要逆转这惨败的战局。

    宁辰见状,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步踏出,身影再度消失。

    世间唯一能同时掌控黄泉与岁月两大天地神禁者,宁辰操纵时空法则,战力倍增。

    无法捕捉的身法,素衣每一次出现,都是在最难以防御的节点,人剑势如奔雷,凌厉无比。

    隆隆剧震,一声压过一声,剑光逼命,忘川天主周围,一块又一块巨石被大战余波碾为灰尘。

    强,强,强,强的难以言语,人间武道第一人再现惊世骇俗的战力。

    忘川天主嘴角,鲜血一次又一次飞溅而出,周身弥漫的皇道法则不断受到剑气冲击,千疮百孔。

    难以抵御的剑,纵然皇道至尊亦无法抗衡,伤势累积,渐渐到了极限。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出手!”

    逼上极限,忘川天主目光扫过战局之外的众人,怒声道。

    皇令下,战局外,一块块巨石上,所有的第四境强者互视一眼,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撼和恐惧,掠身冲向战局。

    “助纣为虐,当诛!”

    虚空上,宁辰冷声说了一句,人剑转势,剑至苍穹。

    刹那后,天际,剑云搅动,无穷无尽的剑压弥漫开来,天地变色。

    “轰!”

    剑云中,雷霆大作,瞬息后,亿万剑锋冲天而下,宛如剑雨,降临人间。

    最可怕的景象,忘川天境所有第四境强者心神骇然,运化所有力量抵抗从天而降的剑劫!

    “啊!”

    下一刻,剑雨降至,战局中,一声声惨叫响起,曾经君临人间的第四境强者如今宛如风中烛火,连生命都不受自己控制。

    战局中心,忘川天主心中惊涛翻涌,难以相信眼前一幕。

    差距,绝对的实力,难以弥补,让人绝望。

    “你们的血,罪恶的不配落入人间。”

    虚空上,宁辰冷语,剑光挥过,天地灵气汹涌,所有第四境强者的血液迅速凝结,化为一座血岛,沉浮天地间。

    “还剩下你了!”

    宁辰目光移过,看着不远处的忘川天主,冷声道,“今日,你毫无生路!”

    话声落,宁辰身影再度掠出,极快的速度,强悍无比的战力,宛如一尊杀神,剑不饮命誓不休。

    忘川天主骇然,急运保命之招,抬手倾元,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汹涌而出。

    “嗯?”

    宁辰有感,身影折过,瞬息之间,掠出百里之外。

    前方虚空,天地隆隆,虚空被莫名的力量吞噬,宛如黑色泥沼,不断蔓延。

    不同寻常的招式,前所未见,宁辰神色微凝,一剑挥过,震散远方不断吞噬而来的力量。

    “喝!”

    见到前者避让,忘川天主恐惧的心稍微放下一些,沉喝一声,周身黑色气流搅动,浑浊而又阴冷。

    宁辰见状,眸子微眯,这种力量,非是皇道法则,更不像人间任何一种力量。

    更像是,神魔之力!

    心中猜疑难以确认,宁辰不再犹豫,脚步一踏,疾速掠身上前。

    忘川天主冷哼,同样掠身而出,黑色气流汹涌,腐蚀天地。

    宁辰身影冲入黑色气流,四周天地灵气护体,强行对抗陌生的力量。

    “呲呲”

    强烈的腐蚀声响起,宁辰四周,天地灵气迅速消散,难挡黑色气流的侵蚀。

    “你竟已堕落至此,身为皇道至尊,你当真是人族的耻辱!”

    感受到黑色气流中阴暗血腥的力量,宁辰心中怒火炽盛,神禁开启,强行隔开神魔之力。

    神禁现威,神魔之力难进分毫,忘川天主神色一震,难以置信。

    “唰!”

    三步之间,宁辰手中人剑挥过,黑色气流应声散离。

    鲜血,如雨洒落,忘川天主口中一声闷哼,脚下再退数步。

    胸前,血水泊泊溢出,染红长袍,忘川天主脸上再次升起恐惧之色,千年来,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如此之近。

    “唰!”

    不容喘息,人剑光华再度斩落,忘川天主左臂应声飞落,血水喷涌,雾了双眼。

    “你!”

    剧烈的痛苦加身,忘川天主又惊又怒,不敢再战,转身欲逃。

    “战场上,战士背后之伤,便是耻辱,你,有辱强者之名!”

    宁辰挥剑,剑光破开时空,斩向逃跑的忘川天主。

    “呲啦!”

    剑光划过,忘川天主后背上,恐怖的剑伤出现,伤口极深,龙骨可见。

    深入骨髓的剧痛,忘川天主脸色扭曲,几乎昏厥,然而,求生的本能撑持,身形继续向前方掠去。

    百里,千里……鲜血的流失,意识渐渐迷离,忘川天主已经忘了逃了多远,只是机械地朝前逃去。

    四周,景象逐渐变化,冰雪飘零,极尽寒冷。

    “这是?”

    忘川天主停下身形,目光看向四周,眸中闪过迷茫之色,难道已经到极北之地吗?

    终于躲过了那个人的追杀!

    “不逃吗?”

    就在这一刻,虚空上,空间涟漪泛起,一抹素衣白发的身影走出,人剑挥过,一剑封喉。

    “呃!”

    忘川天主眸子狠狠一缩,死亡前的回光返照,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宁辰上前,扣住前者不断喷血的咽喉,杀机毕露道,“说,他们的魂呢!”

    忘川天主眸中光华泛起,恨意满目,沙哑道,“你永远都救不了他们!”

    “咔!”

    宁辰左手再用三分力,捏碎前者五成喉骨,冷声道,“世上有一法,名为搜魂术,你以为我留你神魂不死,所为何事。”

    听到搜魂术三个字,忘川天主身子一颤,眸中明显闪过恐惧之色。

    搜魂之术,是为禁术,可将一个人活活搜成白痴,被搜魂者,可谓求成不得求死不能,痛苦至极。

    然而,片刻后,忘川天主颤抖的身体渐渐平静,无力道,“紫薇境主,你是人间共主,怎么可能会修此术,你若真的会此法,也不用在这和吾多费口舌。”

    “不见棺材不掉泪!”

    最后的耐心失去,宁辰左手用力,直接捏碎了前者咽喉。

    肉身被毁,忘川天主灵台之中,神魂立刻脱体而出,欲要逃跑。

    “逃得了吗!”

    宁辰抬手,虚空一握,周身天地,时空静止,化为牢笼锁住忘川天主之魂。

    天地牢笼中,忘川天主的神魂剧烈挣扎,却是难以挣脱时空的束缚。

    “我会让你把所有做过的事情,一点一点全都吐出来!”宁辰挥手拘过忘川天主之魂,冷声道。

    就在忘川天主殒命之时,忘川星域边界,一双冰冷的眼睛睁开,看向远方。 ( 大夏王侯 http://www.shubaosa.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sa.com